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扎帐篷很熟练,显然没少干这活。

  等都搭好了,她瞥了眼还在打坐的秦宁,哼了一声。

  她可没打算让秦宁住进帐篷了,心想他一晚上被虫子咬死才好,只坐在帐篷边,看着前面燃烧的篝火,双目发呆,低声道“爷爷,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在回家?”

  老头眼中浮现了一抹渴望,道“快了,快回家了。”

  “嗯,快了…”少女低声应道。

  雾气越来也浓。

  老头看了眼时间,道“丫头,睡觉吧。”

  “爷爷,晚安。”

  小丫头片子道。

  老头摆了摆手,便先钻进了帐篷里,少女也回到自己帐篷,只是翻来覆去的却是睡不着,只最后躺在里面静静的发呆,但是就这么躺着,一会儿眼泪却是先流了下来,只擦了擦泪水,捂住嘴巴却是不想哭出声来。

  没一会儿。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阵野兽的吼叫声。

  少女本没当回事,但是外面却是传来老头焦急的声音“丫头!”

  她忙是擦干了泪水,双眼有些发红,从帐篷里钻出来,道“爷爷,怎么了?”

  但是只出了帐篷,她却是一愣。

  只因为雾气浓郁的已经快要达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先前点燃的篝火已经熄灭,只能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到一旁,道“爷爷,你在吗?”

  “丫头,快跑!”

  老头的声音却是在远方响起,带着十分焦急。

  “爷爷,你在哪?你在哪啊!”

  这丫头片子急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了,只一个劲的在四周跑来跑去,但是压根就看不到自家爷爷的踪影,唯有一阵阵惨叫声传来,这急的她蹲在地上就是一个劲的哭的没完“爷爷,你在哪啊,你别丢下我啊。”

  “快走,快走!”

  老头惨叫声又是响起。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阵阵阴森的鬼哭狼嚎的声音。

  正当这少女仿徨无助之时,一声冷哼却是骤然响起“哪来的小毛贼在我面前玩阵?”

  紧随后一阵轰隆隆雷声骤然响起。

  那雾气如潮水不断消散。

  少女急忙站起来,正瞧见不远处老头正被两个黑衣人追杀,此时老头身上已经多了几道伤口,她急忙拿出金丝飞刀甩了出去,但是飞刀明明是射在那二人身上,却又像是射在空气中一样,从那两人身体中穿过,压根就没有任何阻碍,两个黑衣人看了一眼少女,均是阴测测一笑,随后继续追杀那老头。

  “转什么!”

  秦宁这时冲了出去,直来到老头面前。

  那两个黑衣人发出一阵诡异的奸笑声,直接向着秦宁就是出手,秦宁也是干脆,一脚踏出,沙包大的拳头正轰在一人脑门上,随后又是拽住另一人的胳膊,抡圆了直接咋在了地上,险些是在这坚实的地面上砸出个深坑来。

  “不可能!”

  这两个黑衣人趴在地上,痛苦之余,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秦宁,心中惊骇不已。

  “你…你是谁?”

  被砸在地上那家伙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痛苦的问道。

  秦宁冷哼了一声,道“胆子不小啊!”

  “多管闲事,找死!”

  这厮咬牙冷哼了一声,在爬起来欲要出手,但却是被秦宁直接一脚给踹翻在地。

  少女见此情况,急忙去扶住了老头,焦急道“爷爷,你没事吧?”

  她边说着,边从包里拿出药物来处理老头身上的伤口。

  索性此时都是一些皮肉伤,没有危机生命。

  而正此时。

  一阵阵诡异阴森的笑声又是不断响起,在这丛林深处,显得极为诡异,而且这笑声似乎有毒,那少女和老头听着就是漏出一阵阵痴迷的笑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似乎就要冲着黑暗中走去,秦宁却是一把拽住了两人,道“醒醒,就你们这样的,还做什么赶尸人?”

  他这一声喊。

  算是把两人喊醒了。

  只是这二人还没说话呢,那阴森诡异的笑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道尖锐的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哪来的毛头小子敢多管闲事,死!”

  随着话音落下。

  一个庞大的身躯在旁边出现。

  这身躯如恶鬼,只通体青黑,但是还没靠近,就被秦宁一脚踹的灰飞烟灭,嘲讽道“就这点本事?装什么大尾巴狼?”

  “找死!”

  那声音冷喝了一声。

  在随着一声声尖锐口哨声。

  先前被少女安置的那几具尸体,包括吴旗在内,却是骤然活了一般,蹦蹦跳跳的就向着秦宁这而来。

  “控尸术?”

  秦宁挑了挑眉。

  只是他还没出手,在那几具尸体靠近的一刻,冷哼声却是骤然响起,随后一声龙吼也是伴随而来,三人忙是看去,却见一条神龙从丛林深处窜了出来,只仰天一吼,那口哨声瞬间被湮灭,紧随后这神龙却是来到吴旗身体旁边,待放出一阵七彩光芒后,神龙消失,倒是方莱出现在了吴旗身后,一手按在了吴旗尸体的肩膀上,望着四周丛林,他眼中寒光闪烁,片刻后,一只雄鹰从其眼中飞出,直接向着丛林深处掠去,待没一会儿,刚才那尖锐阴森的声音变成了一声惨叫。

  那两个趴在地上的黑衣人瞪大了眼睛,冷汗直流,顾不上别的就是起身就跑。

  只是跑了没两步,便是纷纷一个跟斗趴在了地上。

  “好厉害!”

  少女望着出现的方莱,只双目放光,异彩连连。

  秦宁撇撇嘴,心中腹诽这方莱怕是没好心。

  扛尸体的时候咋不出来?

  不过方莱还真没别的意思。

  他是十分佩服方莱的。

  忍受着无尽痛苦和挣扎,只为挚爱复仇,单这份坚毅执着,就已经得到方莱的认可。

  扛不扛尸体是一回事。

  但若有人敢侮辱吴旗的尸体,方莱是看不下去的。

  “两位,往哪跑?”

  秦宁晃了晃脖子,望着地上惊恐颤栗的两个黑衣人,嗤笑道“旁的不多说了,来历,目的,说说看呗?”

  这两个黑衣人对视了一眼。

  紧随后却是一个个爬起来,看架势似乎是想要拼命,只是刚冲出来没两步,却是纷纷惨叫不止,七窍流血,趴在地上就没了声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