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弃妇的极致重生 > 第251章 心病难医
  没错,皇太后病了,且病得很重,连皇帝都要辍朝shì疾,其它长公主、亲王是随shì留宿宫中,不敢轻易离开。唯恐自己前脚一走,他们母亲就会闭上眼睛。

  见不到母亲后一面,那绝对是大悲哀。

  不是众长公主、王爷诅咒自己母亲,实是皇太后病来势汹汹,如今连太医院医正都不敢下药了,而且看他哆哆嗦嗦又有些惋惜神情,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

  皇太后病危,她几个亲生儿女又是担忧又是心疼又是难过,尤其长乐长公主,自从得到宫里消息,她第一时间杀进了宫,一看到母亲昏í不醒样子,她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晕过去。

  对于长乐长公主而言,今年绝对是她灰暗一年,年初疼爱她父皇驾崩了,接着,她唯一女婿因为帝与魏王较量而身赴险境,还不等长公主缓过劲儿来,她敬爱母亲又病重……

  连番打击下来,只宫里待了一天一夜,长公主就憔悴了许多,她今年已经四十多岁了,平日里保养得好,又有女儿时不时‘孝敬’,长公主看起来顶多像三十多岁样子。

  而如今,不眠不休守母亲榻前,担心、疑虑以及愤怒等种种情绪包围着她,让她一夜便似老了十岁。

  鬓边竟也长出了几根银丝,这让赶来换班皇后很是心惊。

  “阿姊,您、您……”

  皇后一把扶住长公主手,很是心疼说道:“您也是有春秋人了,不能再这么熬下去了……待会儿阿娘醒了,见您如此形容,还不定怎么心疼呢。”

  说着,皇后半是搀扶半是强拉要拽长公主起来,“您去偏殿榻上歇一歇,阿娘这儿有我呢!”

  长公主却难得强势一把推开皇后手,一双凌厉双眸死死盯着皇后,冷声道:“发生了什么事?阿娘怎么会突然病倒?”

  “……”皇后头一次看到长公主如此骇人样子。

  她认识长公主也有小三十年了,说实话,她印象中,长乐长公主一直是个优雅、贤惠、温柔又有些体弱女子,就是不高兴了,也只是抿着不说话。从来没有这般犀利。

  此刻长公主绝对是气场全开,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森寒气息,那黑幽幽双眸,仿佛饥饿困兽,瞧她模样,皇后毫不怀疑,若是她说错了什么话,长公主绝对敢下手抽她!

  别看皇后已经是这个国家女主人,除了病榻上皇太后,她是整个大唐帝国尊贵女人。但当她对上长乐长公主时候,却不敢这么想。

  长公主身份特殊,先帝去世时候,担心儿女们受委屈,临终前还特意拉着当今手,一遍又一遍叮嘱他,要厚待手足同胞,不令姐妹兄弟受人折辱。

  当今圣人呢,为了安先帝心,也为了安抚皇室宗亲,当着先帝面儿发誓,定会善待手足。

  先帝崩逝后,圣人给众亲戚升级时候,还特意擢升了几个姐妹品级,其中长乐长公主是圣人嫡亲长姐,被封为超一品长公主。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只要不是正式大朝会,长乐长公主见了皇帝都不必行礼,不用说是皇后了!

  其尊贵程度不言而喻。

  所以,哪怕苏氏已经成了皇后,且皇太后眼瞅着也要不行了,她长公主跟前也不敢托大。皇后不管出于什么目,对长公主是亲近中透着尊敬,这让皇帝和宗室们看了都非常满意。

  而皇后呢,她做出尊敬长公主样子,也不全是演戏,实是多年养成习惯下,她很难长公主面前摆皇后架子。

  这会儿看到长公主如此模样,皇后心突突直跳,良久,她才压下心底惴惴,强笑道:“阿、阿姊,并没有什么事呀。阿娘身子一向康健,您前日不是还进宫陪阿娘聊天……一切都好好,阿娘忽然病倒,圣人和我也、也都——”

  皇后这话说得有些心虚,皇太后为何病倒,她虽不知道真正原因,但y因她却有所听闻。

  不过,事关自己夫君,且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她不敢随便乱说。

  长公主见苏氏结结巴巴样子,心知也问不出什么,只得压下心底疑h,不再说什么。

  虽然有句话叫‘病来如山倒’,但真正生病人,病倒前都会有预兆。

  可事实正如皇后所言,皇太后身体一直很好,平日里连个咳嗽都没有,四周人服shì得也心,所以,皇太后这一病,实太意外了。

  如果不是相信自己阿娘能力,长公主都要怀疑到有人暗中下毒或是后宫yīnsī之事上了。

  闷声坐榻前,长公主静静守着皇太后,大脑却飞转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使得向来强势阿娘瞬间病倒?!

  其实不止长乐长公主纳闷,京中听闻消息权贵们也都心生疑h:以他们品级,他们是能经常见到皇太后,根据平日观察,皇太后实不像个体弱多病人呀,好端端一个老人家,怎么说病危就病危了呢。

  说到这里,不得不赞一声皇太后好人缘,自她病危消息传出后,听闻消息人,几乎绝大多数都感到难过和惋惜,期望她些康复人是数不胜数。

  萧南作为皇太后外孙女,自是希望老人家病愈人。为此,她还想办法把玉lù混到皇太后汤药里。

  但,一向无往不利玉lù,这次并没有发挥神效,皇太后依然昏睡不醒。

  坐偏殿矮榻上,萧南守着累倒长公主,很是担心说:“阿娘,外大母这、这病——”太奇怪了,竟然连玉lù都不起效果?

  长公主憔悴不堪,眼下是浓浓黑眼圈,她抬眼看了看四周,见都是皇太后亲信后,这才压低声音说道:“阿娘这病是心病!”

  萧南挑眉,心病?难道又发生什么大事了?

  长公主表情有些怪异,哑着嗓子说道:“西边传来消息,说、说四郎骑马时候不小心跌下马来,不但摔断了一tǐ,还磕到了头。随后又不知为何,耽搁了救治时间,后经随行太医精心护理,xìng命无忧,但tǐ却落下残疾。”

  萧南睁大了眼睛,魏王成了跛子?!

  这、这也太诡异了吧?

  历史上,跌断tǐ是李承乾,也正是因为tǐ上残疾,小李童鞋才会分外没有安全感,再加上李二陛下偏爱魏王,他愈发不安,这才不惜铤而走险,后被废。

  如今,断tǐ成残疾却是魏王,这到底是宿命轮回,还是老天爷玩儿人?

  再然后,萧南心下一松,魏王成了跛子,也就注定与大位无缘了,就算他心里还想跟圣人较量,追随他朝臣们也要退缩了。

  毕竟古代,讲究仪表,长得丑人连官都木得做,不用说残疾了。选官如此,做皇帝是如此。

  这样一来,朝局也就能安定下来,崔幼伯也能些回京城了吧。

  等等,崔幼伯——

  萧南猛地瞪大了眼睛,急切问道,“四舅舅受伤,那、那我郎君呢?”

  这事应该与崔幼伯无关吧。

  或者说,这件事不会牵连崔幼伯吧?

  看到女儿如此着急样子,长公主微微扯了扯嘴角,“那时崔家小子还赶赴鄯州路上。”

  “……呼”

  萧南长长舒了一口气,悬起心瞬间放了下来。

  事不关己,萧南也有心思八卦一二了。

  她凑到长公主耳边,小声问道:“阿娘,四舅怎么会从马上摔下来?”

  魏王虽然是个胖子,但还是能骑得动马,而且他身边有那么多随从和亲王护卫,就算他不小心从马上掉下来,至少有十几个人会抢他落地前扑上去给他做肉垫。

  长公主垂下头,不让人看到她嘴蠕动,用细若蚊蚋声音说道:“听说瑶池那边情况很不好,贺鲁蠢蠢yù动,战事一触即发,四郎、四郎不想呆那里……”

  萧南明白了,原来落马事件是魏王自己导演,只不过中间貌似出了点儿问题,他是典型偷鸡不成蚀把米,虽然能如愿回京,但也彻底断绝了他荣登大宝机会!

  接着,长公主又似想到了什么,安慰女儿道:“女婿事儿,你也无需担心,待你外大母身体好些了,我就跟圣人说一说,让他把女婿调回来。”

  魏王都要回京了,留着崔幼伯鄯州也没什么用,不如索xìng把他弄回来好。

  萧南心下感jī,拉着长公主手,喃呢着:“谢谢阿娘,还是您心疼我!”

  长公主伸手了萧南脸颊,低声道:“傻孩子,又说傻话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长公主心里很清楚,皇太后病恐怕好不了了。

  还是那句话,心病难医,作为女儿,长公主很清楚皇太后心中大牵挂,如今魏王残疾,无法再与君对抗,而且看他tǐ伤份儿上,君也不会把魏王整得太惨,如此一来,两个儿子都保住了,且朝廷也能安定下来。

  这应该算是圆满结局了,心里没了牵挂,皇太后又放不下先帝,早些年因为过早生育而落下病根、以及她先天体弱,种种隐患仿佛冲破堤坝洪水喷涌而出,一下子便冲垮了皇太后身体……

  Ps:呃,故事渐进尾声,某萨思路也有些混乱,唉,上个月不给力,很对不住亲们支持呀,这个月某萨定要好好努力,争取顺利完结。

  PPs:谢谢亲们小粉红、订阅和打赏,谢谢~~Rs!。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