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九百七十七章 命不久矣
  了悟微微一笑,“郡主的棋艺下了这么多年,确实没什么长进,贫僧让你又何妨”

  这一派纵容的模样,让秦缨媛还是不太习惯。

  当年意气风发的三皇子,如此阴晴不定的性子,在出家之后,竟然变得如此包容。

  难道每日讲经诵法,真的能化解心中的戾气吗

  二人将棋盘放好,秦缨媛手执白子,没过多犹豫,就下了一子。

  当看到秦缨媛下子的地方,了悟不禁失笑地摇了摇头,果然还是下在了这里。

  这么多年没长进,并不是秦缨媛蠢笨,而是她根本就不用心。

  秦缨媛每次下棋必下的第一子,便是在这里。之前他已经提醒过对方,开头下这里,后面的路就走得十分艰难,只可惜对方依旧我行我素。

  “三舅舅可知我为何还是下在此处吗”秦缨媛的声音在宽敞的禅房内响起,香炉中烟雾缭绕,了悟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竟然看不真切了。

  “或许和郡主的性子有关撞了南墙,亦不回头。性情如此倔强,当真是少见。”

  了悟说到这里,也不得不佩服郡主的韧性。

  每次下棋,都是一样的开头。可郡主却偏偏要下在这里,难道还想凭着这样的招式翻盘吗

  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并不觉得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相反,若是坚持用这招,最后却赢了你,那才是真正的赢了。说明我在进步,而你,则是退步了”

  秦缨媛狡黠地笑了笑,对着了悟说出了似是而非的话,让了悟不禁浑身一震。

  他停下手中的黑子,望着秦缨媛若有所思了一会儿,而后才摇了摇头。

  “你说的话,乍听之下,确实十分有道理。然而,贫僧觉得,这根本就是郡主在为自己的执着找借口。其实下棋,本就是决斗。只要能赢即可,为何一定要用这种必输的招式呢”

  了悟叹了口气,随后又落下一子。

  “咯咯三舅舅,你刚才还说自己是出家人,出家人岂能如此好战就连我都将输赢看开了,而三舅舅却还执着与输赢人生苦短,更应该随心所欲才是。”

  秦缨媛捂嘴笑了,望着了悟的双眼却迸射出凌厉的光芒,好似要直射进来了悟的内心深处。

  了悟只觉得喉咙发干,他手上的黑子掉落在棋盘上,将好好的一局棋给打乱了。

  原本已经如蛟龙盘桓在棋盘上的黑子,此刻却被这一颗突兀的黑子给扰乱了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身形。

  二人定定地对视了好一会儿,了悟笑了。

  “倒是贫僧着相了,看来还是贫僧的修行不够。今日听郡主一席话,倒是拨开了困扰贫僧许久的一段经文注释。”

  了悟起身,朝着容嘉郡主施了一礼,面上似是带着许多感慨。

  秦缨媛也起身回了一礼,随后又道“若是心中有所想,那便去做。不到最后一步,谁又能说自己输了呢”

  秦缨媛笑意盈盈,用手指指了指棋盘,“三舅舅,你看你的子落在了何处”

  了悟随着秦缨媛的手指望了过去,只见棋盘上原本被布好的局,此刻被他刚才那一颗棋子给破坏了。

  “虽说你刚才是失误,但有些事却是不能从头来过的,咱们得把这盘棋下完。现在我还是这句话,不到最后,就不能定输赢,三舅舅这次可是认同”

  了悟深深望了秦缨媛一眼,随即施施然坐下,“原来郡主对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认知,可笑贫僧刚才还妄想教导郡主。郡主胸有沟壑,不输男儿。”

  常嬷嬷在院外候着,这冰天雪地的,将她冻得够呛。

  她看着交错重叠的屋檐,心中不由一阵烦闷。也不知郡主何时才会出来,希望不要有什么意外才好。

  之前也没见郡主和三皇子的关系有多好啊怎么近两年两人关系倒是越发亲近了呢

  郡主差不多每隔上一个月,就会来报恩寺,不是与三皇子讲经诵法,就是两人对弈。有时郡主还一个月来两次,似乎与三皇子有说不完的话。

  小智慧守在禅房门外,见常嬷嬷冷得直跺脚,心中不由一阵好笑。

  禅房的门是开着的,这是为了避嫌。

  他从门口望里探去,能看见师叔正与郡主对弈,两人边说边落子,看着就十分惬意。

  “宏哥儿如今越发长进了,前儿我考校了他的功课,差点还被他难住。”秦缨媛落下一子,突然提了这事儿。

  宏哥儿是了悟的嫡三子,今年刚刚七岁。此子自幼便聪明伶俐,深得了悟喜爱。

  之前了悟还是皇子身份时,对宏哥儿的教养就极为苛刻。在宏哥儿的身上,了悟倾注了不少心血。

  谁想他发生了如此变故,当年宏哥儿才五岁。如今两年一过,现在已是隆冬,马上又是一个年头了。

  秦缨媛的话勾起了了悟对家人的思念,严肃刻板,却无微不至照顾他的正妃;可人小意的妾室,以及五个懂事聪明的儿女。

  看着了悟愣了神,秦缨媛唇角微勾。

  “只可惜宏哥儿只能待在府中,出不得府门半步。每日抬头只能看到那一片四方的天,压制住了他孩童的天性。宏哥儿太老成了,老成得让人心疼。”

  两年前三皇子一家子都被关在了宗人府,后来三皇子出家,没过半年三皇子的家人就被宗人府移了出来,幽禁在了三皇子府中。

  且皇上亲自下命,三皇子的直系和妻妾,不得出府门半步。

  了悟的心中不免起了波动,他拿着棋子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似是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又似是开始想念自己的家人,了悟缓缓将棋子放回了旗盒中。

  望着棋盘上散乱的黑旗,他不由苦笑一声,他的心乱了,整个棋局被他下得乱七八糟。

  黑子早就输了,只是他还未察觉,郡主也没有提醒。

  “郡主果真赢了,没想到这次终于等来了你想要的结果。你说得对,不到最后,确实不能定输赢。只是郡主也要明白一点,你这次能赢,侥幸的成分居多。”

  了悟开始收拾残局,将黑子和白子分开放入旗盒之中。

  “那又如何就像三舅舅你刚才说的,只要赢了,管他是怎么赢得呢有时候运气,也是一种实力。”

  秦缨媛站起身,慢慢踱步至了悟身边,突然弯腰低声在了悟耳边说道“三舅舅,你知道么据说太子舅舅已经命不久矣”

  了悟守旗子的动作一顿,他震惊地望向秦缨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