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娘娘,您躺赢了 > 第379章 权,这些年来我很想你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娘娘,您躺赢了!

  大燕流行斗兽,便是皇都也经常有斗兽表演,以供上流取乐。

  姬权是从斗兽的奴隶起来的,便是成大燕的斗兽战神,在大燕贵族眼中,他也不过是个斗兽的奴隶质子。

  他是得不到真正尊重的。

  后来大燕国得了一头鸿蒙巨兽……那巨兽只要爪子一挥便能怕死十余人。

  成千上万的斗兽奴隶死在了它的爪子之下。

  那个时候,贵族们便是想起了这位‘斗兽战神’。

  威逼利诱的要拉姬权去斗鸿蒙巨兽……

  女孩儿怕了,怕他真的会去。

  所以她四处求人……最后,是燕乔萝给了她希望。

  想起燕乔萝,燕云也是脸色难看的。

  燕乔萝看上了姬权,无奈得到的全是他的拒绝……身边还一直跟着个漂亮女孩儿。

  或许是因爱生恨……她便趁机带女孩儿去见了当时最权贵的玄武大将军。

  告诉她,只要讨好了玄武大将军,姬权便是不用去参加斗巨兽的。

  那女孩子啊,明明经历了那么多的世间险恶,却偏生还那么单纯……燕乔萝的话也是敢信的。

  在玄武大将军的府上,她成了众权贵宣泄的玩具……

  那夜的男人……老的少的,足有十二人。

  十三岁的长孙姻,便是死在了惨无人道的蹂躏之下。

  怕是姬权和长孙秀儿至今都不知道,当年的始作俑者其实是燕乔萝。

  燕乔萝已经死在了奢比尸天池中,此事便也是没再提的必要了。

  燕云现在回想起来,心头是有些愧疚的……

  当年他明明撞见了燕乔萝带长孙姻去玄武将军府……却是没能拉她一把。

  或许,那单纯的女孩子便是不用死了。

  谁叫他……当年也是厌恶姬权的。

  他现在只敢拄着拐杖站在一旁,这些日子以来,他时常在反省自己,反省大燕。

  便是越发的发现,大燕到底是一个怎样黑暗的存在。

  姬权当年从那也的黑暗之中一路往上爬,是多大的勇气和魄力。

  燕云发现,原来,早在当初的时候他就输给姬权了,输的彻彻底底。

  ……

  另一旁,姬权已经垂下了剑,看着长孙秀儿,“朕放你走。”

  长孙秀儿立即凝起了眉,不知道他这是何意。

  随后又听得姬权说道,“只要你交代清楚……背后的势力的一切。”

  听此,长孙秀儿立即冷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到底还念着情谊的……便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吗?”

  此刻他才是明白,这么久以来,姬权都是在放长线钓大鱼。

  他敢放心的将独孤星阑一人留在帝都皇宫,便也是笃定了此次讨伐大燕,他会从中动手的。

  而他就是那长线……他任由他暗地里搞动作,便是要将他逮个正着,还要就此逼他交代出修罗殿的一切。

  大周的皇帝陛下啊……到底还是无情的,又怎可能因为曾经的情谊而真的放过他呢?

  长孙秀儿心头苦笑,“陛下到底还是惧怕境外势力了?”

  “不急……那势力比你想象中可要强大的多……他们不会罢休的,只要你不死,大周不灭,便是会生生世世纠缠你的。”

  “这世上,可不止我一人想你不得善终啊。”

  脸上的眼泪已经干涸,他又是咧着嘴笑的阴森。

  “修罗殿的主人到底是谁,跟朕,跟大周又有什么过节?”姬权声音沉沉,若是换做其他人,此刻他定然已是严刑逼供,可偏偏这个人是长孙秀儿。

  陛下已是极强的,可关于境外这个修罗殿,他的暗卫所查到的有用消息并不多,只能说是一个极其神秘的组织。

  组织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是很强的。

  像是贤太妃,老僵尸,安阮之流,顶多只能算是修罗殿中极不起眼的小棋子。

  即便是这几颗不起眼的棋子,便已是搅的不得安生。

  若是没有足够的应对,恐怕整个大周都是在未知的危险之中。

  他阴沉沉的看着他,只见长孙秀儿一双眼都失了光。

  “陛下抓了安阮逼供,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东西叫禁言术?”长孙秀儿状若疯癫。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那陛下最好离臣远一些……或许等下你就会听见我的脑子……‘嘣’的一声爆了……”

  “哈哈哈哈哈。”

  他仰着头笑着,“你说有趣不有趣,你不杀我,却又要逼问我修罗殿的下落,这不就是逼我去死吗?哈哈哈哈哈,姬权,你当真是个矛盾的人啊!”

  长孙秀儿正笑着,独孤星阑的手中已是捏起了一张符。

  禁言咒这种东西……并非没有破解之法。

  她刚一捏起符咒,便听得一道声响。

  “哥哥。”

  很温暖的一道女声,从寝宫外传进来的。

  便是这轻轻的一句,让姬权,长孙秀儿,甚至是独孤星阑都回了头。

  随后就只见得一双莲花的绣鞋踏进了寝宫大门。

  再然后,映入眼中的便是一个穿着蓝白衣裳的少女。

  大冷的冬天,她穿的极单薄,里层是浅蓝色的布,外层是白纱,蓝和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而她的皮肤很白……白的没有血色,偏又涂了鲜红的口脂,似是要遮掩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

  她有一双远山黛眉,淡淡的。

  她的眼睛不大,弯弯的,配上哪一双远山眉,便是说不出的温柔。

  她满头长发,只扎成一条麻花辫,垂在肩前。

  一步踏出,脚踝上的铃铛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来。

  这是一个极其清纯的女孩子……

  从独孤星阑跟前经过的时候,她甚至停留了下来,特意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她。

  旋即又迈了步,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铃铛声,走到了长孙秀儿和姬权身边。

  看了看他们,她是第一时间靠近姬权的。

  垫着脚,伸手勾上他的脖子,紧紧的抱着他,将头埋在他颈窝间,轻声说道,“权,这些年来我很想你。”

  她的身高只到姬权的肩,便是搂着脖子抱着他,就已经很吃力。

  可她又凑了唇上去,在他脖颈的伤口上轻轻一吻,“权,你受伤了,是不是亲亲就不会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