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九不知道她现在已经被嫌弃的不要不要的,这货正在自省洞里面琢磨怎么出去。

  她对夏侯掌门等人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这是数万年前的阵法,即便能找到破解之法,没有个一年半载的时间也够呛。

  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还要和小白脸约会呢,她可不想在这里面被困着。

  况且,这时不时的灵力攻击实在是要命,即便她有很多防御灵器,也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炸洞的话是下策,因为根据夏侯掌门所说,一共有二十个自省洞,这要全都炸完,估计得好几天的时间。

  而且,符篆不要钱啊?符篆纸也不便宜好吗?

  到底,怎样才能出去呢?

  云初玖皱眉想了想,这里面问题的关键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被关的期限变成五百年?还有,为什么她炸了十一号自省洞之后会转移到了现在这个自省洞?

  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有果的,到底是谁在从中作梗?

  云初玖觉得自省洞应该是没有器灵的,因为任何一个器灵都不会任由她把自省洞炸成那样还不出手,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云初玖想起了上古剑冢的事情,当初上古剑冢好端端的突然自我崩塌了,虽然后来没查出来什么原因,但十有**是神魔殿做了手脚,难不成这一次又是神魔殿的手笔?

  这倒也说得通,之前在混元宗的那个黎长老就是神魔殿的人,说不定弑元宗也有神魔殿的人。

  当他得知她将会被关进自省洞的时候,就把自省洞的阵法做了手脚。毕竟神魔殿的人似乎对上古阵法非常的精通。

  那么,如果想出去的话,突破点不应该放在传送阵上,而是应该放在自省洞的阵法上面。

  云初玖把自己的猜测和夏侯掌门说了一遍,夏侯掌门心里一惊,他现在完全不知道宗门之内,到底谁是奸细。

  并且,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以来,他们只知道传送阵的位置,根本不知道自省洞的阵盘在哪里。

  云初玖暗戳戳的想,一定是当初鸿源老组着急去找元天老祖一较高下,所以很多事情都没有交代清楚。

  比如,自省洞的阵盘所在,比如金峰的那个牌匾,说不定这弑元宗还有不少悬案呢!

  云初玖叹了口气,找不到阵盘的位置,看来除了炸洞没有什么好办法了。虽然一定会浪费不少符篆,但还是小命重要不是?!

  云初玖决定再给夏侯掌门一点时间,反正也不差这几个时辰。

  自省洞外面,景长老正和弑元宗的几位精通阵法的长老正在研究传送阵,景长老紧皱眉头:“这传送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能不能让人你给我演示一下结印的过程,我看一下?”

  这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于是一位长老把看守传送阵的那几个人叫过来,让他们演示一下。

  那几个人赶紧过来演示,他们也希望传送阵能够修好,毕竟看守传送阵算是一件美差,如果丢了实在是可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