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暖阳 > 20一个决定
  警卫员手脚利落的把蒋东升随身的物品给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那唯一的一件还是夏阳家给蒋东升做的呢子大衣。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是夏阳的,家里给带了些大枣和柿饼,都是秋天的时候自己家弄的,一直留到现在,一股脑儿的全装在一个小白布口袋里给夏阳带上了。

  刘军医也给夏阳家带来了礼物,客客气气的给放在夏阳家的桌子上,一塑料桶没有标签的特供白酒,几条烟,还有几盒京城的果脯,一大袋子大白兔奶糖。礼物不多贵重,拿出来也能让夏家接纳,完全考虑到了对方的感受,“这些是首长的一份心意,感谢你们救了东升,首长太忙了没有时间过来,所以这次由我来亲自道谢。”

  大概是刘军医态度温和,夏阳他爸鼓足了勇气跟我握了握手,磕磕巴巴的寒暄道:“应该的,应该的,这东西我们不能要……”

  刘军医跟夏家夫妇客套的时候,旁边的警卫员小战士已经把要带的行李都装进车里去了,他拉了拉蒋东升的衣服袖子,找了个角落跟他嘀咕了两句。

  “这是夫人让带来的钱和粮票,她说不能白让人辛苦救一回,还说,还说要当面拿出来放在桌上让他们数清了别嫌少……”说着便把一个鼓鼓囊囊的钱包塞给了蒋东升,小警卫员跟蒋东升年纪差不多,平时玩的也好,遇到这样的事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先跟蒋东升说了。

  蒋东升拿过钱包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脸色越发不好,这里头分量十足,钱也好粮票也好都是一笔不小的款子。他把那个钱包揣到自己怀里,压着火道:“她亲口说的让你当场给夏阳家父母,还让他们把钱拿出来数清楚?”

  “……夫人是这么说的,但是俺觉得不好,东哥,还是你拿主意吧。”小警卫员憨厚的脸上很是为难,“俺家里也有个弟弟,俺琢磨着要是俺弟弟让人救了,巴巴儿地拿这么大一摞票子放在人家面前,是砸人的脸咧……”

  蒋东升冷笑,可不是拿钱砸人家的脸么!真拿出去,别说夏阳家不肯要,就是让人知道了也只会说他蒋东升是个纨绔主儿,任性自大惯了拿钱砸人,没一个人会说这个后母做的不好!

  “你这次做的不错,下回继续。”蒋东升深吸了口气,拍了拍那个小警卫员的肩膀,鼓励道:“下回去打靶还带上你,让你多打几发子弹!”

  小警卫员被他拍的直咧嘴吧,笑着抓了抓脑袋道:“好咧!”傻乐完了,又转身擦车去了,吭哧吭哧的很卖力气。

  夏阳他爸极力邀请刘军医他们留下吃午饭,但是刘军医以天气不好想尽早赶回去为由推辞了,夏阳家也不好再挽留,送夏阳上车走了。夏阳他爸一直站在屋前面看着,直到那个军绿色的汽车走远了拐弯看不见了,还一直站在那。

  夏妈妈带着夏志飞回屋里去了,夏阳他爸心里很乱,干脆从低矮的院墙根下蹲坐下,从兜里掏出一只自己卷的旱烟叶烟卷点上抽了一口。他此刻像是一只被拔掉了尾巴的大公鸡,没精打采的。

  他知道自己这个大儿子打小就聪明,人长得也俊俏白净,跟这个村子里满身泥巴的野孩子们不一样。夏阳这孩子值得更好的环境和教育,可他身为父亲,却无法再给予更多,只能让夏阳一脚黄泥一脚水洼的在乡下苦苦求学,生病了也只能熬着,他心里是痛苦的。

  他是半个泥腿子,他认了,他的本事也就这些。可是夏阳不一样啊!夏阳和他妈妈一样,那么聪明那么漂亮,会读书,会毛笔字,还会外文……他怎么能成为一个泥腿子呢!

  夏阳他爸使劲吸了一大口烟,苦涩辛辣的味道顺着气管滑下让他咳嗽了几声,眼泪都要呛出来。

  他不经常吸烟,闷极了才吸上一支,可是这次他蹲在院墙底下沉默地将那支苦涩的烟卷抽完,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回。他想也许他该回家里去,跟家人们商量一下,他小弟是生产大队的队长,老爷子也是早些年走南闯北过的,总能给他拿个主意。

  他想要改变现在的生活,想让家里过的更好。

  一辆远去的吉普车,似乎改变了这个家的走向,这个沉默寡言的中年汉子为家人颤颤巍巍的迈出了第一步。人也只有在看的更高更长远了,才能让自己迈出步子,坚定的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夏阳乘坐的吉普车比之前雷达部队的那个好上许多,但是也仅仅是比较密封没有寒风灌进来而已,那会儿车上没空调这一说,能有一个单喇叭收音机就是不错的了。

  刘军医是个细心的人,在后座上给他们放了两件军大衣。夏阳穿上之后还是冷得哆嗦,蒋东升就干脆把夏阳连人连大衣一起搂在怀里,把另一件军大衣裹在两人身上,“还冷?”

  夏阳有些没精神的点点头,怕冷似的往下缩了缩,蒋东升那件大衣的毛领子正好蹭在他鼻尖上,让他打了个喷嚏。

  蒋东升拿额头抵着夏阳的探了探温度,有点发烫,“好像又发烧了。”

  刘军医道:“不碍事,可能是累了,有些疲劳也会这样的。”他从前面的小药箱里找出一颗蓝色的糖衣药片,又拿了带着的军用水壶一起递给蒋东升,“喂他吃点药,休息一下就好了。”

  蒋东升给夏阳喂了药,看着他昏昏沉沉的半依在自己怀里睡了,也略微放下心来。

  刘军医还从没见过蒋东升跟人这么要好过,在前面笑道:“要是回去告诉首长你给小朋友喂药,他肯定要不相信喽!以前大院里几个孩子也跟你玩的很好,没见过你这样照顾人嘛……”

  蒋东升撇嘴,压低了声音回了一句,“他不一样,身体太差了。”

  刘军医笑笑没说话,不过眼里满是长辈似的柔和,看的出他很喜欢蒋东升。

  路途遥远,夏阳期间被喊起来吃了点东西,半眯着眼睛也没仔细看自己嘴巴里吃的是什么,胡乱咽下几口又睡了。他嘴巴里发苦,吃什么都没味道。

  晚上到了军区招待所稍微好了些,夏阳睡了一天,这会儿也精神了点,配着咸菜丝喝了两大碗米粥。蒋东升这才放心了,在一边闷不吭声的吃自己的,他饭量要大的多,这会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当真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货。

  两份例菜,外加一小碗带肥肉片的荤菜,还有足足五个馒头,这一口气吃下来把一桌人都看傻了。蒋东升终于把筷子放下,擦了擦嘴,“晚上吃太多不好。”

  夏阳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想着蒋东升将来那快一米九的个头,还有浑身的腱子肉,垂下眼睛哼了一声,闷声跟着重复了一句,“吃太多,不好。”

  他断句断的让刘军医和小警卫员一起笑起来,蒋东升挑了眉毛,上去就掐夏阳的脸蛋,惹得夏阳直往后躲。蒋东升也笑了,他似乎很喜欢夏阳活泼一点,伸手在夏阳脑袋上揉了一下,一口白牙都笑得露出来。

  吉普车一路开到了香山脚下,那边有一小片错落的别墅区,是副国级干部居住休养的地方。小区外面层层把关,站岗的警卫员就有好几批,吉普车上有通行证,一路走的倒也顺畅。

  蒋东升一直留意着夏阳,瞧见他一直盯着车窗外面的警卫人员看,只当他是胆怯了,小声道:“咱们先来跟我爷爷说一声,等几天再回家,军部大院那边就没这么多站岗的了。”

  夏阳没吭声,他透过车窗看了一眼站得笔挺的警卫人员,心里有些复杂。

  他上辈子没有来过这里,因为第一次见到蒋东升爷爷的时候,十分不光彩。那时,他被蒋东升从学校抓来关在家里,拿了把手铐锁在床头上,身上的白衬衣都染了些血迹,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瞪着门口像是一匹不听话的小狼。

  他那会儿刚被蒋东升掰断了翅膀,恨蒋东升,也恨他们蒋家的人。

  蒋老爷子心里肯定也不是个滋味,老人原本最看重蒋东升,人虽然顽劣了些,但是很有头脑,教育到正路上来还是一个不错的继承人。但是老人没想到会变成这样,阻拦几次,到底也没能拦住,反倒是夏阳自己闷不吭声的不再反抗了。从那以后,蒋老彻底对蒋东升放弃了希望。

  夏阳叹了口气,车窗上映衬着的是他十三岁的脸,稚气未脱,用手在那片虚影上比划了一下,像是在确定自己现在的模样和身份。

  是了,他现在是十三岁的夏阳,蒋东升也不再是那个京城里有名的二世祖。他们还年轻,略微拐个弯,就能走上人生的另一条道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