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女神的合租神棍 > 第161章难以启齿?
  养蛊之术,在养蛊人之中世代相传,但又为不传之秘,外人若是得到养蛊之术必然会遭到巫蛊一脉的大肆追杀。

  老瞎子也是心黑手辣的主,可是百年前那场追杀,照样没得到养蛊术,索性是留了个机会,让秦宁能占上这个便宜,佝偻老妪听闻秦宁的条件,伤疤纵横的老脸上多了犹豫和迟疑,眼看秦宁不耐烦后,老妪道“可以,只是养蛊术我需要改日送上,望先生高抬贵手先饶了我这孙儿一命。”

  秦宁一听此,才是在那小子脸上画了一道符,这小子身体也渐渐恢复正常,苏醒过来,但全身无力,只是双眼怨毒的盯着秦宁,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秦宁道“这道符可以暂时压制他体内尸骨煞的侵蚀,等你们把养蛊术送来,我自然会饶了他。”

  老妪也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道理,她在身上翻出了一只白花花的虫子,塞进了自家孙子的嘴里,这小子嘴巴咽了咽,随后满状态的从地上一跃而起,恶狠狠的盯着秦宁。

  秦宁玩味一笑。

  随后挑衅的看着这小子。

  他是巴不得这阴毒小子在找麻烦,到时候不把养蛊人的家底全掏出来,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大罗山传人。

  小子没什么经验,又骄横,眼看这挑衅目光就是气急败坏,而老妪活了一百多岁,自然知道秦宁什么意思,忙是拦住了小子,道“宝贝孙子,还不快给先生道歉!”

  “婆婆!我们杀了他!”小子恶狠狠道。

  “闭嘴!”

  老妪气急的喝了一声。

  声音沙哑,让小子顿时打了个哆嗦,低下头委屈不已,这老妪看的心疼,忙是又道“先生,我们就不打扰了,改天之后,您想要的我自然会送上。”

  说罢。

  老妪就拽着自己孙子急匆匆离开了。

  等他们走后,秦宁撇撇嘴,道“这种孩子成不了大器,没干劲,不行。”

  坐在一旁的李老道连翻白眼。

  合着你这憋着劲的敲诈就能成大器了?不过这话他也不敢说,而是道“师父,您在给我检查检查,看看我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虫子之类的,我总感觉浑身不舒服,好像有虫子在我身上爬来爬去的。”

  秦宁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你觉得我在你脸上画的破邪符是摆设?”

  “这符是符,可是这蛊毒我是真害怕。”李老道哭丧着脸道。

  秦宁好笑不已,道“养蛊术我虽然不知道,但蛊毒其实也是气的一种,与煞气颇为相似,我画的破邪符可驱除大部分的阴邪毒煞,除非你被那只阴阳貂咬上一口,否则就凭那点蛊毒也想要你的命,你当我是吃干饭的?”

  这也是为什么养蛊人对天相门极为惧怕的原因,因为天相门的导气术绝对是所有蛊毒的克星。

  李老道听闻后,也是心安不已,待休息了一会儿,拿着恶鬼符就离开了,而等他走后没多久,秦宁正闭目养神,却是电话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发现是徐丹打来的。

  “丹姐。”秦宁接了电话便问道“怎么了?”

  徐丹低声问道“你在哪呢?”

  秦宁道“芙蓉园。”

  “那你等我。”徐丹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秦宁不明所以然,不过也就收拾了一些摊子,走出了胡同,也没着急出去,反倒是先揣着恶意去九阳风水堂看了一眼,却瞧见郭刚正带着小弟扬长而去,而风水堂内则是乱糟糟的一片,杨斐和高齐师徒俩站在门口是有怒不敢言。

  等人走后,才是灰溜溜的关了大门。

  秦宁乐不可支,站在门口瞧了好一阵才是离开。

  等他走后。

  风水堂内,高齐一脸怒意的捏紧了拳头,道“师父,肯定是这个秦宁指使的!我一定要杀了这个混蛋!”

  杨斐则是呼出一口浊气,眼冒精光,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他毕竟也是相门中人,杀了他的话只会引起相门注意,当务之急是我尽快吸收地龙,等到时候王越峰亲自来,我都不惧。”

  高齐只好将怒意忍了下去,道“那我今天晚上就去查一查地龙的情况。”

  杨斐默默点了点头。

  心中对秦宁的杀意丝毫不比自己的徒弟少多少。

  而此时。

  秦宁在芙蓉园门口等了没一会儿,徐丹的甲壳虫就出现在了视野之中,待上了车后,秦宁打量了一眼徐丹,瞧见徐丹今儿个穿的黑色包臀裙,极为性感,笑眯眯的说道“丹姐这是打算把我带哪去?不过你放心,心理准备我肯定是有的。”

  听到秦宁这胡言乱语,徐丹成熟的脸庞上就是一阵嫣红,忙是摇头道“不是,你别多想。”

  顿了顿,她又问道“秦宁,你是不是真会一些风水相术之类的?”

  “显而易见。”秦宁拍着胸口道“我可是指着这个吃饭的。”

  徐丹点了点头,道“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可能是中了邪,我想请你去看看。”

  秦宁挑了挑眉“中邪?”

  “嗯。”徐丹想要解释,却是想到自己那朋友的特殊情况,脸蛋又是一阵发热,道“等到了的时候你先看看吧。”

  “有这么难以启齿吗?”秦宁看出她的为难,好奇的问道。

  徐丹咬了咬嘴唇“还是让她跟你说吧。”

  秦宁更加好奇。

  没多久的功夫,徐丹开车来到了一家钢琴行,秦宁站在门口左后观望了一阵,道“风水通透,虽说不是什么大吉之地,但也没什么问题。”

  “先进去吧。”徐丹道。

  二人进了琴行,里面摆放着数十架钢琴,徐丹和琴行的工作人员很是熟悉,在说了几句后就带着秦宁上了二楼,在最里面一间房间门口停下来,房间的隔音效果应该是不差的,只是秦宁自幼修行所以耳目聪明,正听到在房间里传来一阵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这种声音他很熟悉。

  事实上是个男人都很熟悉,只是比较例外的是,屋里应该只有一个女人,而这时,徐丹已经十分自然的把门推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