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一千零十九章 有了线索
  小乞丐还是将香饼倒入了衣裳中,将其包了起来。他轻轻一推碟子,发现自己又脏又黑的小手在如玉的白瓷上留下了几道指印,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偷瞧了顾诚玉一眼,发现没生气,这才松了口气。

  “咱们待的地方都被划分好了,我就是被分到这里乞讨的。既然划分好了,就不允许去其他的地方,否则要被打断腿。不过我人小,溜得也快,时常出去乱蹿,他们也逮不着我。”

  小乞丐说起这个还有些自鸣得意,其实他也知道这样早晚被抓住,届时便是一番毒打。

  顾诚玉双眼一亮,“哦?那这么说来,你对这里十分熟悉了?那本官若是让你辨认这些乞丐,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小乞丐重重点了点头,“京城的乞丐我都认得,那三个人就是总在西城乞讨的,中间那个叫大杆的,那两个叫什么名字我忘了,不过我常看到这两人和大杆在一起。”

  顾诚玉闻言看了那叫大杆的一眼,发现此人又瘦又高,像个麻杆似的,这名字倒有些贴切。

  只是先前茗墨他们问这三人话时,这三人为何要拔腿就跑?

  “他们是不是偷东西,叫大人给抓住了?其实他们也没偷过什么,也就是偷了那边王婶子家的洗脚布,西边张大娘家晒的豆角,还有西城街角那家小包子铺的包子也偷过”

  茗墨觉得有些好笑,这孩子倒是机灵,只是到底还有几分天真。童言稚语听得让人开怀,然而他们现在有要事在身,怎能听这小娃在这里胡扯?

  不过他随后也有些失望,看来这三人并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只顾诚玉听得却是心中一喜,“你好像对附近的人家十分熟悉,那南城这边的铺子呢?”

  “当然熟啊!我每天都在南城这里晃荡,连哪家今天吃了什么饭菜,谁家的生意好不好,我都知道。就是哪家娘子有了相好的,我也能说出是谁!”

  小乞丐整日在南城这边晃悠,并不专心待在一处乞讨,他这样乞讨来的银钱也确实比其他乞丐要多些。

  “混说什么?”将小乞丐竟然在大人面前说出此等不知廉耻的话,茗墨顿时皱眉训斥道。

  小乞丐叫茗墨这么一吼,顿时吓得禁了声。

  顾诚玉扫了茗墨一眼,一个在市井中摸爬滚打的孩子,怎可对他太过苛责?再说孩子还小,可能只是听到别人这么传,哪里就懂得相好的是什么意思?

  “那你知道最近南城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不拘是什么,都可以说给我听。”

  顾诚玉从荷包中他掏出一两银子来,递到了小乞丐面前。

  倒不是他不想多给,而是知道多给了,必定是留不住的。不但留不住,还会惹祸上身。

  小乞丐见到银子,顿时两眼放光。他立刻接过了顾诚玉手中的银子,小心翼翼地揣在了兜里。

  随后仔细想了想,才道:“前两天王大娘家倒是有件怪事,她家的长子是个镖师,叫王良,就在南城的威虎镖局做事。只是前两天这人没回来,家里人还以为出去走镖了,不过这回走镖倒是没提前说一声。这两天王大娘家的孙子病了,想去镖局赊些银子来给孙子看病,结果王大娘去镖局问的时候,发现镖局的人都换了。”

  顾诚玉听到这里,顿时心中一凛。他与茗墨相视了一眼,随后又看向了小乞丐。

  “王大娘问镖局的人王良什么时候回来,结果镖局的人又说不知道。她后来问了好几个人,有说要一个月的,还有说要半年的,反正每次问都是不一样的结果。这镖局里面似乎都是新来的,她也没见着总镖头,心里觉得奇怪,回来就和邻里把这事儿给说了,心里更是急得慌。”

  小乞丐说到兴起,话便又多了些。

  “还有更奇怪的呢!我和王良哥很熟,他常给我吃的,我听了这事儿就想去镖局那儿打探了一下。这些新来的镖师竟然和原来的镖师都是一个名字,您说奇怪不奇怪?其中也有一个叫王良的,不过不是我认识的那个王良。”

  小乞丐边说边闻着衣兜里梅花香饼的香气,不禁咽了咽口水,有些嘴馋起来。

  只是这贵人还在这里,他哪里敢吃?

  “大人,这事儿算不算呀?”小乞丐小心地看了顾诚玉一眼,他知道这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只是才收了这位大人一两银子,且他刚才还夸下了海口,现在又说不知道,那不是失了面子吗?

  “算!还有什么奇怪之事吗?也一并说来!”顾诚玉打量了一眼小乞丐,见其说话条理分明,并不像是五六岁的孩子,料想其年龄应该不止这个岁数。

  “前边一条巷子里张老爷家想找上几个护院,昨天倒是有二十多个人来应招呢!这张老爷竟然全都招进院中了。咱们一起乞讨的小伙伴还讨论过,说这张老爷肯定是发了什么横财了。不然他家就那一进的小院子,要招这么多个护院?”

  张老爷家只是小有余财,那一进的院子也不大,哪里就要二十多个护院了?小乞丐也是听那些大乞丐们议论过几句,这才当个笑话谈论过。

  小乞丐算是看出来了,这位大人就喜欢听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那他就挑这些事儿说,说不定大人满意了,还会赏他些银子。

  “可是还有类似的事?”顾诚玉算了算人数,觉得应该与刺客的人数对得上了。

  镖局那儿的人铁定不少,加上张老爷家的,估摸着应该也能有数十人。

  小乞丐皱眉沉思了会儿,发觉也没什么奇怪的事了。只是他怕顾诚玉怪罪下来,再将银子收了去。

  只问上几句话,便给银子,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儿啊?

  “那西边巷子里翠花丢了一件小衣,怡翠楼的温岚姑娘被一位老爷赎身带走了”

  顾诚玉闻言面色一窘,知道这是套不出什么话来了。

  “好了!等你什么时候想到再和我说吧!不过,你却是暂时不能待在这里了,我问你,你想不想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顾诚玉蹲下身,与小乞丐平视。望着小乞丐灵动的双眼,他含笑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