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无辜清白

  你确认没理解错这四个字的含义

  有人拿刀逼着你的脖子让你用灵石买旗子了吗你还无辜清白不要脸

  端木副掌院等人注意的则是“明事理重规矩”,听她这意思,如果不让她们进入上院,他们就不明事理,不重规矩了

  萧副掌院脸色阴沉的说道:“任凭她说的天花乱坠,她们两人这成绩来的也不光明正大,众位,我建议把她们退回下院。”

  其他五位副掌院说实话,也觉得云初玖和丁温柔她们这纯属是投机取巧,确实没有资格进入上院,但是又偏偏被她们钻了空子,实在是左右为难。

  端木副掌院沉吟片刻,说道:“既然我们难以决断,不如将此事禀告给谷院长,众位觉得如何”

  其他几人当即点头同意,总算把这烫手山芋丢出去了

  当即,端木副掌院拿出身份玉牌将事情禀报给了谷院长。

  另一边,谷院长正在上院的后山挨训。

  谷院长像只鹌鹑似的站在那里,在他面前站着两位老者,其中的高个老者指着谷院长的鼻子正在怒骂:

  “你身为十方书院的上院院长,又是十方书院的总院长,自己的影卫被人掉了包都不知道,你脖子上长的是猪脑子吗”

  “若不是贺伯贤凑巧发现了那具尸体,恐怕你被人砍了脑袋都不知道

  你说你如此的粗心大意,假若劫难来临,十方书院岂不就毁在你的手里真是气煞我也”

  谷院长被训的跟孙子似的,不停的擦拭头上的冷汗,一句话都不敢替自己辩驳,谁让骂他的人招惹不起呢

  “行了,谁都有大意的时候,再者那些影卫平时都很少露面,他没发现也不奇怪。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你再骂他也没用,我们马上就要闭关,你还是和他说些正事要紧。“矮个老者劝道。

  高个老者瞪了谷院长一眼,这才说道:“我们闭关之后,你要密切关注饕餮的封印情况,不过也不必横加干涉,该来的总归会来。

  书院的学生这些年过的太安逸了,如果真的有劫难来临,根本就不济事。

  找个机会把他们丢到六合水榭上去,让他们长长见识。”

  谷院长猛然一惊,讷讷道:“六合水榭与饕餮的封印相连,其中的妖兽很多都沾染了饕餮的凶戾之气,就算是讲师也未必能全身而退,如果让学生们去六合水榭历练,恐怕”

  “哼你懂什么生死存亡之际才能激发他们的斗志和潜能,要不然养一群小绵羊有个屁用”高个老者怒斥道。

  谷院长一缩脖子,不敢再言语了。

  “行了,我们要闭关了,如果不是紧急的事情不要打扰我们,滚回去吧”高个老者没好气的说道。

  谷院长规规矩矩的行礼告退,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才发现身份玉牌一直在颤动个不停,刚才倒是没注意。

  他听到里面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把人退回下院,但是听到两名学生的名字,他改变了主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