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毛线球,你可要想好了!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世上可没有后悔药!”

  毛线球高兴的蹦跶了好几下:“不后悔!不后悔!主人!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云初玖心里的小人乐的满地打滚!

  哈哈!只要我收了这秘境,姐就是地主了!这里面的灵药、妖兽通通都是我的了!哈哈哈,我要发大财了!

  云初玖好不容易把翘起的嘴角给憋了回去:“毛线球,那咱们怎么结契呢?”

  “主人,你不能和我结契,你要和太虚镜的本体结契才行!你随我来!”毛线球虽然看起来蠢萌蠢萌的,但是在秘境之内还是神通广大的!毛线球一挥爪子,云初玖就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象变了!

  在自己的面前是一面巨大的镜子!

  古朴苍凉的气息笼罩了整个空间,镜面一片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到,镜子周围装饰着古朴繁复的花纹,如果细看就会发现,这些花纹和秘境入口柱子上面的花纹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镜子上有八处豁口,影响了整体的美观!

  “主人,你把血滴在那朵莲花的花心里面!”毛线球指了指镜子边上的一处纹饰说道!

  云初玖点了点头,咬破食指,将血滴在了莲花花心里面!

  谁也没有想到,变故突生,镜子突然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云初玖的手指牢牢吸附在了花心上,不停吸吮云初玖体内的鲜血!

  “靠!毛线球,你坑我!”

  毛线球都要哭了:“主人!真的不是我!可能是你的血太香了!”

  云初玖气的直抽抽!这货一咬牙,这么下去我非得被吸成木乃伊不可,罢了,大不了这根手指不要了!云初玖拿出大菜刀,就要把自己的手指砍断!

  这时,丹田之内的怪草发威了!

  一滴清凉的液体从云初玖的食指上面流了出来!

  太虚镜似乎很是惧怕这种液体,猛地就松开了云初玖的手指!

  云初玖一屁股跌在了地上!

  “你个王八蛋!居然想吸老娘的血!你个破镜子!我砸了你!我让你碎成一百零八瓣儿!”云初玖举起擀面棍就要砸镜子!

  镜子突然白光一闪,体型骤然缩小,悬浮在了半空中,然后快速的隐入了云初玖的眉间!

  “你给我滚出来!居然还敢跑老娘的身体里面!我饶不了你!”云初玖简直要气炸了!

  云初玖用神识一内视,懵逼了!

  只见,那枚小巧的镜子已经在丹田安家了!!!

  好嘛,自己的丹田除了霹雳巴拉的紫色小闪电之外,一边被那棵怪草占据,一边被这枚太虚镜占据,你们特么到我这里占山为王来了?!你们都经过我这主人的允许了吗?!

  云初玖正懵逼的时候,毛线球嚷嚷道:“主人,契约已成,这秘境马上就要消失了!我现在送你出去!”

  云初玖还没咂摸过来这话的滋味,就觉得一阵眩晕!

  秘境之外,天门派和灵华宗正在统计弟子们的成绩!

  天门派的张长老虽然难过孙子的陨落,但也只好接受现实,于是就开始把怨恨迁怒到了灵华宗身上!要不是因为他们,独孤掌门就不会派我们也这个时候来试炼,如果不是这个时候来试炼,我的孙子就死不了,所以都是灵华宗害的!

  “萧长老,你们灵华宗这批的弟子确实不怎么样啊!灵力等级低不说,这实战本事更是差劲!你们这积分比我们天门派少了足足两百万!上一次你们靠那个云初玖不入流的手段赢了我们,这一次你们输定了!”张长老不屑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