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各为其主
  周元从意外顾诚玉对他说话如此和颜悦色,只是他也是将死之人,索性也不再开口。

  对于顾诚玉,他自然十分了解。可说如今在京城任职的官员,无人不识顾诚玉。

  原先主子还想拉拢他,只可惜顾诚玉并不愿为主子所用。如今他被顾诚玉抓住,这只能说明自己技不如人。

  “顾大人又何必来奚落我落入你们手中,我自知没了活路,说与不说都是一样。倒不如从一而终,好歹还算条汉子。”

  周元从看着顾诚玉的神色有些复杂,早知道顾诚玉这般警觉,他就不应该去行刺他,好歹还能留下一条命。

  等日后主子成就大业,似他等有从龙之功的功臣,难道还怕没了前程

  只是如今后悔也是晚矣,周元从闭上了双眼,身体的疼痛折磨得他没了心思再想其他。

  顾诚玉冷笑一声,从一而终周元从能有此等觉悟简直是无稽之谈。

  这世道又有谁会对主子死忠呢出了那些从小就灌输概念的死士,谁还能将生死置之度外

  那死士也不都是心甘情愿的,还不是靠解毒之药给吊着吗周元从怕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那位的手中吧

  顾诚玉想起了周元从的家眷,周氏的子嗣如今不知去向。这周元从来刺杀他,难道不为他的子嗣考虑

  这恰恰说明那些子嗣并不在周元从的手里,或许是被逼迫,又或许是想挣功劳,好让他的子嗣早些脱离苦海。因此对方不躲起来,而是来刺杀他也不足为奇了。

  “周大人行刺本官是为哪般,你自心知肚明。”顾诚玉冷哼一声,看着周元从猛然投过来的目光,根本不以为意。

  随即他对两名衙役挥了挥手,“将此人先关进牢房之内,可有潜人去请太医”

  “回禀大人,已经派人去请了,大人现在可要提审那些刺客”能做到牢头之人当然有眼色,他早就派人去请太医了,这会儿差不多要到了。

  “嗯本官去去就来。”顾诚玉点了点头,扫了一眼牢头和另一名狱卒,看来想和周元从多说几句是不行了。

  顾诚玉说完便往外走,牢头和狱卒有些茫然,这不刚还说要提审那些刺客吗

  可过了一会儿,牢头就恍然大悟。这离开一会儿,不就是想如厕吗

  看着顾诚玉离开的背影,他不由得撇了撇嘴,这读书人可真是矫情。想上茅厕都不能说,还得遮遮掩掩的。

  顾诚玉向着牢房的另一端走去,那里正是茅房。

  刚进得茅房,顾诚玉倾听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异动,这才闪身进了空间。

  他在空间中找到了文房四宝,在一张纸上撕下一角,提笔刷刷写了起来。

  等顾诚玉出来之时,太医已然到了。

  他信步走至太医身边,正蹲着为周元从上药的江太医立刻起身行礼,“下官拜见顾大人”

  顾诚玉点了点头,“不必多礼他的伤势如何太子说了,让你竭力救治,不能让他死了。且每日这个时辰都来一趟,不管是多昂贵的药材你只管开。”

  江太医看了一眼伤痕累累的周从元,这位他自然是认识的,听说前儿还来行刺太子殿下。

  进了这天牢之人,很少有需要他们太医救治的。其中一种是洗清了嫌疑,依旧官复原职的;还有一种便是吊着命,留着能有些用处。

  这周元从想必是后一种了,只是太医也不会去问,知道得太多可不是好事。

  看见牢头还在此处看守,顾诚玉眼珠一转,“先挑出一人进行审问,还是按照刚才的流程进行,若是想招供便来禀告,此处有本官看守便可。”

  “是,大人”牢头带着另一名狱卒前去提审,顾诚玉转身看了看在牢中巡视的另两名狱卒,见他们还在这里巡视,知道不是好时机。

  “顾大人,这伤口已经上了药,下官再开一副方子,温养身子。”

  顾诚玉点了点头,“劳烦江太医了。”

  “不敢不敢”江太医连忙恭身行礼,随后才开始提笔书写药方。

  顾诚玉见周元从正闭目养神,他回头看了一眼,这才上前轻轻踢了对方一脚。

  周元从睁开双眼看向了顾诚玉,顾诚玉故意凑近对方,笑着说道“周大人,咱们各为其主,今日多有得罪,实属无奈之举。”

  接着他便快速将纸条塞入了周元从手中,周元从明显一愣,可他随即便捏紧了手中的纸条,藏于衣袖之中。

  “哼顾大人何必如此假惺惺既然被你捉住,那只能怪周某技不如人。还是那句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周元从有些疑惑,这顾诚玉到底是何意那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

  “看来周大人今日吃的苦头还不够,等明日,就是不知道周大人是否还能如此嘴硬。”

  顾诚玉嗤笑一声,江太医看了一眼周元从,心中思量,若是每日都上刑,不管用多珍贵的药材吊命,都来不及弥补身体的亏空。

  看来明日他得下猛药,可不能让此人死了,否则太子怪罪下来,他可担待不起。

  “啪”“啪”

  有节奏的鞭打声又在牢房内响起,江太医匆匆写完药方,便告辞离去。

  顾诚玉招手让一名狱卒过来,让其跟着去太医院抓药,而他则离开了周元从所在的牢房。

  等牢房的门被重新锁上之后,周元从看了一眼巡视的狱卒后,他忍着疼痛微微翻了个身。借着地上稻草的遮掩,迅速摊开手中握着的纸条。

  “不招,则保你子嗣平安”周元从瞪大了双眼,随后便将个纸条塞入了口中,费力地吞咽了下去。

  这是何意,难道顾诚玉与主子是一伙的可为何主子没对他说过,要早知道他们是一伙的,他又何苦去刺杀对方

  周元从此刻脑中像被倒入了浆糊,搅都搅不动。

  他又思忖了片刻,不对这不可能。

  时至傍晚,天边的云霞急速坠落,又是一日即将逝去,太子正跪在承乾宫内守灵。

  “殿下顾大人求见”庞楚轻声在太子耳边禀报道。

  太子闻言精神一震,“让他去东宫候着”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60518dexht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