幽瞳因为那诡异的速度而飘忽不定的身形宛若一场幻觉,直向冥翼冲来,看的冥翼一阵心惊。手中的银色手枪瞄准幽瞳便扣下扳机。

  只要是人在这个时候便会躲开,而且他也已经计算过了幽瞳会躲向哪里,正准备下一步的时候却见幽瞳并为躲避,而是直接的受了他的一枪!

  身影未停,对上冥翼略微惊骇的目光。

  冥翼也并非吃素的,惊骇过后立刻反应过来对这幽瞳准备继续开枪。

  幽瞳银眸半眯,双手在他之前便准确的划向他的手腕动脉,力道之深,仿佛要立刻将他的手腕割断!身形前倾,幽瞳唇角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低头咬住了自己衣领内藏着的另一把匕首,顺势抹向了冥翼的脖子!

  温热的血液沾染在了幽瞳绝美的脸庞上,溅起了朵朵绯色的妖娆血花,鲜血并没有给她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反而更是衬出了幽瞳的妖冶美艳,红色、鲜血,仿佛就是因幽瞳而生的!

  咬了咬下唇,幽瞳吐掉手中的匕首,微微喘着粗气,一手捂上了左胸的伤口,鲜血如注,浸透了她黑色的衣衫。

  “……差点,心脏就碎了……”扬起了一抹轻笑,但是花费这点代价来灭了冥翼,还是值得的!

  “砰砰砰”的三声枪响从更深的山上响起,惊起林中栖息的飞鸟无数,朦胧的夜空上黑色的鸟影无数,显得十分诡异。

  没有挂断的对讲机里传来刺啦刺啦的声响,失去了联系。

  “可恶!”低声暗骂,幽瞳皱眉。

  简单迅速,手法熟练的给伤口止血后,幽瞳迅速的向山上跑去。

  或许是因为过于担心绯月,也有可能是受了伤感知变低的原因,在幽瞳回身而过的那一瞬间,一枚子弹穿透了她的胸膛……

  突如而至的痛感,使幽瞳有些不甘心的咬牙!

  力量在流逝,鲜血在流淌。

  幽瞳半跪在地上,回过头看着那名还保持着开枪姿势的男子,黑发、黑衣、蓝眸,刀削般阴冷残酷的面容。

  暗夜!

  “真遗憾呢,蝶姬,杀人工具一旦有了感情,就不是一件好的工具了。”

  暗夜薄唇轻启,冷冷的看着表情不甘,咬着下唇的幽瞳。

  唇角勾起了一个残冷的弧度,淡淡的瞟向了倒地的冥翼和众多的杀手尸体,“能够如此快速的解决这么多人,也只有蝶姬你才做得到了,老实说,就这样杀了你我倒还真有点舍不得,但是没办法,只有现在才是最容易杀死你的时机。”

  “是吗……”幽瞳冷冷一笑,山风扫过,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开始飘散开来,血腥味之中还带着轻不可察的淡淡幽香。

  撑着自己最后的一丝神智,幽瞳勉强从地上坐起来,靠在背后的一棵树上,道:“果然是**啊,绝对不会给不确定的敌人留一丝一毫的生机。”

  胸前衣襟的血花越来越大,渐渐晕染开来,可是幽瞳的脸上却依旧是那样的笑,自信,仿佛什么事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猛然间,暗夜的脸色一变,看着面前笑得妖媚的幽瞳,“你下了毒?”

  “呵呵……这可是多洛利丝……最新的毒药,想活命……那就祈祷着多洛利丝还安全吧……”

  鲜血越流越多,幽瞳的意识也越来越远,只是看着远处枪声传过来的地方,扬起了一丝的苦笑:希望你能活着吧……

  世界被染上了一片灰白之色,幽瞳倒在血泊当中,已经看不清楚远处的暗夜是何表情是何样子,只记得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一只妖娆紫色的炫彩蝴蝶在她面前惊鸿一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