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和安临川看着大鱼的骨架,都觉得非常有成就感。

  “小九师妹,我这几天想了一下,说不定当时这条大鱼正在海里游啊游,然后突然山崩地裂,它就被困在了山石当中。

  上面的天坑口就是这大鱼当时跃起撞击而成,旁边的缺口估计也是这样形成的。

  只不过,它最后筋疲力尽还是没能逃出去,只能赖它自己命不好。”安临川靠坐在旁边的石壁上,望着头顶的缺口说道。

  云初玖没说话,沧海桑田,当初这条大鱼说不定在海里也是一方霸主,最后不也成了这么一副骨架?

  所以,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早晚都是死,又何必辛辛苦苦的修炼?还不如早早的就死了算了!

  安临川说完之后半天没听见云初玖说话,转过头一看,只见云初玖双眼呆滞的看着大鱼骨架,安临川一惊:“小九师妹?小九师妹?”

  云初玖依然没有反应,呆愣愣的望着那具大鱼骨架。

  安临川心里一慌,也顾不得什么男女之防,用手去拽云初玖的胳膊:“小九师妹,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啊!”

  云初玖被他这么一拽,这才缓过神来,心里一惊,刚才她为什么会有那种消极的想法?这根本就不像是她的性格。

  人为什么活着?理由有千万种,可以是亲情、友情、爱情,更可以是自我的提升和实现,更可以是为了某种精神,人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所以,她怎么会生出早晚都会死,这种消极的念头?

  难道是怪草?

  丹田之内的怪草连连摆动叶子,这次可真的不是它干的!自从这货在云初玖的幻境窥见云初玖没忍心杀它之后,这货已经把仅有的那一分歹意也消除了。

  云初玖眯了眯眼睛,然后看向了那具大鱼骨架,难不成是它捣的鬼?

  可是,她看了看旁边的安临川,如果是大鱼骨架捣的鬼,为什么这个二缺不受影响?

  云初玖看了看,终于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她和安临川唯一不同的地方时,安临川之前是靠坐在石壁边上的,而她则是坐在了一块石头上面。

  这块石头之前埋藏在众多骨头的下面,云初玖和安临川清理骨头的时候把它露出来了。

  云初玖之前查看过,这块儿石头真的只是石头,并非鱼骨,所以就一直没动它。

  安临川见云初玖盯着那块石头,也凑了过来:“小九师妹,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云初玖有心想做个试验,然后就说道:“安师兄,你坐在这块石头上,看看那大鱼骨架,看看有什么感受。”

  安临川不明所以,稀里糊涂的坐在大石头上,看着前面的大鱼骨架。

  这货最开始还是一脸的茫然,看着看着脸色就变得有些沮丧起来,眼神呆愣愣的。

  云初玖基本已经确定了心里的想法,一把将安临川从石头上面拽起来,喊了几声,安临川还是没能清醒过来。

  云初玖没办法,只好狠狠的踹了这货一脚。

  安临川哎哟了一声:“小九师妹,你踹我做什么?”

  “安师兄,你刚才看着大鱼骨架有什么想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