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三十七章 链子手
  红蜘蛛体型虽然巨大,可它并不像人那样长着灵活的双手,可以轻易将爬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拍掉,莫奈

  何等人正是抓住了红蜘蛛的这个弱点。很快,项麻子等人便来到了谢北黎身边,见他胸口满是猩红的液体

  ,莫奈何喘着粗气问道:“二货你挂彩了?”由于心急,再加上喘的厉害,莫奈何直接称呼谢北黎为“

  二货”,把“将军”两个字给省略掉了!

  谢北黎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子就不能盼我点好?”

  这时项麻子突然开口说道:“我们四个人都是从那青龙棺中跳下来的,而且你俩在前,我跟吴教授在

  后”

  谢北黎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他娘的别逼逼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再耽

  搁我们都得去蜘蛛精的肚子里玩耍!”

  说完,只见谢北黎抬头看了看,接着说道:“我们得借助蜘蛛精的高度去那根石梁,否则就得给这些畜

  生当点心了!”

  听了谢北黎这话,众人立即抬头看去,这才发现他们的头顶上有一根石梁,石梁的两端插进了峭壁之中

  。此时的处境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下面已经是一片蛛海了,往下寻找出口等于是自寻死路。项麻子没有犹

  豫,立即从背包里取出了一根长绳,然后从衣服上撕下了一块布,他先是用破布把砍刀包了起来,随即用

  绳子将其捆住,做好这一切后只听见他暗自骂道:“妈拉个巴子的,这种场合我怎么就忘带飞虎爪了呢!

  ”

  谢北黎呵呵一笑:“项麻子,看来你还是不专业啊,要是能活着出去还是改行了吧!”

  项麻子看了他一眼:“放屁,老子专业倒斗二十年,之所以不带那些装备,是为了体现水平,知道不?

  ”说完,只见他将用布包着的砍刀扔向了头顶上的石梁。

  大家心里很清楚,项麻子这是在逞口舌之快,在这生死关头也没有人再反驳他。砍刀绕过石梁又掉了下

  来,项麻子将绳子打了一个结,然后对莫奈何说道:“渣渣莫,你先爬上去,在上面接应吴教授,我跟二

  货将军断后!”

  谢北黎冷哼一声,道:“你他娘的才断后呢!”

  蜘蛛精距离石梁的高度不到四米,然而只用一根绳子攀爬这样的高度对于莫奈何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费

  了九牛二虎之力,莫奈何终于爬上了石梁,他趴在石梁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心说这倒斗的活还真不是每个

  人都能干的,有些后悔,但转念一想,那些信用卡的短信账单以及每个月的催账电话,顿时心头火气,暗

  骂一声:“日-你个龟哦,来都来了,还怕死满!”

  紧接着,吴教授也爬上了绳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蜘蛛精终于不买账了,接近疯狂的四处乱撞,项麻

  子顿时脚下一滑,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倒在了蜘蛛精的背上,好在谢北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谢

  北黎顺势一扯,大声说道:“快到绳子上去,蜘蛛精发火了!”

  项麻子算得上是一个灵活的胖子,他借着谢北黎的力道一把抓住了绳子,随即向上爬去。项麻子上绳不

  久便听到莫奈何在上面大声骂道:“你大爷的,项麻子,你买的这是什么烂货,绳子快断了!”

  绳子本身没有质量问题,只怪石梁的棱角太锋利,在这种情况下,绳子勉强可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然

  而此刻吴教授跟项麻子同时挂在上面,石梁棱角处的绳子已经开始出现断裂的迹象。

  莫奈何用力的拉着绳子,尽量减少绳子跟石梁棱角之间的摩擦,很快,吴教授便爬了上来,他擦了擦额

  头的冷汗,然后一起拉住了绳子。项麻子在半空中摇晃了几下便爬到了石梁下面,这时他低头看去,只见

  谢北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跳到了那蜘蛛精的头上,正用青釭剑朝着蜘蛛精的眼睛刺去。随即只听见蜘蛛

  精怪叫一声,张牙舞爪的四处乱撞,撞得石梁都跟着震动了起来。

  项麻子不敢再停留,立即爬上了石梁,这时莫奈何大声喊道:“二货将军,赶紧上来,这里要塔了!”

  在蜘蛛精的巨大撞击下,乱石横飞,石梁也出现了数道裂痕。

  谢北黎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头顶上有一块篮球大的石头正朝着他所在的地方掉了下来,他立即将插进

  蜘蛛精眼睛的青釭剑扯了出来,顺势连蜘蛛精的眼珠子也带了出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向后闪身,躲

  开了砸下来的石头。石头落在了蜘蛛精的脑袋上,砸的它血肉横飞,吱吱怪叫。

  谢北黎三步并着两步,一下子便来到了绳子下面,这时只见他一跃而起,单手抓住了绳子,然后奋力向

  上爬来。眼看着就要爬上石梁,只听见“嘎吱”一声,石梁棱角处的绳子终于经不住折腾,断成了两节,

  谢北黎也做起了自由落体运动,掉了下去。

  石梁下面的蜘蛛精像是早已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一样,张着血盆大口直奔谢北黎而来,项麻子见状暗

  骂一声:“哎呀,这回他恐怕是要归位了!”

  眼看着谢北黎就要掉进那蜘蛛精的嘴里,就在这个之后,只见一只铁手突然从下面伸了上来,死死地抓

  在了石梁上,与此同时,一声怪叫自下而上传来,蜘蛛精的血盆大口已经被谢北黎削去了一半。谢北黎一

  只手紧紧地抓在连接铁手的铁链上,吊在半空中晃了几下,随即便沿着铁链爬上了石梁。

  这一系列的动作几乎发生在一瞬间,看的众人都傻了眼,谢北黎将铁手从石梁上取了下来,这时只见连

  接着铁手的铁链忽然缩了进去,随即谢北黎便将铁手收了起来。项麻子在一旁干咳一声,道:“你这是什

  么玩意,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谢北黎呵呵一笑:“你没见过的东西多得是,这叫链子手,是发丘一脉的独家发明,摸金倒斗的必备神

  器!”

  项麻子竖起了大拇指,道:“牛掰,回去也给我弄一个!”

  话音未落,只听见一阵“咔咔咔”的闷声传来,项麻子闻声心说不好,这石梁要断了。谢北黎打开狼眼

  战术灯,朝着石梁的两端照了去,在灯光照射下,他发现石梁的两端竟然各有一个洞口,项麻子随即也发

  现了这一点,问道:“这他娘的两边都有洞,我们该往哪一边啊?”

  谢北黎顿了一下,说道:“快,往左边跑!”

  在最后一个人踏足洞口的时候,石梁断了,掉进了黑暗中,莫奈何长吸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算是明白了这话的意思,看来这辈子只有当奴隶的命了,金钱的奴隶!

  ”

  这个时候,项麻子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问道:“我说二货将军,现在你总该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吧?

  ”

  谢北黎无奈的摇了摇头,指着断掉的石梁说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不明白?我跟渣渣莫掉下来的时

  候落在了石梁上,你跟吴教授没那么好的运气,直接落到了底!”

  项麻子暗骂一声,心说这他娘的也太背了!这时莫奈何突然拍了拍项麻子的肩膀,声说道:“你们看

  那是什么?怎么怎么好像一个人啊!”

  众人闻声朝着洞里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个黑影,酷似人形,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确切的说应该是飘

  在半空中。项麻子倒斗多年,对于牛鬼蛇神一类的东西倒没什么惧意,他看了看不远处的黑影,冷哼一声

  :“所有的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看你麻子爷如何降妖除魔,摸金发财!”说完他便要对着那黑影开枪。

  谢北黎见状立即阻止了他,道:“先搞清楚状况再说,别浪费子弹,如果前面的东西真是阴邪之物,你

  这子弹对它也起不了作用!”

  项麻子拍了一下额头,叹了一口气:“哎呀,我这个脑子,子弹不管用,试试这个!”说完只见他从包

  里取出了一只黑驴蹄子,然后朝洞里走去!

  一分钟以后,走在最前面的项麻子突然停了下来,顿了顿后说道:“额,不对劲啊!”

  “什么情况?”莫奈何凑了上来,声问道。

  项麻子回头看了看洞口,又看了看前面的黑影,说道:“距离不对,那黑影跟我们之间的距离不对!”

  听了这话,众人都明白了过来,虽然所有人都在向洞里走着,但是那黑影与人之间总是保持着相同的距离

  ,换句话说,也就是人在走,那黑影也在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