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氏心里一喜,面上却淡笑着说道:“你个小丫头净胡说,这王府的大小事情都被郑氏掌控着,怎么可能会分给我一些?”

  “三婶,她郑氏再飞扬跋扈,上面不还有祖母吗?反正我听说祖母打算把府里人的衣衫还有胭脂水粉采买要交给您。”云初玖笑眯眯的说道。

  贺氏一听,不由得隐隐激动起来,这两个都是有油水的差事,虽然她并不差钱,但是谁会嫌钱多啊!

  再说,只要她管了这两件事务,就可以安插自己的人,无论怎么说,都是天大的好事。

  云初玖瞥见贺氏眼睛里面的喜意,轻声叹了口气:“三婶,有些事情我不说,您也都是知情的。我在这云王府里面,只有祖母和三婶你能依靠。我但凡能够帮忙的,绝无二话,还请三婶以后多看顾我一些。”

  贺氏心里转了几转,她和郑氏本来就不对付,这个小九丫头虽然势单力孤,但是她背后有老王妃,倒是可以合作一下,反正也不搭什么。

  贺氏想到这里,笑着说道:“你这孩子,三婶自然会照看你的。”

  云初玖展颜一笑,压低了声音:“三婶,有些大逆不道的话,我也就只能和你说说。我听说太子之位不那么牢固,他之所以看上夕月姐姐,无非是为了大伯父手里的云家军。换句话说,谁掌握了云家军谁才是这云王府的主人。”

  贺氏陡然一惊,显然没想到云初玖竟然把话说的如此直白,不禁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小九,你,你什么意思?”

  “三婶,我没什么意思,只是做事情要抓住命门才行,要不然后宅的一些小打小闹真的没什么用。再有,三婶,你也不必顾忌我,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小丫头能做什么?!”云初玖一脸坦然的说道。

  贺氏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一直以来压制的念头再次升腾起来,几乎声音微颤的说道:“你,你有办法得到云家军的虎符?再说,即便得到虎符,也没用啊,云家军哪里就会听从你三叔的命令?!”

  “三婶,有些事情我不说你也是知道的,祖父现在对大伯父已经失望透顶,现在之所以没有上奏折废掉大伯父,无非就是忌惮他手里的虎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