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会变?苏兰芷有许多答案,最终却只是说:“人长大了难免会变,不过再变本心总不会变,太子的事我不好多说,我只记得那年你带太子到景仁宫玩,太子说要照顾弟弟,后来果然一直照顾胤禛,他是个好孩子,有哪儿做的不到位,皇上慢慢教,有什么话跟他开诚布公谈一谈,父子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想的太多,反而把亲近的人推远了。”

  皇帝定定看了苏兰芷一会儿,问:“你是这么想的?”

  苏兰芷点点头,她这话确实出自真心,从十三岁认识皇帝,到今年她已经四十八了,三十多年陪在这个男人身边,她真不忍心看他难过和失望,所以当着他的面,她的心疼都是真的,但是,等到看不到皇帝时,她仍会坚定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处事,这是她这两年最大的矛盾。

  不过皇帝不知道她的矛盾,他自认很少有人能瞒过自己,尤其是跟苏兰芷三十多年相守,苏兰芷了解他,他何尝不了解苏兰芷,自然能看出苏兰芷此时的心疼和担忧都是真的,他不禁心里一暖,就这样吧,苏兰芷是对他有所保留,只是自己心里也有许多东西比苏兰芷母子更重要,所以他不苛求,总归有一个人是真心心疼自己,他受了伤,好歹有个人能给他安慰。

  一夜无话,第二天众人都去给太后请安,免不了有人嘀咕几句,背地里说苏兰芷那么大年纪了还巴着皇帝不放。这么点闲言碎语苏兰芷才不放心上,陪着太后说了半晌话才走。

  宫里表面上一片平静,敏妃终于再次踏入景仁宫,苏兰芷仍跟以前一样很随意的待她,她喝了口茶,平静一下心绪,说:“姐姐,前些天我有些事想左了,一直没来看你,都是我一时钻了牛角尖。还请姐姐原谅我这一回。”

  苏兰芷轻叹一声:“唉。我知道你也不容易,这段时间外头流言纷纷,你也是关心则乱,且你并没有做任何于我不利之事。我有什么好怪你的。你能想开了就好。”

  “我想开想不开的又能怎么样?”敏妃苦笑。“我不瞒姐姐,前些天我心里是有怨的,哪怕明知姐姐无辜。可是我这满心怨气总要有个出口,不免迁怒到姐姐身上,我也是怕自己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伤了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想着暂时避一避,不过胤祥说得对,我跟姐姐疏远了,得利的不定是什么人,凭什么让别人背后看咱们笑话?已经是这样了,我何苦还顾忌这个避讳那个,干脆学姐姐万事随心,只当自己是瞎子聋子,心里还好受一些。”

  苏兰芷见她仍面有郁愤之色,不禁劝道:“你都想明白了,何苦还要做这般形容?被人看到又是一场是非,别忘了安儿和宁儿还没指婚呢,哪里是你能任性的时候?你现在只觉得自己苦,你看看宫里这些女人,有哪个不苦的?外头的事也不是咱们这些深宫妇人能管得了的,孩子们也大了,都有自己的志向,他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你放宽心吧。”

  敏妃再忧心又能如何?她实在是没办法,家族没什么势力,胤祥是受宠,却也不是独一份,比他更受宠的皇子好几个呢,太子更是皇帝的心头肉,胤祥代祭泰山定然会遭太子忌讳,只希望她的胤祥别成为皇帝和太子斗气的炮灰。

  转眼就是腊月,随着年味越来越浓,缠绕京中几个月的压抑气氛似乎烟消云散,因明年就是皇帝五旬万寿,朝臣为皇帝请上尊号,皇帝不许,不过五旬万寿毕竟不同往年,这个年都比往年热闹,京城治安似乎又上一个新台阶,王公大臣们似乎都有默契,要让皇帝过个安生年,生怕触了皇帝霉头自己倒霉。

  正月开印后,有人进“万寿无疆”屏风贺皇帝万寿,收到这么个礼物,皇帝心情大好,而正月十八皇帝见了太子,两人密谈一下午,谈话内容无人可知,只知道太子从乾清宫出来时眼睛是红的,当天晚上苏兰芷见到皇帝,忽然发现他鬓角有几根白发,心里不由一酸。

  等到过几日胤禛来给苏兰芷请安时,苏兰芷叹息着说:“你汗阿玛眉头的皱纹多了,连白头发都有了,这几个月明明不断进补,却还是瘦了,看他这样,我心里着实难受。”

  胤禛沉默半晌,轻声说:“儿子也不忍汗阿玛伤心,额娘,这两个月儿子思来想去,若是一定要用伤害汗阿玛的方式来得到那个位置,儿子宁愿不要,不过我也不想一辈子屈居人下,额娘,真有那么一天,你愿意跟儿子一起到外面去看看吗?”

  苏兰芷一怔,她不知道胤禛会这么想,这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她组织了一下语言,说:“胤禛,你要明白,从开始到现在,咱们都没做过让你汗阿玛失望的事,也没有做过任何对大清有害的事,你汗阿玛会难过伤心,原因并不在我们身上。你这几年的志向,你额娘我跟一大群人这些年的努力,你是想这么轻易就放弃吗?我可从来没有教过你优柔寡断。”

  看胤禛面有愧色,苏兰芷缓了缓语气,继续道:“你顾念骨肉亲情,不愿伤父亲的心,我很欣慰,你是我儿子,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总是支持你的,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吧。”

  胤禛忙说:“额娘,是我刚没说明白,我的意思是,若是二哥一直是个合格的储君,我不想做背地里的阴险小人,不想兄弟相残,那时候我跟十二弟他们就带额娘一去出去看看,外面那么大,儿子定能闯出一片天;若是二哥担不起责任,那儿子自然当仁不让,定会做出一番成绩让汗阿玛知道,儿子才是最佳选择,并非是要放弃,额娘不用担心儿子意志不坚。”

  苏兰芷舒了口气,笑着轻拍胤禛一下:“这就好,我就怕你左右摇摆,你既然拿定了主意,就照着做下去吧,不要被外物轻易惑动,能坚持自己的本心,我也就放心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