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其他类型 > 木叶之忍道 > 第两百二十章 贯彻忍道的人
  “鼬?”

  “嗯。”鼬从止水家里出来后满怀心事的往家里走,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是泉啊,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吗。”

  “我今天帮麻生奶奶找到了走丢的小猫,她留我在她家吃晚饭,后来我又帮她做了一些家务,所以回来得有些晚了。”宇智波泉开心的说着自己一天的经历。

  宇智波泉跟鼬是同期生,父亲并不是宇智波一族成员,九尾之乱的时候不幸死去,泉因为目睹了父亲的惨死,开启了写轮眼,随后跟母亲重新回到了宇智波一族生活,但是她并不会使用写轮眼,仍旧走体术的路子,现在是刚从毕业没多久,做的也都是下忍常见的工作。

  “鼬呢?”

  “哦,我睡不着,出来走走。”鼬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真是一点都没变呢,你以前在学校就这样,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思考。”

  宇智波泉听出来了鼬似有难言之隐,第一次注意到对方就是因为这家伙特立独行,没事就一个人坐在大树下思考人生,“有什么烦心事也可以说给我听听哦,虽然未必能帮得上忙。”

  “没什么事,就是家族安排我出一个长期的驻守任务,我有点担心家里罢了。”鼬缓缓说道,成人的世界,说给小孩子听也理解不了吧。

  “驻守任务很枯燥吧。”

  “还好了……忍者的工作本来就是枯燥的……就在这里分开吧。”到了岔路口,鼬率先说道。

  “在外面执行任务要注意安全哦。”泉叮嘱道。

  “嗯。”鼬的心思明显不在这里。

  泉深深的看了鼬一眼,转身离开,虽然她很想再跟鼬多说两句话,可是她知道鼬喜欢安静,她曾多次试图走进对方的世界里,但很可惜,这扇大门太高太大,她推不动。

  “泉”

  背后传来鼬的声音,泉转过头看着鼬。

  “以后家族的事情你不要参与进去,任何事情!”

  “噢……”

  泉虽然不明白鼬为什么这样要求她,可她知道是为了她好,她不是正统的宇智波成员,连集会都没资格参与进去,虽然开眼了,但是没人教她怎么使用,各种原因,就是想参与也没机会,鼬这么说是以防万一。

  “走了。”鼬说完就转身往家里走去了。

  “唉!总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宇智波泉有些失落的想道,每天帮助找丢失的宠物、除草、打扫卫生之类的,虽然报酬很低,但是也帮助了很多人,她觉得过得挺充实的,为什么鼬就不能像她一样呢?

  第二天,鼬就收拾了东西,前往汤之国执行驻守任务了,告别了家人之后,独自离开了村子。

  “鼬”止水背着太刀,双手插在口袋里,倚靠在道路旁边的大树上。

  “原来你到村外来了,怪不得我没找到你呢。”鼬临走时还特意去了止水家里一趟,结果没见着人。

  “一大早,我就出来等你了,特意给你送行。”止水道。

  “其实也没什么危险,真正该小心的是你,止水。”

  鼬也不是第一次执行任务了,以他如今的实力,足以应付大多数情况了,“我早上出门,发现族地外面有人在监视,似乎是暗部,看来村子已经知道了族里的事情。”

  “这是必然的,那么明显的异常举动,村子不可能注意不到,而且这两天村子里驻留的忍者也在增多,总之接下来这段时间,会很难熬吧。”止水显得有些憔悴,看来昨天晚上似乎没有睡好。

  “止水……”鼬迟疑了一下,犹豫不决的样子。

  “嗯,怎么了……?”

  鼬想起了他的父亲问他的问题,他心里感到迷茫,一边是家族,一边是村子,这让他非常纠结,不知道该不该问止水这种敏感的事情。

  “这可不像你,鼬。”止水似乎已经猜到了鼬想问什么,他也想了好久,已经得出了答案。

  “我就是想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家族和村子对立的话,你会站在哪一边?”鼬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最好是不要发生那种情况。”止水随即摇了摇头,有些自嘲的道:“呵……,目前看来,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如果村子发生内乱,敌对忍村很有可能挑起战争,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牺牲,现在的和平来之不易,我希望村子能一直保持现在的状态,大家都能安静的生活,维护村子的安定繁荣正是身为忍者的责任。”

  “做一个无名的忍者,在背后默默地守护村子,哪怕是奉献自己的生命,也是值得的,这就是我的忍道。”

  鼬注意到止水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非常的坚定,没有一丝的犹豫,哪怕敌人是亲人、朋友、老师也不会退群,这需要勇气和决心,他曾听人说过,能贯彻自身忍道的人,将来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忍者。

  每个人都有梦想,都规划过自己的人生,可是绝大多数人走着走着就迷路了,偏离既定的航线越来越远,可能是暴风雨太多、太强,也可能是缺水少粮,坚持不下去了,最后干脆随波逐流,管他东西南北,都无所谓,我就躺在船舱里睡觉,随你把我带到哪里去,世界那么大,人生那么短,怎么可能看得完所有风景,哪里不是过一辈子,我就到此为止了。

  “我明白,时间不早了,我出发了。”

  鼬已经知道了止水的选择,而他的选择要在这次任务中得出,这也是他父亲派他执行这个任务的原因之一。

  “好的,路上小心。”止水挥了挥手,看着鼬消失在视线的尽头,才转身离开。

  清晨的阳光斜照在鼬的背影上,是那样的明亮,而鼬也像是一个旅人,开始了他的旅途,等他再次回来的时候,他就会真正的明白忍者的意义。

  三天之后的晚上,有人敲响了止水的家门。

  “团藏大人要见你。”带着面具的根成员说道。

  “有什么事吗?”

  止水一开始以为是暗部,现在发现是根的人,心里有些警惕,上次在水之国他可是被根的人截杀过的。

  “团藏大人要我转告你,他要跟你‘好好’谈谈宇智波一族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