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藏龙卧虎
  “公子!隔壁可是上房呢!一个多月要一百几十两银子呢!还是算了,我和茗墨就在这挤挤吧!”茗砚想到一百几十两银子,觉得十分舍不得。

  茗墨却是知道,公子不习惯与人同房。可是隔壁的房间也太贵了些,中房和下房在下面一层,若是公子有事叫他们,那肯定也不方便。

  “你们去问问吧!我这段时间会交代事情给你们做,你们总是进进出出的,会影响我看书。”顾诚玉知道不这么说,茗墨他们肯定舍不得银钱。

  此时的顾诚玉并不知道,下面因为他写得对联而炸开了锅。

  “啧啧!果真是被圣上夸奖过的人啊!这对联,对得妙!”既然决定装裱,那客栈的万掌柜也不吝啬让大家欣赏,毕竟对群英楼有利不是?

  “也是咱们之前眼拙,没想到还是个小秀才哩!哎?我说,这算不算是压了江南三大才子一头啊?那秋闱的解元会花落谁家,那就不一定了啊!”

  旁边的考生闻言摇了摇头,“这个谁知道呢?我看那闵峰和黄俊恒也不错,再说会做诗词和对联,也没用啊!乡试可不止考这些。”

  “人家也不止是诗词厉害啊!我看啊!这次必定是一场龙争虎斗,你们可别忘了,博山书院的那人今年也要下场了吧?”

  “唉!时运不济啊!看来我们今年想取得个好名次,怕是不易了,此次秋闱真是卧虎藏龙啊!”一名学子哀嚎道。

  “你们说的是谁啊?”有人早就疑惑开了。

  “还能有谁?就是山长傅铭的侄子傅延山啊!听说这也是个神童呢!十三岁就考上了秀才,今年怕是要下场了!”

  “刚才上去的顾诚玉,听说八岁就考上秀才了!”

  “那人咳!咱们没法比,既然今年有名的才子如此之多,那我得更努力才成,不求得个好名次,只求顺利考上举人就成!”

  “对对对!我在考试前去一趟华真寺,给菩萨上上香,求神佛保佑我这次能考上举人,我今年都是第三次了!”

  茗墨和茗砚将顾诚玉日常穿着的衣裳都挂在了木架上,又将藤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摆放好,这都是顾诚玉惯用的。

  而一边的顾诚玉则打开面前的窗户,看向外面。群英楼地处闹市,窗外就是繁华的街道。只是房间的隔音做得不错,不开窗子,外面的喧闹声会小许多。

  顾诚玉看着外面交织的人流,听着商贩对路人的叫卖,还有穿梭在人群中的孩童在相互打闹。被撞的行人也不恼,显得很宽容。看来这里是南街了,南街的商贩多一些,商铺的东西都卖得实惠。

  往前方探了一眼,里面应该是平民的住宅。一个个小院子,一家连着一家,院子都是四四方方的,远处看来,像火柴盒。那边的院子是真一户人家估摸着只有一两间房。京城寸土寸金,由此可见群英楼的财大气粗,一个上房都有三间屋子。

  他们之前走过那些客栈的时候,顾诚玉观察过其他客栈,发现其他客栈的门面大多数也不大。看来,要想在京城做生意,还想做大,没有人脉是做不成的。群英楼背后肯定有人撑腰,不然做不到这么大的规模。

  顾诚玉正在沉思之际,茗墨的声音响了起来,“公子!就快酉时三刻了,你不是还约了孙公子他们吗?咱们这就走吧!”

  “嗯!对了,我和余管事说了,让他带着顾万千,这几日就来京城。明儿等小三子来了,让他带着你们在京城逛逛,多熟悉一下地形,路过酒楼要多看看,看哪家酒楼的生意好些!再去牙行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铺子,我想买些铺子,这就是你们这几日的任务。”

  顾万千在去年就跟着余瘫子做事了,顾诚玉觉得好好栽培一番,等年长些,想来也能独当一面了。

  “是!”茗墨和茗砚知道公子的武艺好,不需要他们操心,他们只管完成公子完成的任务就是。

  顾诚玉叫上孙贤他们一起下了楼,跟着小二去了二楼的一个雅间。

  小二等顾诚玉他们坐下,就迫不及待地报上了菜名,顾诚玉他们听着一连串的菜名,也不知该点什么好。顾诚玉心里暗暗地想,亏了好他家酒楼都有菜单,不然就是小二说破了嘴皮子,客人也记不住。

  “你们这的招牌菜挑几个上来,有七八个就成!”刚才小二报的招牌菜就有十来个左右,他们这加上茗墨和茗砚有五个人。虽然多了些,不过也能吃得完。既然打算开酒楼,那必须探探人家的底不是?

  “好嘞!几位老爷,请稍待,小的这就去通知厨房上菜!”小二高兴地给顾诚玉他们倒了杯茶之后,又退了出去。

  叶知秋等小二走后,才对顾诚玉说:“诚玉!干什么要在这里吃?我们出去寻家小铺子吃也是一样的,这里肯定贵得很。再说点那么多菜,我们吃得完吗?”

  叶知秋有时候觉得顾诚玉有些铺张,只是随即一想,他要是能有顾诚玉这么会挣银子,怕是也不会将这点银子放在眼里。

  孙贤对闻言就是哈哈一笑,他自认对顾诚玉还算了解。顾诚玉并不是铺张浪费的人,怕是又有了什么主意。

  “你可别为他心疼荷包,他这么做当然有他的用意了,你只管吃就是!”

  顾诚玉闻言,朝孙贤竖起了大拇指,“孙大哥所言极是!叶师兄用不着客气,只管放心地吃就成。”

  在人家的雅间里,也不好提想开酒楼的事,再说现在连铺子都没找着呢!说这些还为时过早!

  “你们也坐吧!这里没有外人,分开吃也不方便。”顾诚玉对着身后的茗墨和茗砚说道,孙贤他们不是外人,偶尔一次,也没什么关系。

  “这可不成!”茗墨首先拒绝了,他怎么能和公子一桌吃饭?

  “那不成的,小的还是等公子们吃完了,再吃!”茗砚被茗墨警告过,哪还敢越矩?

  顾诚玉又叫了一次,见两人执意不肯,那只得随他们去。其实只是菜多了,省得两人又要另外叫,所以顾诚玉才想破例一次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