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正不知所措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那只吸血毯竟然突然伸出两条腕足出来,将一艘船直接掀翻在了水里。

  瞬间就有几个人被吸血毯裹挟住了,很快就变成了几具干枯的尸体,甚至连惊叫声都没能发出来。

  众人急忙用各种攻击牵制那只吸血毯,掉进水里的那些人这才趁机爬上了剩余的两艘船。

  齐天辉也在落水之列,脸色惨白,他歇斯底里的对着云初玖怒吼:

  “云初玖,你不是聪明吗你倒是想办法啊难道眼睁睁看着我们送死吗”

  云初玖都气乐了

  这个齐天辉八成是猪脑子,她也在船上,自然要想尽一切办法,要不然她自己也得死好吗

  只是,她实在是没想出来什么好办法。

  这吸血毯体型扁平,而且非常的大,无论是灵力兽还是各种灵力攻击对它的效果都十分有限。

  再加上它有吸盘和腕足,十分的难缠。

  要是在陆地上,众人自然是不怕它的,坏就坏在此时是在沼泽之中,众人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云初玖观察了这么半天,也没能找到这吸血毯的弱点。

  但是,她知道,这吸血毯一定是有弱点的,只是它的弱点到底是什么

  云初玖还没有想出什么头绪,那只吸血毯已经朝着她所在的船伸出了腕足,想要将船只掀翻。

  好在驼老用尽全力挥出一掌,将其中的一只腕足打偏,这才逃过了一劫儿。

  船帮上的狗尾巴草一直在看热闹,这货已经把小金库嘚瑟的差不多了,就算想帮忙也帮不上。

  这货本来想主动请战来着,但是一想之前云初玖对它的态度,顿时就打消了念头。

  哼

  它要等臭丫头主动求它,它才出战,免得以为它狗尾巴好欺负

  云初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倒不是害怕而是急的,如果再想不出办法,他们这些人都得被这吸血毯吸干血液。

  这该死的吸血毯和世俗界的水蛭一样的恶心

  云初玖想到水蛭,突然心里一动,她记得水蛭是怕盐的,因为水蛭没有皮肤,一旦沾惹到足够分量的盐就会脱水而亡。

  这吸血毯会不会也怕盐呢

  她现在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拿出一盆食盐朝着那吸血毯就扬了过去。

  那只吸血毯正伸着腕足准备攻击穆掣录他们所在的船只,那些食盐落在它身上之后,它当即缩回了腕足,并且慌乱的潜入到了水里。

  云初玖当即大喜过望,对着众人喊道:“它怕盐它怕盐要是它再露出水面,用盐扬它”

  众人也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只是听到云初玖的话之后,他们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

  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储物戒指里面最多也不过几斤盐而已,有的只有几两,毕竟盐只是调味品,谁没事儿会带很多盐在身上啊

  云初玖似乎看出了他们的心思,当即丢给了穆掣录他们十几麻袋食盐,豪气万千的说道:

  “放心我这里有的是要多少有多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