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三十八章 引路人
  项麻子故意向前跑了几步,只见那黑影突然也向前移动了一点距离,这时项麻子回过头来对众人说道:

  “你们看,被我说中了吧!”

  三人走到项麻子身边,莫奈何看了看前面的黑影,顿觉像是触电了一般,头皮发麻,脸色惨白,嘴唇微

  微有些发抖。项麻子看了他一眼,问道:“你龟儿干什么,该不会是被吓得尿裤子了吧?”说完他还特意

  朝着莫奈何的裆下看了看。

  莫奈何咽了一口唾沫,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前面的东西是鬼是鬼啊!我时候听人摆过龙门阵(

  摆龙门阵也就是闲聊,跟唠嗑、侃大山一个意思!)说是隔壁村子有个割猪匠喝了酒走夜路回家,在路上

  这个割猪匠就看见有个老太太走在他前面,他想上前去看看究竟是谁,然而无论他怎样追赶,始终追不上

  那个老太太。第二天割猪匠就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没过几天,阎王爷就到他家点名,割猪匠莫名其妙的

  就撒手归西了!”

  项麻子拍了一下莫奈何的脑袋,笑着说道:“那都是裤裆里拉二胡——扯卵谈,吓唬三岁孩还差不多

  ,也不看看你麻子爷是干什么的,别怕,就算是鬼,我也把它给捉了!”项麻子向来都是一个胆大包天的

  人,用他的话来说,这个世界上能吓到他的东西都还在娘胎肚子里呢!

  项麻子站在原地顿了顿,心说既然老子追不上你,就让子弹来招呼你一下吧!想到这里,只见他举枪就

  要扫射,一旁的谢北黎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别开枪,你再仔细看看那黑影的手!

  ”

  听了这话,项麻子愣了一下,随即看向黑影的手,在狼眼战术灯的照明下,他隐约看见那黑影的手重复

  做着一个“过来”的手势,项麻子见状大怒,骂道:“他娘的,还敢挑衅!”

  谢北黎不以为然,摇头说道:“不,它好像不是在挑衅,而是在示意让我们跟着它!”

  项麻子看了看谢北黎,又看了看前面的黑影,说道:“啊?让我们跟着它?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

  还能跟鬼心有灵犀不成?”

  谢北黎懒得搭理他,上前两步,然后回过头来对众人说道:“走,跟着它,看看这个鬼究竟要把我们带

  去哪里!”

  在那个黑影的带领下,一行人在洞里拐了几个弯,又下了几个坡,最后来到了一间石室中,那个黑影就

  此消失不见了!项麻子点燃了一根冷烟火,石室瞬间被照的通亮。众人四下打量了一番,只见有四根巨大

  的铜柱立在石室的四个方位上,铜柱上有很多分支,这些分支弯曲向下,上面还吊着几只铜猴,栩栩如生

  。抬头看去,上面是一个拱形的弧顶,弧顶上画着一只巨大的怪鱼,那怪鱼张大的嘴巴就好像要把石室吞

  掉一样。石室的四周也都是一些怪模怪样的壁画,这些壁画中的内容基本上都是鱼,有的长着巨大的脑袋

  ,有的长着翅膀,有的挺着大肚子,像是怀胎的孕妇一样。

  项麻子走了一圈,除了这些怪模怪样的壁画以外,什么都没发现,有点泄气,说道:“二货将军,你说

  那鬼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方来作甚啊?他娘的空空如也,一件名器都没有,该不会是在耍我们吧?”

  就在这个时候,莫奈何突然一愣,指着一边的壁画说道:“你们看看这幅画上的鱼跟葬在瓷棺中的那条

  鱼是不是一模一样啊?”

  其他三人闻声都围了过去,仔细看了看莫奈何所指的那幅画,果然,壁画中的那条鱼跟之前他们在瓷棺

  中看到的鱼一模一样。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吴教授突然开口说道:“瓷棺葬鱼,这鱼究竟是来自哪里呢?

  或者它代表着什么呢?”

  三人相视一眼,也不知道吴教授这话的意思,项麻子笑了笑,说道:“那还用说,鱼肯定是从水里来的

  ,难不成它还能像我们这样在陆地上生活吗?”

  吴教授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只见他一愣,邹起眉头说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在那瓷棺上面看到的

  三个字是什么?”

  莫奈何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武郎青,我记得很清楚!怎么了?吴教授。”

  “你们可能不知道,在民间有一个传说,说是古时有一条河,河的源头是一个无底洞,被人们称作为天

  坑,只要是进入天坑的人就再也没有出来过。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从天坑里面跑出来很多怪鱼,

  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些怪鱼出洞以后化作了人。这些鱼化身成人以后建立了一个神秘的组织,到处为非作歹

  ,在当时,人们称这个神秘组织为地狱的恶鬼,而那个天坑就是连接地狱的通道。后来,有一位叫做彭都

  督的奇人现世,用自己的灵魂将这群恶鬼封印在了天坑之中。据古书记载,这条从天坑中流出来的河名为

  鬼河,鬼河距此不远。而且,这个神秘组织的头领就叫做武郎青。”吴教授说的很认真,仿佛他亲眼看到

  过怪鱼从天坑里飞出来一样。

  三个人听得津津有味,见吴教授没有再往下说,项麻子清了清嗓子,说道:“灵魂封印?我说吴教授,

  你怕是说看多了吧,这事你也信?”项麻子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故事可能还没完,按照套路,接下

  来的剧情应该是地狱的恶鬼打破了封印,再次回到人间,祸害苍生。最后,这个叫做彭都督的后人经过各

  种磨炼,习得一身本事,将这群恶鬼又赶回了地狱!咳咳这他娘的都是说中的情节!”

  吴教授被项麻子的话气得不轻,正要与之争论,莫奈何却突然说道:“你们你们有没有听到有人在咳

  嗽?”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项麻子说道:“我说渣渣莫,你龟儿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这里就我们

  四个人,除了我们的说话声哪还有人咳嗽啊!”

  莫奈何愣了一下,他很坚信自己刚才听到的就是咳嗽声,见着众人都不相信他,莫奈何竖起了耳朵,仔

  细听了听,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莫子,莫子,快下来,我们在这儿!”

  莫奈何哪能经得起这种刺激啊,他顿觉双腿发软,冷汗直冒,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众人见莫奈何的表

  情如此惊恐,谢北黎便问道:“你怎么了?”

  “有人在在叫我的名字!”莫奈何几乎已经快崩溃了,他用手捂住了耳朵,尽量让自己平静一下。

  谢北黎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这时项麻子突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个黑影,说道:“该不

  会是刚才的那个鬼在作祟吧?”

  话音刚落,莫奈何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这一次,他虽然捂着耳朵,但是听得却比刚才还要真切,他甚

  至感觉这声音就是从自己的耳边发出来的一样。谢北黎邹了邹眉头,问道:“你听到的这个声音说了什么

  ?”

  “莫子,莫子,快下来,我们在这儿!”莫奈何把听到的声音说了一遍。

  这时只见项麻子突然愣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莫子?莫子?据我所知,只有你的家人才这

  样称呼你吧。六十年前,你的几个爷爷曾来过这里,难道是他们想孙子了,叫你下去陪陪他们?”

  项麻子胡扯一通,但这话却给了谢北黎一些灵感,只见他沉思了一会,突然说道:“试想一下,如果一

  个人被困在什么地方或者处于绝境,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突然见到了自己的朋友或者家人,你

  们猜这个人会做什么?”

  莫奈何此刻已然心乱如麻,根本就不知道谢北黎在说些什么,项麻子灵光一闪,立即说道:“求救,肯

  定是求救啊!哦,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在向渣渣莫求救?”

  谢北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啊!你们想想,刚才的那个黑影为什么要把我们带

  到这个地方来?还有我们此行的目的又是什么?”

  项麻子心里很清楚,他们此行的目的是鬼王林,然而自从进入龙洞之后,他们连鬼王林的影子都还没有

  看到。项麻子将当年莫瞎子以及莫建宇的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心里咯噔一下,心说难道真是莫家祖宗

  的魂魄在求救吗?从那封不完整的遗书来看,莫家祖宗肯定知道鬼王林的所在,难道难道鬼王林在这个

  石室的下面?

  项麻子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说了一遍,众人都觉得有几分道理,这时莫奈何也镇定了很多,开口说道: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鬼王林的入口又会在什么地方呢?”话音刚落,只听见一阵脚步声从他们来时

  的墓道传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