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清宫熹妃传 > 第七百二十四章 辰光静好
  看着弘历小心翼翼的样子,胤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一指他面前盛满饭的碗道:“自然要怪,罚你吃满满两碗。“

  听到这话,弘历终于放下了心,咧嘴笑道:“是,儿臣一定吃得完。”

  “好了好了,都坐下吧。”凌若笑着道,早在胤出现的时候,水秀就已经知机的拿了膳具来。三人围坐在一起,安静而高兴地吃着饭。

  弘历当真依着话吃了满满两碗,再加上一大碗汤,肚子被撑得圆圆的,不断打饱嗝,看他连坐着也费劲的样子,凌若抿嘴笑道:“弘历,你还是去外头走几圈吧,否则额娘怕你到晚上都睡不下去。”

  弘历也觉得难受,当下依言出去,小郑子赶紧跟在他后面,趁着水秀她们沏茶的功夫,凌若笑问道:“皇上今日不用陪彤贵人她们吗?”

  “连你也这么想?”胤仰一仰身子,赦然道:“可不是所有女人都值得朕去陪,不过彤贵人倒算是善解人意,朕翻了几次她牌子,她从没在朕跟前抱怨过任何人,不像另几个,不是说这个就是暗指那个,听多了当真无趣。”

  “她们也是盼皇上多去走动走动。”凌若随口说了一句,又道:“温贵人也常在皇上面前抱怨吗?”

  若是这样的话,她寻空得提醒一下如倾,宫中不比寻常地方,盼皇上去是自然的,但不能什么事都摆在明面上,要求的太多,只会令胤生烦。

  “那倒不曾,如倾天真活泼,且与她姐姐一样都是个好xing子,从不说人是非,这次册的两个贵人,倒都是知书识理的。”说到这里,他握紧了凌若的手道:“不过,朕还是更喜欢与你在一起。”

  凌若赦然一笑道:“臣妾都已经三十余岁,哪比得了那些年轻貌美的,皇上这话可不是在哄臣妾吗?”

  “朕愿意费时间在这里哄你,还不足以证明吗?”胤笑着反问,两人相视一笑,一切皆在不言中。

  彼时,水秀端了茶上来,胤接过抿了一口,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这仿佛是去年的陈茶,新茶呢,内务府没给送来吗?”

  “陈茶吗?”凌若跟着品了一口,又问了水秀是从何处取的茶叶,方才笑道::“内务府老早就送了新茶来,分别是臣妾觉得去岁剩下不少茶,浪费了可惜,便时不时地泡一些,这次是水秀拿错了茶罐子,将陈茶冲给皇上喝,若皇上喝不惯的话,臣妾让人重新再去沏来。”

  “无妨,朕只是随便问问,你能体谅民情辛苦,不随意浪费,是很好的事。再说陈茶有陈茶的滋味,不见得就比新茶差。”胤喝了半盏道:“如何,涵烟夫婿的人选择好了吗?”

  “尚未呢,毕竟关乎涵烟终身大事,她又是皇上的嫡亲公主,温姐姐也只得这么一个女儿,自得慎重再慎重。”

  “说得是,自灵汐出嫁后,朕身边就只得她一个女儿了,自是不希望委屈了她。慢慢选吧,有合适的了再与朕说。其实朕更想多留她几年,只是怕惠嫔多心,当朕不关心这个女儿。”

  “皇上一番慈父之心,温姐姐哪有不体谅的理儿,不过女儿家过了十六岁不嫁人,旁人难免有所测。”凌若话音刚落,就见胤一脸狭笑的瞧着她,把她瞧得莫名其妙,正奇怪间,胤已经抚着她平坦的腹部道:“熹妃,你什么时候再替朕添个女儿?”

  凌若顿时红了脸,轻啐一声,打开胤的手道:“皇上尽拿臣妾取笑,好不正经。”

  “朕与自己的爱妃说子嗣问题,何来不正经三字。”胤一脸冤枉,与凌若在一起的辰光,是他难得轻松自在的时候,不需要时时刻刻提防怀疑。

  凌若虽然已经生过孩子,但当众说起此事,还是满面红云,尤其是旁边水秀等人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别过身小声道:“臣妾说不过您,左右那么多比臣妾年轻许多的嫔妃摆在那里,皇上想让谁生都可以。”

  她越是不好意思,胤便觉得越有趣,仰首笑道:“可是朕最想你生,熹妃,你说怎么办才好。”

  “臣妾……臣妾不与您说了。”凌若脸红的似要滴下血来,亏得弘历不在,否则她当真要无脸见人了。

  “好了好了,不与你玩笑了,不过朕倒是真希望你再替朕添个孩子,不论男女,朕都喜欢。”

  凌若低头,轻声道:“臣妾也想,只恐怕没那个福份。”

  胤拍一拍她白皙的手背,温言道:“会有的,皇阿玛曾在朕面前提过,说你是个有福之人,甚至于比他更有福。”

  “皇阿玛当真这么说?”说到那位亲切慈祥的老人,凌若不禁涌起一阵思念之意,她不会忘记,在自己最落魄失意的时候,是那位老人一直照顾有加。

  “朕还会骗你不成。”胤感慨道:“朕自有记忆以来,还是第一次听到皇阿玛这样说别人。话说回来,当初若非荣贵妃使手段,皇阿玛一定会纳你入宫,朕也就无从与你相遇了。”

  凌若掩嘴笑了一阵,故做老成地道:“是啊,而且皇上还要称臣妾一声太妃呢。”

  “你这妮子想得倒是挺好,连朕便宜也敢占!”胤笑斥了一句,眼中尽是温柔的笑意,“幸好没有,否则朕可是要后悔莫及。”

  “若不曾相遇,皇上又何来的后悔。而皇上对于臣妾的印象也不过是宫外马蹄前的误伤,还有结网林中的那一次偶遇罢了。”

  一听到结网林三字,胤神色顿时黯了下来,原先盎然的兴趣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凌若知他必是想起了纳兰湄儿,结网林那一次,应该是纳兰湄儿大婚前最后一次见他,无奈两人终是不欢而散。

  始终,那个坎还没有踏过,凌若忍着心中的酸意,轻声道:“臣妾失言了。”

  那厢,胤已经回过神来,吸一吸气,故作轻松地道:“无妨,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总之,朕很高兴,这二十年能有若儿不离不弃,陪在朕身边,以后朕会一直待你与弘历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