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临川梗着脖子不忿的说道:“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阎盟主既然让你们散修联盟镇守这里,怎么会还派别人在马蹄坳驻守?!哼,我不信!”

  “这倒不是什么小人君子的行为,只不过是为了以防万一。要我是阎盟主的话,我也会这么做。

  毕竟煞风口这么重要的关口,自然要慎之又慎。既然你不信,那你现在就去看看。”云初玖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看就看!如果马蹄坳没有驻守的队伍,你就真的把盟主职位让给冷副盟主?”安临川觉得这个冷小九说的简直是一派胡言,阎盟主根本不会这么做。

  “当然是真的,不过,如果马蹄坳真的有驻军,你怎么说?”云初玖似笑非笑的看着安临川。

  安临川冷哼了一声:“任凭你处置就是!”

  一刻钟之后,安临川蔫头耷脑的回来了。

  云初玖勾了勾嘴角:“安少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本盟主之所以留下五个营的兵力镇守煞风口,一来笃定魇族不会从煞风口进攻,二来,即便本盟主判断失误,还有马蹄坳驻守的兵力,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

  安临川脸红的跟煮熟的虾米似的,干巴巴的说道:“就算我错了,总行了吧?!要杀要剐随你就是。”

  “本盟主不和你做口舌之争,只是希望通过这件事情让你长长记性,说话之前先要过过脑子,不要想当然的大放厥词。”

  安临川嘎巴嘎巴嘴,愣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说什么?道理都在人家手里,他要是再多说就是自讨没趣。

  冷奎等人现在也无话可说,他们嘴上不说,心里也不由得不服气,这个小丫头竟然连马蹄坳驻军都能猜出来,实在是心思通透。

  冯智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盟主,虽然有马蹄坳的补防,我们不用担心煞风口被攻破。但是黄泥垛距离我们这里将近一百里地,我们贸然过去的话,黄泥垛的驻军会不会心生不满?”

  云初玖笑了笑:“心生不满是一定的,如果是心胸狭隘的说不定还会恨上咱们。所以,咱们现在不能过去,只需做好准备就可以。

  等到有风吹草动的时候再赶过去,不到半个时辰就能赶到,完全来得及。”

  冯智等人除了点头称是,也没什么话说,心里却彻底收了轻视之心。

  散修联盟的人见他们的小九盟主,连安临川这个混元宗的亲传弟子都敢揍,顿时更加乖巧了。

  如果他们的小九盟主说天上的月亮是方的,他们也不会有半点的质疑。

  一连三天过去,一切风平浪静,魇族始终没有动静。

  云初玖这货不禁嘟囔,她还没亲眼见过魇族,对魇族的了解只限于纸面,也不知道这所谓的魇族和人族有什么具体不同。

  安临川这货记吃不记打,在一旁撇着嘴说道:“你连魇族都不了解,就跑来对战了?胆子还真大!”

  云初玖瞥了他一眼:“既然安少侠了解,那就给本盟主解解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