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大哥掣肘,母后也有后妃虎视眈眈。若不是外家沈氏,母亲和他的处境只怕更为艰难。

  “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太子之位,沈大人是您的舅舅,对您肯定是鼎力相助的。更何况您在朝中也有不少官员支持,咱们也不必过分担忧。”

  幕僚焦岭见二皇子面上有了一丝愁色,还以为二皇子正在为储君之位烦忧,连忙宽慰道。

  “但愿本宫能如愿以偿。”

  生在皇家,就算自己不想争也得争。不争不抢的下场不是关押在宗人府,就是被埋入皇陵。

  就算想当个闲散王爷,早早去了封地,新皇就会放心吗?不!恐怕新皇会寝食难安。

  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再说他身为嫡子,岂能退缩?

  最后不是死在兄弟的手上,就是坐上那张龙椅,这是他的宿命。

  顾诚玉和尹坤聊完了如今朝中的局势,约好明日一起去老师的府上,这才告辞离开。

  刚回到府中,顾诚玉才换下居家的常服,茗砚就过来回禀。

  “大人!咱们找到那幕后之人了。”茗砚这么着急忙慌地禀报,是因为那幕后之人非同小可。

  “哦?是谁?”顾诚玉刚系上领口的盘扣,听得茗砚的回禀,连忙转身问道。

  “那人就是靖王爷!”茗砚刚知道时也是吃惊不小,他看着顾诚玉的神情,想在主子身上看到和他同样震惊的模样。

  只可惜他注定要失望,顾诚玉没有言语,他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到书案前坐下。

  “已经确定了吗?可别搞错了人。”顾诚玉沉思片刻,这才问道。

  “那接头的人蒙着面,咱们一直跟着他进了一家别院。等到他出来,丁六又跟着他回了靖王府。接着丁六带了几人一直等在靖王府外面,没见有异常的人出入。”

  “那人蒙着面,你们怎么知道后来出现的人就是原先那个呢?那靖王府出入的人数你们可有核对?没回府的你们可有派人去查看?”

  茗砚肯定地点了点头,“你放心,咱们都记着您的吩咐。那个蒙面人出别院时丁六他们辨认过,其身形、动作和步伐与原先那个是一样的。靖王府今儿出来过三个管事,两个丫头,四个小厮和两个婆子。”

  “丫头、小厮和婆子都是出去采买,小六他们确认过没问题。三个管事咱们也查过,其中两个是靖王府的外院管事,办完了差事就回了府,最后一个是靖王府在京郊一处庄子的管事,他是去靖王府送菜蔬的,回了庄子就没出去过了。”

  茗砚知道主子做事一向严谨,之前就嘱咐过他要仔细,还好这次他让丁六他们仔细着些。

  对于茗砚调查地这么仔细,顾诚玉还是满意的。

  他点了点头,“这次做得不错,告诉丁六,我不会亏待了他们。”

  这样事无巨细,茗砚他们调教地不错,以后这些人也能重用了。

  “丁字辈之前都是由大人亲自调教,他们办事您也能放心一些。”

  茗砚面上带了些欣喜,原先都是一起做事的,他与丁六他们的情分自然与后来的那些不同。

  能得到主子的夸赞,丁六他们做事肯定越发认真仔细,还更有干劲儿。

  “后来的那些,你让丁字辈的带带。尤其是后买的一批半大的小子,挑一些聪慧懂事的,着重培养。”

  顾诚玉感慨人手还是太少,前年好不容易买到一批半大小子,暂时还不能用,得调教几年才成。

  “是!大人!”

  顾诚玉已经在心中思索这件事到底是不是靖王所为,他倒是觉得这个可能性大些。

  虽然那黑衣人有可能就是别人安插在靖王府的暗探,而后嫁祸给靖王,但顾诚玉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小。

  首先那人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会派人跟踪那名黑衣人?

  其次既然是暗探,那就应该只传递消息。若是这样的事还叫暗探来做,那就有暴露的嫌疑。

  若是被靖王发现,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他相信自己还没重要到这种程度。

  他和靖王,孰重孰轻还用考虑?

  顾诚玉将这些问题都一一排除,来佐证自己的判断。

  “在那处别院里,可有找到小幺?”他突然想起了小幺,那黑衣人进入那处别院是了什么?

  是去查看小幺,还是为了掩人耳目?

  “回大人,并没有。”

  “那处别院可有派人进去查看?这人进入别院一定有目的,小幺藏在那里的可能性极大。”

  不然在回去禀报主子之前,为何要先去别院,总不能是发现了身后有人跟踪吧?

  一个替主子办事的,被发现跟踪只会和对方打起来,不可能擅自做主栽赃给靖王。

  “丁六亲自进去察看的,没发现有孩童被圈禁。他还让人在那守了一日,别院没有异常,只有下人进出。”

  顾诚玉起身在书房内踱了几步,“那下人中你们有没有仔细排除?可有与小幺一般大的孩童?”

  茗砚闻言一愣,他倒是没听丁六禀报这件事,有可能是丁六疏忽了。

  “大人!我让丁六赶快再去那处查探。”茗砚也急了起来,这也是他的疏忽。

  顾诚玉叹了一口气,“那些下人一定要仔细甄别,只要是年纪差不多的,都可以先想办法带来。小幺有可能就隐藏在他们之中,希望还来得及。”

  顾诚玉有些担忧,就怕靖王有所察觉。

  这几日丁六他们在靖王府外监视,说不定已经惹了靖王府的注意。

  丁六他们虽然武功不错,但靖王府可不是没有高手。

  茗砚领了命急切地去了丁六所在的屋子,刚才还被主子夸赞,这就又办错了一件差事。

  “丁六!快别休息了,我有事要问你。”

  茗砚进丁六的屋子连门都没敲,这几日丁六着实辛苦。现在靖王府外有人盯着,他就被换回来歇息。

  他脱了衣裳,正准备上床,却被闯进来的茗砚吓了一跳。

  “我问你,你那日进去别院可有看到与小幺一般大的孩童?下人也算在内。”

  丁六被茗砚问得愣了神,可他却突然回忆起一件事。

  他进别院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媳妇子正在打一个孩童的屁股。

  那妇人嘴里还嚷嚷着,说不让孩童出去玩,否则娘要打屁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