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846章 中毒了?
  瘦猴子信誓旦旦。

  这次千门遭洗劫,对他来说可是奇耻大辱。

  如果不报的话。

  还不得被其他几将嘲笑死?

  这绝对是瘦猴子不想看到的一幕。

  秦宁道“没用,单来雨会察觉的。”

  瘦猴子却是目光灼灼,道“所以我需要你帮助,就像上次一样,而且他们不会想到我还会在回去,秦宁,这次不在是单纯的合作问题了,这牵扯到我千门的耻辱。”

  秦宁想了想,道“好,但是你要明白,单来雨或许不如哭魔,但是某些方面,他比哭魔更恐怖。”

  “我很清楚。”瘦猴子道“赌上我千门风将的荣耀。”

  秦宁没在拒绝,在看了眼黑叶子,瞧她欲言又止,道“你别说话,以你现在的状态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放心,就像他说的,这件事也不在只是你和雷老虎的恩怨,我和青衣会的梁子也是结下了,青衣会我是捅定了。”

  必然是结下了梁子。

  单来雨这次把事做绝。

  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黑叶子点了点头,道“我明白,我会尽快调整我的心态。”

  让瘦猴子安顿黑叶子,秦宁也没在多说,直接出了房间,院子里几人脸色各异,这会儿安三叔和安金同还有柳萱都已经来了,只是两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来的时候。

  他们是跟在秦宁几人后面的。

  只是到了芙蓉园附近的时候,却是发现压根就找不到芙蓉园的路口,而且大白天的就像是遇到了鬼打墙一样,绕着一条路左右都出不去,邪门的要命。

  等之后好不容易到了芙蓉园。

  才得知。

  被人挟持了。

  而且宝刀也被人坑走了。

  安三叔那老脸上当真写满了怒火。

  退出江湖这些年,他还从没有像今儿个一样火气十足。

  瞧见秦宁出来。

  他和安金同也是没好意思说话。

  秦宁倒是没多说,而是看了眼蹲在一旁画圈圈的赵德柱,道“老赵,这事委屈你了。”

  原本赵德柱是有杀了瘦猴子的心思的。

  这次还能打电话报信。

  赵德柱断然是心里不平衡的。

  不过听到秦宁的话后,老赵倒是好受了许多,摆摆手,道“算了,我一把年纪了,真要计较,指不定到棺材都不清楚了。”

  顿了顿。

  他瞥了眼老李几人,道“在说了,谁没丢过人?”

  “你大爷!”

  李老道和司徒飞同时骂了一句。

  这小小的玩笑,倒是缓解了沉闷的情绪。

  秦宁笑了笑,道“老头,你的仇,看来需要等一等了。”

  “我明白。”

  安三叔目光阴沉,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在等也无妨。”

  秦宁没多说,道“我有点事要处理,一会儿老赵和老李去买点菜,今儿个在这喝两杯。”

  说完。

  他就是离开了。

  也没人跟着。

  等到了处无人的胡同后,他道“出来吧。”

  方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一旁。

  秦宁道“经过你都看到了,说说吧。”

  “不是幻术。”

  方莱这次是相当的肯定。

  秦宁皱眉,道“这邪门的事我已经遇到不止一次了,今儿个半天里,两次了!”

  方莱不慌不忙,道“我没有察觉到任何幻术的影子,所以可以肯定的是,你的身体出问题了。”

  “靠。”

  秦宁骂了一句,道“我的身体我很清楚。”

  方莱道“我可以确定。”

  秦宁瞥了他一眼,道“什么问题?”

  “你中毒了。”方莱道“刚才可以确定,只有你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你身体出问题了,毒,很古怪的毒。”

  秦宁皱了皱眉。

  从小被老瞎子泡各种药水,他早已经到了百毒不侵的地步,而且就算古怪的毒,他自认为也能察觉到。

  “我没办法给你解释。”方莱道“这种毒很古怪,你问我没用,不过你身边就有个用毒的专家。”

  秦宁嘴角抽了抽。

  用毒的专家?

  这称呼对一个十六岁的姑娘可真不是什么好的称呼。

  但不可否认。

  游小七还真是用毒方面的高手,毕竟巫蛊寨子,说难听点是个毒窝都不带夸张的。

  “中毒了吗?”

  秦宁搓了搓下巴,道“那真有点意思了。”

  方莱看了他一眼,而后冷声道“有时候我还是挺佩服你的心态的,这种毒对你的影响不小,而且发作的频率只会越来越快,你竟然还能看的开。”

  “哈哈。”

  秦宁道“难不成还要一脸沮丧?那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方莱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倒是秦宁脸色忽然冷下来,道“如果我中毒,刚才是我体内毒性发作,那为啥你不露面?”

  “我想看你挨巴掌。”

  方莱冷冷的说道“可惜,没有看到。”

  说完后。

  他就消失了。

  秦宁一肚子脏话只能是自己心里说了一遍。

  慢悠悠回到了赵德柱家里。

  此时厨房中已经是热火朝天。

  秦宁坐在一旁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人敢来打扰他,倒是过了一阵儿后,老李偷偷摸摸的走了过来,低声道“师父,刚才您是演的吧?”

  “就你特么精。”

  秦宁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这么能耐?我都被逼到这份了。”

  “我还不了解您吗?”

  老李嘿嘿一笑,道“吃亏的买卖向来不干。”

  秦宁翻了翻白眼,没说话。

  倒是老李觉得心头痒痒的很,道“师父,昆吾刀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不然以您的脾气,刚才没必要这么演,直接就扔过去了。”

  “嘿。”秦宁没好气道“一天到晚你瞎琢磨什么?”

  “好奇,好奇。”

  老李忙赔笑道。

  秦宁没理会他,而是道“打电话给赵平,问问咱天相阁今儿个是不是太平。”

  老李不解。

  但还是照做了。

  只等一会儿挂了电话后,他道“太平的很,还赚了不少钱。”

  顿了顿,他小心的问道“您是不是又挖了什么坑?”

  “滚蛋,我是那种人吗?”秦宁踹了他一脚,道“如果太平的话那就好,不然我非得玩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