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逆天升仙传 > 第二百五十章 湖底世界
  载着秋泽,小船划进了黑雾之中。

  进入黑雾,秋泽皱了皱眉,黑雾越来越浓了,变得浓稠了许多,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浓度,随着小船往湖中划去,黑雾愈加浓郁,甚至到了难以看清周围一丈的地方,就连船头的灯笼也变得若隐若现起来。

  划了半个时辰之后,小船终于停了下来,秋泽深吸了一口气,这里的黑雾是最浓的,从湖水中还不断冒出黑气,看这情形,海眼就在下面了。

  秋泽伸手摸了摸湖水,冰冷刺骨,顿了顿,站起身来一个猛子扎进了湖中,那冰冷的感觉瞬间就将秋泽包裹进去,这种寒冷,似乎并不及肉身,而是冷进了灵魂里。

  秋泽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到处都是漆黑的一片,却能感觉到脚底不断有黑气涌上来,他倒转身子,朝着黑湖深处游去。

  到了水中,秋泽如履平地,他的身上有余婆送给的静心珠,水自然是淹不死他的,这便是他敢来封印海眼的把握。

  听黑熊所说,从湖面到湖底需要游一两个时辰,所以才会导致封印海眼难度极大,虽然修真者实力强大,但毕竟是在深水之中憋气的时间有限,大部分的法力都用来憋气了,海眼与噬生门之间还隔着黑湖这个障碍,只要克服了这个障碍,想要封印海眼难度就会降低很多,而秋泽正好能克服它。

  不过,虽然水不能对秋泽造成任何威胁,但他的心中也是极为惶恐的。

  黑湖的水漆黑如墨,即使睁开眼睛也看不到任何东西,身处黑暗之中,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到任何事物,极为压抑,仿佛置身于冥界之中,这种压抑感会让人逐渐抓狂,而秋泽内心的惶恐便是来自于此。

  秋泽只能快速游动,才能勉强察觉到自己还活着,好在虽然看不见任何东西,但黑气在不断冒出来,他能顺着黑气流动的方向游去。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秋泽已经游得极为疲倦了,他摸黑打开了乾坤袋,从中取出太古凝霜剑,太古凝霜剑的重量不轻,有了太古凝霜剑,往下游的速度快了许多。

  秋泽一直在重复着游动的姿势,也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只觉得手臂酸麻,忽然前方出现了一点光亮,秋泽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等他仔细一看,发现前方的水不在那么漆黑,终于能看到一些东西了。

  压抑感减轻了不少,秋泽发动四肢快速朝着前方游去,再游了大概半个时辰,终于能看清前方了,他已然到了湖底。

  秋泽顿感诧异,没想到湖底的水竟然是清澈的,只是偶尔有一两股精纯的死灵气息从他的身边快速掠过,到了头顶的地方就逐渐散开,把湖水染成漆黑。

  秋泽的脚终于落了地,心头一松,抬头望去,只见在他头顶上是漆黑一片,而湖底却又清澈得很,像极了人间的白天黑夜。

  湖底甚至还生存着许多的鱼,其中有一种面貌奇特、极为骇人的怪鱼,怪鱼的脑袋上顶着一个发光的球体,正在散发着悠悠的光芒,而这些光芒则照亮了湖底,怪鱼小的有两丈长,大的足有十来丈。

  湖底世界辽阔无比,竟一眼望不到边,而湖底还生长着像是树木一样的东西,海树上结满了火红的果实,而怪鱼便以此为生,从海树丛中游过时,一口咬掉一个果实吞进腹中。

  怪鱼非常多,但它们却似乎对秋泽这个不速之客没有任何兴趣,大概是静心珠起了效果。

  除了怪鱼之外还有其它的鱼类,最多的是一种遍体漆黑的黑鱼,黑鱼就小得多了,只有巴掌大小,游动的速度极快,秋泽认得这种黑鱼,这种黑鱼是噬生门的高级弟子修习必抓的鱼,它们的体内蕴含着极为浓郁的死灵气息。

  秋泽好奇的打量着湖底世界,实在太过奇特,谁能想到冥魂岛下方的湖底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去处,生机勃勃,和死气沉沉的冥魂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感受着这个奇异的世界,秋泽慢步向前走去,而不时掠过的黑气正是从前方飘过来的。

  秋泽心中细细一算,自从他下了湖开始,到现在至少也有三个时辰了,难怪大护法慕仁不敢来,以他的修为可能只需要游一个时辰,但即使只是需要一个时辰也够他喝一壶的,游下来就耗费了不少的法力,更何况还要封印海眼?上一次封印海眼的二殿弟子们,想来大部分不是被海眼杀死的,而是被水淹死的。

  估计噬生门知道湖底还有这种去处的人寥寥无几,即使是古驰也不一定知道,这么说来,噬生门和齐云观倒是有些相同的地方。

  齐云观位于南寒山结界之中,而南寒山并不是齐云观的始祖创造出来的,而是“他”,秋泽曾听余婆说起过,南寒山是“他”创造出来睡觉的,只是不知道“他”后来遇到了什么事情,从天地之间消失了,南寒山也就变成了无主之地,齐云观的第一代掌门发现了南寒山结界之后,才在结界中开宗立派。

  南寒山之前叫什么无可考证,而这里,最开始的时候也肯定不是叫冥魂岛,想必是那一代的噬生门门主找到了这处与世隔绝的地方,才带着门人在此落叶归根。

  南寒山远远没有看起来的这么简单,而噬生门似乎也有很多的秘密。

  秋泽不用担心被水淹死,当然也不着急赶路,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奇异的世界。

  走得累了,秋泽便抓住一条怪鱼的尾巴,由怪鱼拖着游动,倒也省力,随着大鱼游了半个时辰之后,秋泽便看到了前方不同寻常的地方。

  在秋泽的前方,有几十条细细的红色怪藤,这些怪藤像是树藤一般,从湖底生长起来,细细长长,一头扎根在湖底,而另一头则在水中飘动,最末端的地方盛开着鲜红色的花朵。

  花朵足一人大小,鲜艳异常,极为诡异,开得正艳,在这奇异的世界中,显得更加的奇异了,从湖水中掠过的黑气,便是分出了一些钻入到花朵之中,秋泽看得心惊,这些花朵莫不是用来惩处噬生门弟子的?

  秋泽急忙落在了地面上,走到怪藤旁边细细查看,这些怪藤与湖底的海树并不相同,仿佛是有人刻意种在这里的,秋泽抬头望去,几十朵花全部盛开,却唯独有一朵是含苞待放的状态。

  这朵花的颜色清淡了许多,隐隐还能看到花骨朵中有个人影,秋泽微微点头,想必那人影就是紫亦了。

  据慕仁所说,噬生门只有紫亦一人在湖底静修,而噬生门弟子不是鱼,不能在水中生存,还没等到出关就被淹死了,自然要想个办法把触犯门规的弟子保护起来才行,而还未开放的花朵便是最好的地方。

  秋泽顺着怪藤慢慢爬了上去,没过多久,就爬到了花的下方,仔细一看,花骨朵中的不是紫亦还能是谁?

  此时的紫亦蜷缩在花朵里紧闭着双眼,那一股股的黑气钻进花朵之后,分散开来侵蚀紫亦的身子,随着侵蚀进行,紫亦的身子便是微微颤抖,想必是难以忍受这等痛楚。

  之前的紫亦有着一头长长的淡紫色头发,穿的衣服也是淡紫色的,但是此时的紫亦全身发黑,就连脸色也是漆黑无比,秋泽敲了敲花朵,但紫亦却充耳未闻,依旧保持着蜷缩的动作。

  秋泽再次敲了敲花朵,见紫亦没有反应,只好爬到了花朵之上,用力去掰花瓣,只要把花瓣全部掰开就能救出紫亦了。

  花瓣很柔软,秋泽毫不费力的就掰断了一瓣花瓣,还没等他庆幸,红光一闪,从花朵的最下方慢慢长出了一瓣新的花瓣来。

  秋泽诧异片刻,再次用力去掰花瓣,但却无济于事,他掰掉一瓣花瓣,很快就会长出另一瓣花瓣来,随着他掰花瓣的动作,反而吸引了更多的黑气钻入花朵之中,紫亦的脸色变得更黑了。

  秋泽赶紧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如此一来,不但救不出紫亦,反而是害了她,这花朵仿佛是以黑气作为养分的。

  秋泽只好坐在了花朵上想办法,花朵随着湖水流动,也随波漂浮,秋泽眼前一亮,急忙顺着怪藤爬了下去。

  到了湖底,秋泽不再迟疑,举起太古凝霜剑猛砍怪藤的根茎。

  怪藤极为怪异,虽然只有秋泽的手臂大小,但秋泽一剑砍下去竟然没能将它砍断,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痕迹。

  秋泽诧异片刻,随即往太古凝霜里注入了法力,再次挥砍,有了法力的加持,痕迹更深了一些,可还是无法把它砍断。

  为了救紫亦,不得已,秋泽只好使尽全力,一剑又一剑的砍在怪藤上。

  如果在水中会流汗的话,秋泽早已大汗淋漓,他心中暗骂这怪藤实在比铁还坚硬,即使锋利如太古凝霜,也奈何它不得,只能一点点慢慢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