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应南府的消息
  顾诚玉听到这里,感觉之前的生活十分平静,这么听着确实没什么疑点。照这样看来,若有哪里不对的,应该是他们为何来京城了,这件事至关重要。

  “将他们来京城的事详细说说。”顾诚玉将身子泡在热水中,只觉得十分惬意。

  他的头发长,他通常都是用自制的香皂洗头,洗过头后又会换一回水。

  洗澡的木桶也是特制的,下面有一个木塞,洗完澡不用抬水,省去了许多麻烦。

  “这其中有些奇怪之处,他们来京城已经有大半个月了,却目的不明。若当真只为了来找大孙女的,小的觉得不太可能。他们家家境并不好,那上船的银子都不知出不出得起。可他们竟然坐船来了京城,还有余钱住客栈。”

  顾诚玉在心中思虑了一番,虽说家穷,也不能就说连坐船的银子也没了,也许是这些年攒下来的。

  不过,从应南府到京城,比靖原府到京城还要远些,一个人最起码要十两银子左右。

  孩童也和大人一样算,七岁的就收个六七两,照这么算下来,顾长柏他们坐船,那就得花费上三四十两。

  一个家境贫寒的农户,能有这么多积蓄?就算有,也不见得会舍得拿出来坐船。

  再说,出来找被卖出去的孙女,那也用不着拖家带口地来京城,小娃儿带了来能做什么?只会是拖累。

  且还带着二伯娘一起来,那就更匪夷所思了。

  “这就不说了,他们来之前,家中正好还发生了一件大事。二老太爷长子的小儿子,据说是得了急症,只一夜功夫就去了。连夜就给草草地埋了,就连乡邻都十分讶异,他们前儿还见过这个小娃在村里玩耍呢!”

  顾诚玉听了茗墨这么说,觉得十分可疑。到底是什么急症,竟然这么快就去了?

  “接着说!”顾诚玉将这一疑点暂且放下,打算待会儿再好好分析。

  “应南府的知府大人抓住了拍花子的事也是真的,刚好就在小娃得急症的那日。二老太爷在小娃得急症去了的隔日,就带着家人千里迢迢来京城寻亲来了。”

  “我之前让人跟着我那二伯,可有见着他们去见什么特别的人?”

  顾诚玉听到这里,觉得其中的可疑之处有好几处。

  “回大人!目前还没有!”茗墨恭敬地答了。

  顾诚玉觉得水有些冷了,只得从水中出来。他一边擦拭着身上的水珠,一边想着这件事的诡异之处。

  “那孩童的尸身,乡邻可有人见过?”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死去的孩童,一般人家若是小儿夭折,那必然伤心到极致。不说将尸身留多久,可也没有连夜掩埋的道理。

  当然,除非是得了传染之症,这才将人急着掩埋。

  “飞鸽传书中没写得这么详细,只说邻里都不知此事。”

  茗墨见顾诚玉身穿白色里衣,肩上披了件外袍,连忙上前接过布巾,给顾诚玉擦起了头发。

  “这么说来,很有可能都没见过。”

  顾诚玉这么分析着,同时心里将这些疑点先串联起来。

  他要做好下一步部署,在应南府的人还等着他的指示。

  第一,那小娃死得有蹊跷,说是得了急症,还大半夜就给掩埋了,邻里都没看见。

  既然邻里知道后都很讶异,那就说明在前一天夜里,根本没听到二伯家有什么声响,比如哭声。家里小娃去了,不可能不伤心吧?

  第二,那知府抓住拍花子的时间十分凑巧,和小娃去世是同一日,这样的巧合,不能不让人产生联想。

  第三,顾长柏来京城找孙女,为何还要带着孙女和二伯娘?将这两人托付给二儿子照顾岂不是更好?

  以上疑点若是串联起来,那就能搞清楚这其中的隐情了。

  打发了茗墨回去休息,他躺在床上讲这件事反复想了想。

  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可能,就是顾长柏背后有人,那人做事还算谨慎,一环扣一环。

  从抓住拍花子开始,这就是一个局,最终的目的就是让顾长柏他们有正当的理由来京城。

  那来京城做什么?那自然是为了他了。顾氏一族中,在朝堂做官的就只有他。

  其他族人连个商贾都不是,根本没有算计的必要。

  不是他自以为是,既然顾长柏已经找上门来了,那目标是显而易见的。

  顾诚玉想到这儿突然坐起,那小儿会不会是被顾长柏背后的人给绑了去?为的是威胁顾长柏他们,让他们听话些。

  不然不能解释顾长柏他们来了京城,却还是如此潦倒贫困。

  那些人为了让顾长柏接近他,也没有给顾长柏银钱,怕是打着住进他府里的主意呢!

  因为顾长柏第一次找上门来,就说要住在他府上。

  顾诚玉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还是要从那拍花子的事上查清楚。

  毕竟时间上也太巧了些,拍花子的踪迹说不定就能查出点什么。

  他起身披上衣裳,去了内书房。准备磨墨,将吩咐写在纸上,明日再叫茗墨飞鸽传书过去。

  与顾诚玉一样还未入睡的,就是当朝的首辅夏清。

  他从宫里一回来,就立刻召集了府中的幕僚和一些他信得过的官员,在书房内商议此事。只是半日过去了,这会儿已经到了酉正二刻,这些人竟然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来。

  “大人!在下以为,皇上并非您想的那个意思!”幕僚张贤盛想了许久,才向夏清说道。

  看到夏清转过身来望向他,他又接着说道:“大人!目前朝堂之上还未有能与您抗衡之人,皇上还需要您帮着稳固朝廷,暂时可能没有让人取代您的想法。”

  如今夏大人在朝中权势滔天,皇上没有万全之策,绝不可能动夏大人,这是他们之前就已经分析过的。

  夏清这会儿也冷静下来了,他考虑了半日,觉得应该是自己杞人忧天了。皇上就算想动他,那也不是现在。

  “是啊!大人,下官以为张先生说得有理,您也不必太过担心。目前,最要紧的,还是先解决边饷的问题。”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微信关注“优读”,聊人生,寻知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