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暖阳 > 10炒瓜子
  夏阳跟着老太太出去,快走了几步追上她,道:“大娘,你手上的葵花籽儿还有多少?卖给我行不行?”

  老太太停下来,她看了看夏阳,有些迟疑道:“篮子里有五六个葵花头,家里还有一些……你家大人让你来买的吗?”夏阳长得矮小,在她眼里还是个半大的娃娃,说话做不得准的。

  “是,我家大人让来买的。”夏阳接过老太太手里的竹篮子,扶着她走,“您带我回去看看行吗?我想多买点,如果跟您这篮子里的一样籽儿大的话,我就都要了。”

  老太太有些吃惊的看着夏阳,在看到夏阳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之后,不喜反忧起来,“小同学,你是不是想吃瓜子儿啦,你把这盘拿去吃吧,反正也卖不到什么钱……可千万不能拿家里的钱胡花啊。”那年头民风淳朴,乡里乡亲的都不宽裕,花钱买这么多葵花籽这种事儿被家里大人知道肯定要挨一顿巴掌,老太太有点替夏阳担心。

  夏阳接过老太太手里的竹篮子,扶着她走,笑道::“您放心吧,我姥爷让我来买的。”

  老太太家里的葵花籽儿已经用手搓下粒子,装在一个布口袋里,足有五十多斤。里面的瓜子籽粒饱满,保存的也很好,没一点虫子眼儿。夏阳用手从里面抓了几个看了,很是满意,老太太要价也不高,按去年供销社的那个价格两毛一斤卖,称出来总共十元钱,夏阳当下就要全买了。

  老太太拿着那十元钱一脸的担心,一叠声儿的问道:“你家大人真让?真没事儿?”

  “您就放心卖给我吧,没准这些还不够呢!”夏阳把那个布袋子背起来试了试,还成,勉强能扛动。“大娘,我过几天再来把口袋还给您,这个先借给我用用。”

  老太太自然是同意了,她颠着小脚进屋里去找了几个掰开的葵花头,想来是自家留着吃的,也一起塞给了夏阳算是送他的。老太太一路送夏阳到门口,嘱咐他路上小心,末了儿还是加了一句,道:“要是你家大人不乐意了,你就给我送回来,我把钱还给你,啊。”

  夏阳笑着答应了,跟老太太告别,背着那沉甸甸的口袋往回走,他还得去一趟供销社,蒋东升还在里面呢!

  蒋东升站在供销社门口黑着脸等夏阳,他在那边刚说了几句话,一扭头夏阳就不见了。外面的天气有些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雪,蒋东升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了,等了半天才瞅见街角尽头来了个背着口袋的小个子,可不就是夏阳!

  蒋东升几步过去,原本满肚子的怨气在看到夏阳那上挑的嘴角之后,也散了个干净。老实说,他还从没见过夏阳笑,这个人平日里冷冷清清的,脸是长得白玉似的好看,但也跟玉似的冰冷,头一回看到他这样笑眯眯的模样,像是一只偷吃了小鱼儿的猫崽子,眼角眉梢都透露着一丝窃喜的味道,就差舔舔爪子喵呜一声了。

  蒋东升把夏阳背着的大口袋接过来扛到肩膀上,看着夏阳小脸红扑扑的,心里也不知怎么跟着高兴起来,但是嘴上依旧不饶人,道:“喂,你上哪儿去了啊,我在这里等了半天,喝了一肚子冷风……”

  夏阳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不进去等,里面多暖和。”

  蒋东升正把那袋子瓜子绑到车座后面,听见夏阳说立刻单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耸了耸脖子道:“你饶了我吧,里面那些女的叽叽喳喳的简直要吵死人,我跟她们说了一会话,耳朵到现在还嗡嗡响。”蒋东升挖了挖耳朵,一脸的不乐意,他看了夏阳一眼还在委屈呢,“你走的时候怎么都不叫我一声啊?”

  夏阳被他拖着长音的委屈声逗笑了,拍了拍他肩膀跟他做了保证,“下回我一定喊上你。”手下的触感很结实,隔着一层旧棉袄也能摸到蒋东升胳膊上那层硬邦邦的腱子肉,不用真是太浪费了。

  蒋东升哼哼了一声,算是满意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卷钞票交给夏阳,道:“这个给你,算是我出的一份儿钱。”

  钞票的面额不大,但是加起来也有十五元三角钱,夏阳有点错愕,他当初可是扒光了给蒋东升擦身子的,这家伙身上没有一分钱的啊。

  蒋东升咧嘴笑了,道:“我把那件皮夹克卖了,正好给你凑了个整数。”那是他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了,早几天就觉得在夏阳家白吃白喝的有些过意不去,现在正好用它筹点钱帮帮夏阳。

  夏阳闷不吭声的把钱揣进兜里,他手头上凑了整一百元钱,蒋东升这家伙到底还是横插了一脚,他们中间的糊涂账算也算不清。

  炒瓜子是一个技术活,也是力气活儿,夏阳在他姥爷家里支了口大铁锅试着炒了一点。那时候每到过年,都是村里人自己炒点花生瓜子吃,是稀罕的零食,夏阳见过别人炒,但是自己并没有尝试过。

  铁锅里放了砂子,从簸箕里倒了一些瓜子进去,夏阳凭着记忆又放了一点盐,站在大铁锅前面翻炒开来。他脖子上围了条围巾,拉高了些,把鼻子嘴巴也遮住,算是挡挡灰尘,但就是这样也把个眼睛熏得泛红流泪。

  夏阳集中精神努力掌握火候,若是炒糊了便要损失几角钱,他现在一分钱都要掰开仔细花,一点都不能浪费。铁锅里的砂子均匀受热,瓜子也在里面慢慢炒出了香味儿,夏阳瞧着差不多了,利落地将瓜子出锅。把炒熟的瓜子挑出些来拿给姥爷和蒋东升,夏阳自己也嗑了几颗,第一次尝试还算不错,没有炒糊。

  蒋东升一贯的不挑嘴,吃什么都说好,夏阳姥爷口味偏淡,这样略微有点盐味儿的也挺合他胃口,砸吧了下嘴道:“不错,挺香的。对了,你让我打听的事儿我给你问到了,明天晚上就有电影队过来放电影,就在东头的场院里。”

  夏阳心里有了底,他瞅了一眼收来的五十几斤瓜子,在心里盘算了下,铁锅里最多一次炒五斤瓜子,这么一口袋加把劲儿半晚上就能炒出来,再晾一下,明天晚上正好卖。他把吃剩下的瓜子壳丢掉,晃了晃手腕道:“姥爷,你先去睡吧,我和蒋东升把这个炒出来再去休息。”

  夏阳这次充分利用了蒋东升的蛮力,他只负责在锅里翻炒,其余的扛布袋、晾晒搬东西的事儿都归了蒋东升。

  夏阳拿着个小铁铲子一住不住的在锅里来回翻动,蒋东升闷头烧火,用煤炭太费了,就抱了些柴火,紧跟着夏阳的步骤。

  夏阳姥爷也跟着一宿没睡,在里面的热炕上来回翻腾,没办法,这灶台和里面的热炕是连着的,这俩孩子一宿没睡的炒瓜子,柴火不断的往里填进去,烧得老头被子都快盖不住了直冒汗。

  夏阳炒了几锅之后技术熟练了些,这时候铁锅也热了,比之前出锅的时间快了不少。夏阳做事儿认真,手腕翻转的勤快,除了2斤多的瓜子略微有点夹生,倒是也没炒糊一点。

  蒋东升嗑了一个,尝了尝道:“没事儿,也挺好吃的,在炉子上热一下,第二天跟那些就一个味儿了。”

  夏阳一住不住的干了一宿活儿,这会手腕子酸疼,听见蒋东升说也点了点头,“嗯,那就先放在一边吧,咱们去睡会。”

  蒋东升对这话满意极了,他就爱听夏阳说“咱们”,多亲啊!立刻颠颠儿的跟着夏阳洗脸刷牙,蹬了鞋钻进了夏阳姥爷准备好的热被窝。夏阳姥爷瞧他们过来,立刻就起身了,老头热地红光满面的,一点睡意也没了,“你们可算停火了,快睡吧,我出去走走。”

  蒋东升嘿嘿直笑,这把火还是他烧得哪,看着老头掀开门帘子出去换了夏阳进来,立刻跟夏阳招手儿喊他进来一起睡。

  夏阳不理他,脱了衣服自己单独伸了被子躺下,嘟囔道:“还嫌不够热啊……”

  蒋东升郁闷了,是有点热,但是跟夏阳睡惯了这么突然一个人还真不太适应。瞅着夏阳半个脑袋都缩进被子里,乖乖巧巧的侧身入睡,也只能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今天晚上夏阳累坏了,他也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