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牛男 > 3二郎救母
  罗蒙牵着牛终于走到自家门口的时候,罗老汉正坐在门口抱着水烟不知道想啥呢,听到动静的时候抬头看了看,见是他儿子回来了,哼了一声,就背着手进屋去了,至于那两头牛,他似乎是没看到。

  情况比想象的要乐观一点,罗蒙笑了笑,把牛绳栓在院子里的一颗柿子树上。那边已经有人进屋去嚷嚷了:“春兰啊,你儿子回来了,咋也不出来接接?”

  “啥?回来了?”刘春兰从后院走出来,手上还戴着橡胶手套,好像是正在洗衣服。她几步走到前院,拉着罗蒙左看右看,好一会儿才说:“咋还带回来两头牛呢?”

  “路上碰到的,非要跟着我。”罗蒙回答说。

  “咋?你捡的?”一个凑热闹的鼻涕娃顿时震惊了。

  “你个愣子,想啥美事呢?”旁边一个大一点的毛小子抬手就给了他后脑勺一下。

  这一来一回,院子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罗蒙又适时地从行李箱里拿出几包糖果两条香烟,拆散了装在一只笸箩里,拿把凳子放在院子里,让大家伙儿自己拿着吃。

  罗蒙这次回来,箱子里除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和几双袜子几条内裤,剩下的全部都是糖果香烟,吃人的嘴短,希望村里这些人以后说他的事情的时候,能稍微留点口德。

  下午三点多钟,正是一天里最暖和的时候,冬天的太阳晒得罗蒙他们家的院子暖洋洋的,村里人悠闲,搬了凳子围坐在罗蒙家院子里,吃糖聊天,谁也不着急走。

  大家伙儿追问罗蒙这两头牛的事,罗蒙就把今天他在大溪镇牛市发生的事渲染渲染,当故事讲了,听得一院子人啧啧称奇。

  “那这两头牛你以后就打算这么养着啊?”神奇归神奇,可这两头牛也成问题啊,这么大块头,也不能当宠物养,还不能往屠宰场送,那以后要咋整?

  “嗯,养着呗。”罗蒙剥了几粒花生米丢进嘴里,在外头这么多年,他也没少怀念自家种出来的花生。

  “不宰了?”村民又问。

  “嗯,不宰了。”罗蒙点点头。

  “就这么养着玩?”这事也忒不靠谱了。

  “是啊,人家养猫养狗,咱家养牛,人家遛狗咱溜牛,多牛气。”罗蒙越想越觉得带劲。

  “叔,那叫放牛。”鼻涕娃挺厚道的一句话,引得院子里的人一阵哄笑。

  “叔,那你给它取名儿没?”村里的小孩早已被罗蒙带回来的那些美味糖果收买,又见罗蒙这人没什么架子,很快就跟他熟络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罗蒙还没想到这一茬。

  “那你给它取个名儿呗。”

  “成,取啥名儿好呢?”罗蒙又剥了一颗花生。“就叫二郎吧。”

  “干嘛叫二郎?”村里的小朋友们对这个名字不甚满意。

  “你们听过杨二郎劈山救母的故事没?”坐在暖洋洋的院子里,嚼着花生米,众人都感到十分悠闲惬意,罗蒙却好像听到了战斗的号角一般,脑子转得飞快。

  “是沉香救母!”鼻涕娃再次纠正道。

  “啧,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劈山救母的故事本来是杨二郎的,沉香救母那完全是后面的人杜撰出来的。”

  “啥叫杜撰?”娃娃们不懂就问。

  “就是瞎编的意思。”院子里的男人帮他们解惑,显然罗蒙的话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西游记你们看过吧?”罗蒙问那群萝卜头说。

  “这个谁没看过?”小毛孩们还挺狂。

  “那里边孙悟空和二郎神的关系咋样?他俩为啥关系不好,有什么恩怨你们晓得不?”有时候卖关子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晓得。”小孩们一脸迷惑齐齐摇头,连大人也都跟着竖起耳朵。

  “那杨二郎是玉帝老儿的外甥,他俩关系就不大好,据说这杨二郎是‘听调不听宣’啊,就是说,玉帝要调兵遣将那他就服从命令,玉帝要想宣他去见面说话,那门儿都没有,他为啥子这样你们知道不?”罗蒙继续卖关子。

  “为啥啊?”大人们终于也沉不住气了,对于这些神话故事,村里的人都是很喜欢的。

  “这就要说到杨二郎的身世了,杨二郎是玉帝的外甥,就是他妹妹云华的儿子,杨二郎他爹是个凡人啊,云华仙子跟他好上的事被玉帝知道以后,玉帝大怒,让孙悟空把云华仙子压在太行山,云华在太行山下生下了杨二郎,被西王母抱去天宫中抚养。”

  “杨二郎长大以后,得知自己母亲的遭遇,心里对他舅舅自然就有不满了,然后才有了劈山救母这个故事。据说二郎神带着两千草头神驻扎在灌江口,对玉帝那是听调不听宣,和孙悟空的宿怨也就是这么结下的。”

  “不可能!孙悟空是好人!”鼻涕娃第一个站出来抗议,孙悟空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偶像,这个是不可以随便被玷污的。

  “啧,谁说孙悟空是好人了?”罗蒙可是从小到大都没觉得孙悟空是个好人,或者说是好猴。

  “他就是好人!他就是好人!”一群小屁孩在院子里乱起哄,吵得人耳朵都要聋了。

  这要搁从前,罗蒙肯定随便顺着他们的意思敷衍两句就过去了,毕竟教育这些小孩也不是他的义务,可眼下正是他在村子里树立正面形象的好时机,怎能轻易错过。

  罗蒙是**这事人尽皆知,许多人管**叫变态,跟街道上露阴耍流氓的人一个待遇,这虽然很不公平,却是罗蒙无法改变的。但是有些事他是可以改变的,比如村子里的人对他的看法,他可以是变态,但必须是一个有文化有水平的变态。

  “那猴子连吃带扔把王母娘娘的蟠桃都给糟蹋了,还大闹天宫,你们知道那些蟠桃多少年一熟,被他打坏的宝贝又有多少?”

  “不知道。”这群小孩何曾关注过这种问题,看西游记的时候,就光觉得孙猴子又打又闹又吃又扔过瘾得很。

  “那些蟠桃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是六千年一熟的宝贝,如来佛才把孙悟空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要搁我这儿,不把他压到下次蟠桃成熟都不算完。”起码在这件事情上,罗蒙是真心觉得天上那些老家伙们太宽容了。

  “那得要六千年啊。”这也太狠了,小孩们看向罗蒙的目光,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畏惧。

  “六千年都还算是轻的了,那猴子不仅把太上老君的仙丹给偷吃了,还把炼丹炉给打翻了。”罗蒙指了指鼻涕娃跟前那一小堆瓜子仁:“要是哪个把你这堆瓜子仁一口给吃了,你干不”

  “不干!”那娃娃一巴掌盖在那对瓜子仁上,戒备地看着罗蒙。

  “可不是,人家太上老君练那些仙丹,可你比剥这些瓜子仁辛苦多了,人家能干啊?要我说,光压他五百年,对太上老君就不太公道。”

  罗蒙这一席话听得一院子娃娃目瞪口呆,孙大圣的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几乎已经被颠覆了。

  “可是,孙悟空他打妖怪啊。”一个小姑娘弱弱地反驳说。

  “没错,后来天上那些神仙给了他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让他护送唐僧去西天取经,孙悟空就干得不错,最后他不是被封为斗战胜佛了吗,以后也够级别参加蟠桃宴了。所以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想要什么东西,那得要靠正当渠道去争取啊,撒泼耍赖那一套都是没用的。”

  “臭小子,你叔的话都听明白没有?”一个男人拍了拍他儿子的后脑勺。

  “听明白了。”那小子撇撇嘴,不太情愿地应了一声。

  “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来的,电视里面都是骗人的,让你少看电视多读书,你还不乐意听。”男人赶紧抓住机会教训他家儿子。

  “知道了。”

  “知道你叔为啥懂这么多不?人家可是重点大学毕业出来的,别他娘的没认几个字就跟老子说什么读书没用,看看你叔,你说读书有用没用?”

  男人再接再厉,就他这儿子,平时说他一句就能顶十句回来,现在的小孩也不好糊弄了,有时候还真说不过他们,像眼下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是万万不能错过的。

  “有用。”

  “那你以后还读不读书……”

  很快,院子里就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批评教育大会,大人们都各自对自家娃娃好一通教训,罗蒙见没他什么事了,就偷偷溜进屋去。

  刘春兰已经把洗澡水都烧好了,罗蒙好好搓了个热水澡,又换了一身衣服,又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一会儿你把那两头牛拉牛棚里去。”刘春兰一直看着他儿子吃面,等他吃完了,才出声和他说话。

  “咱家牛棚还空着呢?”

  “本来放着东西呢,刚刚你爹把它清出来了。”

  罗蒙笑了笑,到院子里牵牛去了,院子里那班人还没散呢,见罗蒙前这两头牛进牛棚,就问他:“那头母牛叫啥名啊?”

  “大华。”罗蒙回答说。

  “咋不叫云华呢?”村民笑问。

  “咱可得低调些不是。”罗蒙嘿嘿笑了两声,把牛牵到牛棚里,将牛绳绑在木头柱子上,又往水槽里放了些灵泉里的泉水。

  晚上吃饭的时候,罗蒙喊了他爹一声,罗老头哼了一声,算是应了,一家三口在饭桌说没说几句话,气氛还不算太僵。

  转眼就到了大年夜,这几天罗蒙在村里日子还算好过,村民们背后虽然没少拿他的事情说道,但也就是背后说说,村子里大多数人都还觉得罗蒙算是个能人,保不齐哪一天就有求他办事的时候,所以就算心里有些瞧不上,面上也都没有表现出来。

  大年夜这一晚,罗蒙一家敞开大门吃年夜饭,三个人围坐在饭桌边有点冷清,好在还有一台电视机,电视里主持人高亢的声音和载歌载舞的节目,总算是给这间屋子里增添了一些节日的气息。

  罗蒙吃着年夜饭看着联欢晚会,心里盘算着,过两天是不是出去看看,也给自己找个营生。

  这几天他一直往他们家水缸里灌灵泉水,老两口的精神状态也不错,但是短时间内也看不出什么变化,灵泉在他身上,想让老两口一直都能喝上灵泉谁,他最好就不要再出远门了,事实上他也不太想出去。

  水牛镇这地方虽然落后,但是环境很好,几乎没有污染,气候也不错,四季分明,很适合定居生活,何况罗蒙从小生长在这里,对这块土地有感情,灵泉好像也喜欢这里。

  罗蒙正想着,门外突然有人进来了,这会儿正是吃年夜饭的时候,照理说应该不会有人过来串门才对。罗蒙抬头一看,来的是三个女的,一个三十出头女人,左手牵着一个四五岁的丫头,右手还抱着一个更小的女娃。

  “姐。”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罗蒙唯一的姐姐罗红凤。

  “嗯。”罗红凤勉强在脸上扯出笑容,目光看向饭桌上的罗老汉和刘春兰。

  全文字小说阅 “ 搜*书*吧*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