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秦宁一声怪叫出拳。

  冷漠男来的快,躺的也快。

  场面一度很尴尬。

  李成虎父子瞪大了眼睛,全然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后果。

  司徒飞此时也把最后一人放倒在地,在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抽搐的冷漠男,心有戚戚焉,倒是常三凑上来,看着进气少出气多的冷漠男,低声道“宁哥,不会打死了吧?”

  “应该不会吧。”秦宁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刚才发力的时候,我收回了大半的力气呢,这家伙不靠谱啊,明明这么牛气哄哄的,可谁知道…”

  顿了顿。

  他看向李成虎父子,道“喂,你养的人都这么能装的吗?皮一下很开心?”

  李成虎退了两步,看怪物一样看着秦宁,冷漠男算是他的得力干将,帮他处理一些黑道上的事,那也是一方狠人,可谁知道这会儿竟然直接趴在了地上,这让他意识自己这次恐怕是踢到合金板了,他脸色阴沉不定,一时间也没开口说话。

  秦宁在观察了一阵那冷漠男,发现死不了之后,才是拍了拍手,道“得了,打完,飞仔,你收尾,收工了。”

  司徒飞嘿嘿一笑,当下捡起了冷漠男手里的武士刀,向着父子二人走去。

  “你干什么?”

  李越哆嗦的退了几步,却是一个站立不稳坐在了地上,不安道“你想干什么?你敢杀我,我爸爸不会饶了你们的!”

  “那就先从你爹动手。”

  司徒飞玩味的看向了李成虎。

  李成虎心里痛骂自己儿子废物,不过这会儿他也冷静下来了,沉声道“不错,你们很不错,怪不得敢来,原来都是身手不错啊。”

  司徒飞可不是喜欢废话的主,直接就要拿刀砍过去。

  李成虎急忙退了几步“住手!”

  他是真没想到秦宁这几个家伙是这么虎的,所以也不敢在耽误,想要把底牌给掏出来,可是司徒飞哪里给他废话?直接一脚踹了上去,直接踹的李成虎趴在了地上,捂着肚子,疼的硬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司徒飞要在动手,却是下意识的想砍死这家伙,这会儿想起秦宁不喜杀人,索性把刀丢到一旁,对着这李成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直揍的是李成虎惨叫连连,李越头冒冷汗,瑟瑟发抖。

  等揍的差不多了,司徒飞看向了李越,嘿嘿一笑。

  李越吓的向后爬了几步“不要打我,我错了,我在也不敢了。”

  “下次记住。”司徒飞笑道。

  李越本以为司徒飞不在动手,刚要说谢谢呢,一个四十四码的大脚就踹在了他脸上,随后这货享受了和他父亲一样的待遇。

  正揍着。

  别墅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秦宁示意常三去开门。

  常三恐担心外面有诈,直接捡起了地上的武士刀而去,待开了门,武士刀先架在门外那厮的脖子上。

  “常三?”

  对方惊呼了一声,又感觉脖子凉飕飕的,顿时全身紧绷“常三,你要干什么?”

  “卫海?”常三乐了,直接伸手把卫海给拽了进来,至于卫海随身的几个手下,想冲进来时,却被常三拦住了“都他娘的外面等着,不然我砍死他!”

  “都别动!”

  卫海先吼了一声。

  他看到了大厅里的情景,吓的双腿发软,所以先制止了自己的手下人。

  手下们不敢在轻举妄动,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常三把门关上。

  “这…这是什么情况?”卫海冷汗直流,咽了口口水道“我说三哥,能不能先把刀拿开?”

  常三只是推了他一把,喊道“宁哥,卫海这王八犊子估计是跟对方私通的,想害咱们,让飞爷打一顿吧?”

  卫海差点坐地上。

  今天揍的还没缓过神来呢,在看看那李成虎和李越,已经是惨不忍睹了,他哪里还想在被揍,急忙就道“秦先生,冤枉啊,我冤枉啊。”

  “那你来这干什么来了?”秦宁眯着眼睛问道。

  卫海急忙道“是李成虎喊我来的,我只是应邀而来,我是真没想到这个王八蛋竟然敢和秦先生您为敌,不然的话我肯定弄死这家伙。”

  秦宁扫了他一眼。

  卫海摆出一副我真的很真诚的脸色。

  只是秦宁这会儿又撇撇嘴,道“飞仔,把卫海按地上打,打到他实话实说。”

  “没问题。”

  司徒飞转身冲着卫海就走来,卫海差点跳起来,哭丧着脸道“是陈成虎蛊惑我,他说想教训一个芙蓉园摆摊的人,让我去查查这个人的家人,我是真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您啊,秦先生,我真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连敢都不敢啊!”

  秦宁制止了司徒飞,玩味的看着这货,笑道“当真只有这些?我在给你一个机会。”

  看着秦宁的笑脸。

  卫海脸上僵硬无比,干巴巴的说道“我真不知道那个人是你,李成虎答应我只要我帮他办成这件事,他就借一批人手支援我,包括几个高手。”

  “高手?”秦宁看着躺在地下的一群人。

  卫海哭了。

  这他妈都什么高手?

  秦宁坐在一旁沙发上,道“也就是说,现在你的人在盯着我家人了?”

  “没,没。”

  卫海急忙摇头,但是看到秦宁危险的眼神后,立刻拿出手机来,道“我这就让他们滚蛋!”

  他打了电话。

  把对面手下骂了一通,然后让他们滚回家,这才是在小心翼翼的看向秦宁。

  秦宁翻了翻白眼,他倒是不担心白晓璇和游小七,毕竟游小七的蛊虫也不是吃干饭的,但是这种行为让他很是不爽,所以他对司徒飞示意了一下,后者心领神会,随后一脚踹在卫海身上,把卫海,李成虎还李越又是痛打了一顿。

  “我真的不敢啊。”

  卫海很冤。

  自己还什么都没干呢。

  至于李成虎?想死的心都有了。

  “少给我哭惨。”秦宁冷笑了一声,道“告诉我,我之前吩咐你的事,你今天晚上还能不能做到?做不到的我让飞仔在打你一顿。”

  “能!能!”卫海急忙喊道“我已经查到了!我只是想等晚点时间在通知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