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如洋一直认为,被大黑一记神龙摆尾差点送进地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而这份耻辱。

  他认为方莱最少占据三分之二。

  所以这会儿方莱一出手,林如洋立马就是怒火中烧。

  林敬更是不必多说。

  对于方莱,他以前是轻视,现在却是裸的嫉妒,毕竟幻术方便被打击的一无是处,所以在林如洋出手的每一颗,林敬也是紧接着而上,手里拿出几个玻璃球,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只听啪嗒一声,这几颗玻璃珠纷纷碎裂,其中流淌而出的液体迅速气化,只很快就是蔓延整个洞窟内。

  林如洋阴冷的一笑。

  因为林敬释放的是林家幻术的独门药剂,一旦被吸入体内,将会瞬间进入林家幻术之中。

  事实上。

  这俩货施展幻术,多半还是给人下药。

  只是下药的手段令人防不胜防。

  当然,这次林敬是明目张胆下药了,毕竟谁不知道谁啊?

  而方莱不同。

  方家对于幻术的施展,其实也需要依靠药物,只是方莱不屑于此,所以才自创梦幻术,也就因为此,方莱会成为这千百年来,最具天赋的幻术师之一,因为他为幻术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这份改变,可以说前无古人了。

  随着药物的不断释放。

  洞窟内所有人均是会有意无意的吸入体内。

  手持灵龙骨的王越峰是不屑一顾,毕竟灵龙骨专门克这类玩意的,拿着往那一站,绝大多数的幻术师都将无用武之地,而司徒哲也不必多说,精通御神咒,结花术等道门宝典,即便是身受重伤,幻术师这点手段对他来说真没什么作用。

  可其他人就不行了。

  包括骆王在内,一个个的纷纷察觉到四周洞窟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修罗地狱。

  厉鬼不断穿梭,阴魂更是哀嚎不已。

  只听这声,就让人头皮发麻。

  偶尔间眼角余光还能瞥到高达数丈的怪物远远飘过,看的他们是一阵阵心惊胆战。

  但是秦宁不怕这个。

  随着这幻术被施展开来,骆王等人分神,他一个垫步冲刺,只眨眼间就已经来到这几人中,出手就是虎入羊群,那立马就有两三人撑不住,直接被其沙包大的拳头揍的趴在地上惨叫不停。

  “混蛋!”

  骆王骂了一声。

  是在骂秦宁,也在骂林敬这个废物,没事你丫的放什么无差别范围幻术?嘴上又道“先别管幻术,我等专心对付秦宁!”

  这些家伙反应也快。

  知道对上秦宁,还真不能掉以轻心。

  一个个强打精神。

  “娘希匹的,就凭你们?上次的巴掌我看你们是真忘了。”秦宁不屑的骂了一声。

  这群家伙他还真没放在眼里。

  当下一巴掌扇了出去。

  对于巴掌已经有了阴影的骆王打了个哆嗦,急忙先后撤,只是退了两步,还是没躲过秦宁这一巴掌,直勾勾的扇上,那清脆的巴掌声,让这些家伙差点脱离林敬的幻术。

  骆王捂着通红的脸颊。

  眼中满是怨毒。

  还有隐藏着的些许的委屈。

  是真的委屈。

  “怎么着?你还想哭?”秦宁指着鼻子,喝道。

  骆王眼红了,怒道“我他妈的要你的命!”

  这家伙,从身上翻出了一个黑色的小鼓,拿在手里就是怨毒的盯着秦宁,道“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到他手里的小鼓。

  同伙一个个的瞪大眼睛,随后纷纷捂着耳朵不断后退。

  而司徒哲眼角余光看到后,也是眼皮子一跳,随后尽可能的远离骆王。

  “搞什么?”

  秦宁看了一眼四周,在瞧着面前的骆王,道“什么名堂?”

  骆王没有废话。

  而是一手趴在了黑色小鼓上。

  咚。

  声音很沉闷。

  就像是锤在了灵魂上一般。

  秦宁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忙退了几步,待站稳的时候,感觉泪腺有些发痒,似是要哭。

  “娘希匹的。”

  秦宁骂了一声。

  忙是运转导气术,想要缓解身上受到的影响。

  而骆王却是咚咚咚的敲起来没完了。

  秦宁眼皮子乱跳的不停,眼泪当真快要止不住了。

  在瞧瞧别人。

  司徒哲那些个手下,一个个的已经哭的稀里哗啦,那惨哭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墓穴重新开张了呢,而不远处,斗的正欢的那三位幻术师,也都是纷纷退开,一个个的脸色古怪,眼泪不断的向外涌。

  至于幻术?

  压根就不管用了,早就崩了。

  林敬最差劲。

  那一哭,就跟决堤了似的,没完没了。

  林如洋好歹撑了一会,才留下鳄鱼的眼泪。

  方莱最辛苦。

  高冷形象差点没崩住,狠心咬了咬舌尖才是勉强让自己清醒点,没哭。

  “我尼玛的。”

  秦宁边擦眼泪,边是骂道“这尼玛什么歹毒法器,竟然如此不要脸。”

  骆王得意的笑的不停,道“堂堂天相门传人,也不过如此啊!”

  “娘希匹的。”

  秦宁声音带着点哭腔,道“我得弄死你!”

  说着。

  边流泪边冲上去。

  那画面,也是辣眼睛。

  骆王见秦宁冲上来,那是吓了一跳,急忙就是连拍手中黑色小鼓,咚咚咚的给下雨似的,这下子所有人可都是遭了秧,唯独手持灵龙骨的王越峰还好点,但听那钟声,也有点闻者流泪的冲动,倒是司徒哲,双眼中隐约有符文闪烁,没怎么受影响。

  “奶奶个腿的。”

  秦宁擦着泪,又感觉脑袋昏沉沉的。

  这黑色小鼓可不仅仅只是让人流泪的歹毒效果,还有让人神魂昏沉之用。

  眼瞅着管用。

  骆王是压根不在乎自己的攻击是无差别的了。

  一个劲的敲不停。

  就差没瞧出月亮之上来。

  “妈的,你还上瘾了?”

  秦宁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

  随后满是泪的双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只听隐隐雷声从其体内传出,那骆王吓的一个哆嗦退了几步,而秦宁则是冲上前去,任凭骆王怎么敲动,他都好似不受影响,只冲到了骆王面前,道“敲,敲你二大爷,今天不让你哭个撕心裂肺,老子我不姓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