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正如秦宁刚才所说的。

  王家的顶梁柱的确出了问题,否则堂堂一个王家,名门望族,也不可能因为一条狗耍无赖。

  而小白也的确是王家的救命稻草。

  所以此时被看的是里三层外三层。

  “汪汪!”

  小白叫了几声。

  不断扒拉着聋子。

  看着它的一群人中,一个领头的觉得有些吵闹,喝道“住嘴!”

  但是小白压根没听,反而叫的更加带劲了。

  这让这领头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怒火,走上前就要隔着笼子踹上两脚,但是被旁边人给拦住了“你疯了?让大小姐知道了,还不扒了你的皮?”

  “我就吓唬吓唬它。”这领头笑了笑。

  旁边人点点头,又道“你说,这一条狗算什么东西?大小姐至于吗?”

  “我哪知道。”这领头的翻了翻白眼,道“反正大小姐有她自己的意思,我们还是别过问的好。”

  说着。

  他又呵斥了几声还在叫唤的小白。

  小白依旧不理会,只叫个不停,不断向外面求救。

  而这时候。

  先前那个不苟言笑的王家手下走了进来,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厨房内,在听小白叫的不停后,皱了皱眉,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之前还老老实实的,这会儿开始叫起来的。”旁边人忙是道“老大,听说刚才有人来闹事?”

  “一些跳梁小丑罢了。”

  这人摆摆手,道“看好了这条狗,绝对不许有任何差错,明白吗?”

  “明白!”

  厨房内一群手下匆忙就是应道。

  那不苟言笑的王家手下也没在多说,随后转身就离开了,而等他走后,又有几人相继走进来,却是在厨房里放了很多名贵的草药,显然是之后准备和小白一起下锅的佐料,而看到这些材料,窗户上的六翅玉蝉却是激动了,它那几双几乎透明的翅膀不断扇了扇,随后却是趁着有人进出直接飞进了厨房里,落在了那些名贵草药之上。

  秦宁不能说扣。

  但是喂养这六翅玉蝉,也没有太多的好货,毕竟好货都在大罗山里放着呢。

  从跟着秦宁到现在,除了那支血心草尚且能满足一下口腹之欲外,也就秦宁的精血还有点兴趣,但是其他的它可是一丁点吃的都没有,这会儿看到这么多的名贵草药,其中还有两株血心草,自然是打着主意要吃个够。

  嘴上那根坚硬的刺吸失口器,刺入了一株血心草之上,只不一会儿,这血心草的精华已经被它吸收的差不多了。

  而放开了吃的六翅玉蝉,也是极为狂野的。

  不过兴奋之中,却也是传出了一声声吱吱叫声。

  这一下子让厨房内看守小白的一行人听到了,纷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随后在走上前,瞧见六翅玉蝉在这祸害草药,顿时吓了一跳,一个个的拿着巴掌就拍过去,六翅玉蝉迅速气氛,如闪电般在几人之中不断穿梭,这群人还没有下一步动作,就感觉浑身软绵绵的,像是喝大醉了一样,纷纷倒地。

  笼子里的小白兴奋了。

  不断汪汪直叫。

  只是六翅玉蝉没搭理它,继续享受着这难得的美味大餐,这让小白幽怨不已,趴在地上一双眼睛幽幽的看着六翅玉蝉,还时不时委屈的哼哼上几下。

  …

  秦宁一行人很快就回到了芙蓉园。

  找了一家饭店,吵了几个菜后,就回到胡同里。

  这次一瞧人都齐全。

  索性把那台快布满灰尘的麻将桌给搬了出来,然后现金往桌子上一摆,当下就是大战纷起。

  没什么意外的。

  秦宁依旧是在输。

  从没赢过一局。

  不过这让他越来越上瘾,打的火热的时候,就差蹲在椅子上了。

  也不知道多久。

  快下午三四点的时候。

  胡同口传来一声声汪汪叫声。

  几人大吃一惊,忙是向着胡同口看去,正看到小白兴冲冲的跑了过来,这家伙见到秦宁后十分的兴奋的,抱住秦宁的大腿就是一阵蹭,很不安分,秦宁安抚了几下,也没见什么效果,索性一脚把他踹飞了出去,这方才是老实下来。

  而小白趴下后,一只六翅玉蝉晃晃悠悠的从它身上飞了出来,秦宁忙是掏出玲珑宝珠,打开后这六翅玉蝉稳稳当当的落在其中,秦宁这一瞧,却发现六翅玉蝉身上的血色纹理越来越清晰,忍不住惊讶道“你吃了什么?”

  六翅玉蝉吱吱叫了几声。

  对秦宁不赶紧合上玲珑宝珠很是不满。

  它大吃了一顿。

  正要打算好好休息休息。

  秦宁闻声后,撇撇嘴,直接把玲珑宝珠收了起来。

  “师父,这王家可是会找上门来的。”赵平有些担忧的说道。

  秦宁撇嘴,道“那还能怕了不成?”

  “是不怕,可这王家也不会善罢甘休。”赵平道。

  秦宁摆手,道“狗是自己回来的,而且它就是我的狗,他不善罢甘休?我还不打算跟他们善了呢!”

  赵平道“我还是通知一下老爷子吧。”

  秦宁道“你就是闲的,来,打麻将。”

  几人又搓了几局。

  待差不多了,李老道胡了一把后赢了个美滋滋,道“这么辛苦的把小白搞回来,咱们是要干什么来?”

  “贺兰羽!”

  秦宁一拍桌子,无奈道“把她忘了,都你们害的,没事打什么麻将。”

  李老道几人心中鄙视不已。

  毕竟刚才要打麻将,可是你兴致最高。

  秦宁这边忙是拽过了趴着的小白,在兜里掏出了一张符咒来放在它嘴边晃了晃,小白叫了几声,随后起身就慢悠悠的向外走去,秦宁道“老李和我去吧,你们几个该干嘛干嘛去。”

  “要不我也去搭把手吧。”赵平迟疑了一阵,道。

  李老道瞥了他一眼,道“只是救个人而已,回家看老婆去吧。”

  赵平无奈,道“好吧。”

  最近媳妇的心情有些不稳,毕竟是超大龄产妇了,他可不敢跟李老道一样来个夜不归宿。

  而常三三人也没多说。

  司徒飞马上就要参赛,他和安金同也得回去帮司徒飞进行特训,省的他真惨死擂台之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