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时,她还不愿意多想,觉得自己应该相信他,不该在这种时候对他做不必要的怀疑,可是……

  他那一脸不想搭理自己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

  不对劲!

  这样的小舅舅真的不对劲,所以,忍不住又红了眼圈,她直接自他背后紧紧地,紧紧地圈住了他的腰:“小舅舅,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烦,我也知道这的事情一定让你很为难,可是……你别不理我。”

  “我有点累!”

  顾浅浅:“……”

  她越来越不懂了啊!

  有点累是什么意思?是累到不少想和自己说话的意思么?

  顾浅浅又心塞了,鼻头一抽一抽地,但再也没说话……

  “你先进去吧!”

  顾浅浅:“……”

  不理她,摆脸色给她看,然后她已经这么主动了,可他还是一幅不愿意和自己说话的样子。

  一直让她进去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这么难过了,小舅舅怎么能这样?

  心上,似被狠狠扎了一刀,顾浅浅眼圈红红地,可眼泪却没有流下来,只是圈着他腰身的双手越来越紧,越来越紧。

  她太用力了,虽不至于让他疼,但这样的反应,还是令他不自然地拧起了眉头,正待张嘴,一直闷闷地吸着鼻子的小丫头终于又闷闷地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都说了我很累,所以,不想说话……”

  闻声,顾浅浅忍了好半天的眼泪,刷地一下滚了下来:“不,你不是不想说话,是不想和我说话对不对?”

  陆战北:“……”

  难受……

  所以她真的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问他:“小舅舅,到底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别闹!”

  “我没有闹,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冷漠,为什么不想理我罢了。

  可这样的事实更让顾浅浅伤心了:“为什么?为什么你出去一天后突然就这样了?”

  那时,陆战北手里的烟已燃至最尽头,可他却捏着一直没松手,直到烟丝最终燃尽,隐淡的火星不经意烧到他的手指头。

  他才反射般弹开了手里的烟蒂,然后掩饰性地解释了一句:“我只是太累了。”

  太累?

  这也能成为理由?

  顾浅浅忍不住又扁了扁嘴,痛斥一声:“撒谎,你根本不是累了才这样,你撒谎……”

  陆战北:“……”

  “为什么不说话了?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为什么……”

  “我带了一张碟片回来,要不你先去看看。”

  “什么碟片……”

  他不再解释,只命令般开口:“去看!”

  无论小舅舅说的是什么碟片,很显然,那就是直接影响他情绪的东西,也间接地导致了他现在这样冷冰冰的态度。

  所以,顾浅浅虽有疑惑,但还是很快返回病房找到了他进来时顺手扔在消发上的包。

  只一打开,便很清楚地看到了包里的东西……

  拿出那张碟片,顾浅浅红着眼睛又看了一眼还站在阳台不肯进来的男人,心一酸,直接拿到一边放进了病房的电脑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