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二十五章 别有洞天
  瓷棺葬鱼,听上去像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但属实就发生在莫奈何等人的面前。有了吴教授之前的说辞,

  大家心里也有了一个准备,因此也没有感到很惊讶。项麻子见那鱼腹微微鼓起,便用砍刀敲了敲,随即发

  发出一阵金属敲击的声音,很显然,这条鱼的鳞片很坚硬。他先是摸了摸下巴,说道:“哟呵,这鱼的肚

  子可真硬啊!”

  说完,他便要动手打开鱼腹,一旁的吴教授立即阻止了他,说道:“不妥,我们现在还不清楚这条鱼是

  怎么回事,若是鱼肚子里面装着不干净的东西,那你这样做的后果就很麻烦了!”

  项麻子转念一想,觉得吴教授的话有些道理,毕竟下地干活这么多年,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

  莫奈何看了看地面上的鱼,若有所思的说道:“吴教授,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这鱼只是一个替代品。

  换句话说,它只是这个叫做武郎青的人用来故弄玄虚所用!”莫奈何这话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古时候,

  很多王侯将相会用一些假墓来迷惑世人,隐藏真墓所在,这是同样的道理。

  吴教授想了想,说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说到这里吴教授突然停

  了下来,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凝重,似乎想到了什么。

  项麻子看了他一眼,问道:“吴教授,看你这样子是不是还有话要说啊?”

  吴教授点了点头,说道:“莫子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据史料记载,瓷棺这个东西最早出现在元末明初,

  而且我隐约记得发明瓷棺的人好像就叫做武郎青!但这个人也不是什么王侯将相,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

  对于莫奈何等人来说,这是一个谜,但此时此刻,他们也没有心思去追寻答案,因为他们的目的是鬼王

  林,而不是这些瓷棺。或许,想要解开这个谜团还得从武郎青这个人入手。

  项麻子收起了砍刀,也不想再去碰地面上的鱼,他大手一挥,笑着说道:“管他娘的什么武郎青还是文

  郎青,我们此行的目的是鬼王林,就别在这儿耽搁时间了!”项麻子是个急性子人,目的也很明确,心里

  面虽然对瓷棺有很多的疑问,但他不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

  项麻子说完就要向前走去,莫奈何跟吴教授见状也跟了上去,然而谢北黎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若有所

  思的样子。项麻子回头看了他一眼,大声说道:“二货将军,别看了,一堆破坛子有什么好研究的!”

  谢北黎迟疑了片刻之后便跟了上去,但他的心里始终有一种感觉——这些瓷棺跟鬼王林有着千丝万缕的

  联系!谢北黎已经亲口承认了,二十年前他来过鬼王林,但是在他模糊的记忆中,却从来都没有瓷棺这种

  东西。此时此刻,他只能用“失忆”这个词语来说服自己。

  离开瓷棺不久,莫奈何一行人又来到了一个石室外边,项麻子四下看了看,问道:“二货将军,这个应

  该是鬼王林的主墓室了吧?”

  谢北黎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随即说道:“是不是主墓室进去瞧瞧就知道了!”还没等谢北黎把话说

  完,项麻子已经钻进了石室里面。石室的入口很,几乎只能一个人通过,于是乎,莫奈何三人也只能

  一个一个的钻进去。

  入口虽,但到了里面才发现里面的空间却是相当的大的,在手电光的照射下看不到头。四个人慢慢的

  在石室中走了一会,什么都没有发现,这时项麻子说道:“这个地方看上去像是天然形成的洞穴,走了

  这么久,连根毛都没看见,哪里是什么主墓室啊!”

  莫奈何呵呵一笑,从项麻子的头上扯了一根头发下来,说道:“谁说连根毛都没有啊,你看看这是什么

  ,而且一抓一大把!”

  项麻子瞪了他一眼,骂道:“妈拉个巴子的,我看你子是不是皮又紧了,我给你松松!”说完,项麻

  子就要动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谢北黎突然用一种很奇怪的语气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有点不一样?”

  项麻子没有再去搭理莫奈何,回过头来看了看谢北黎,说道:“啊?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

  一旁的吴教授摇了摇头,一边注视着四周,一边说道:“干净,太干净了!我们之前走过的地方都布满

  了灰尘,你再看看这里,一尘不染,难道不奇怪吗?就好像有人打扫过一样!”

  听了这话,莫奈何打了一个哆嗦,朝着项麻子靠了靠,说道:“打扫?该不会该不会是仓井秀子那伙

  人吧?”

  听吴教授这么一说,项麻子反应了过来,他下地干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干净的地下空间。

  他先是轻笑一声,然后对着莫奈何说道:“你龟儿的脑壳是不是进水了,这么大一个空间,那些人是有病

  吗,没事来打扫这里!”

  “不是他们,那那会是谁啊?难道是鬼?”莫奈何的神经已经绷紧了。

  所有人都提高了警惕,在这样偌大的空间里面,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碰见什么。由于光线太暗,他们已

  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只能靠直觉辨别方向。好在谢北黎跟项麻子都是干这行的好手,才没有在这样极度

  恐惧的环境下乱了阵脚。莫奈何紧跟在项麻子身后,他直勾勾的盯着项麻子,也不敢四处乱看,生怕从黑

  暗中探出一张人脸来!

  走着走着,莫奈何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头上,他先是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将掉在头上的东

  西拿在手电面前照了照,这一照整个人就不好了,只见那东西呈屎黄色,非常黏糊,而且还发出一股刺鼻

  的臭味,十分恶心!

  莫奈何在项麻子的背上擦了擦,把沾在手上的东西擦掉,项麻子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骂道:“你他娘

  的干什么?”

  莫奈何呵呵一笑:“没什么,没什么”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项麻子也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头上,他

  没有像莫奈何那样用手去摸,而是抬头看去,这一看他便大叫一声:“你们看,上边什么东西?”

  听项麻子这么一吼,所有人都抬头看去,只见上边倒挂着密密麻麻类似于蜂巢的东西。这次莫奈何的反

  应很快,他先是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说道:“马蜂窝?这是马蜂窝啊!这么多的数量,得有多少马蜂!”

  莫奈何从在莫家寨长大,时候经常跟着家族的其他孩去山里掏马蜂窝,还被蛰了几次,因此,他

  看见上面那些东西的时候,第一反应便是马蜂窝。

  谢北黎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说道:“不是,这绝对不是马蜂窝,你见过这么大,这么多的马蜂窝吗?

  还有,马蜂是不会把自己的窝修到这么深的地下来的!”

  “那会不会是其他蜂种?”对于这些,吴教授可谓是一窍不通!

  项麻子跟谢北黎的看法一致,他先是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会,但始终还是没有找到有关的记忆,这就说明

  头顶上的东西他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对于未知的事物,他虽然有好奇心,但更多的却是谨慎,因为他很清

  楚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不心就会丢了性命。项麻子看了谢北黎一眼,问道:“二货将军,你见过这些东西

  吗?”

  谢北黎摇了摇头,项麻子见状继续说道:“我觉得不大对劲,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一阵“啪嚓”声音,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众人相

  视一眼,随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过了一会,在手电光的照射下,莫奈何等人见到不远处的地面上竟然有几个蜂巢,很显然,刚才他们所

  听到的声音就是它发出来的!项麻子看了谢北黎一眼,说道:“过去看看?”

  谢北黎迟疑了片刻,大步走了过去,其他人见状也立即跟了上去。很快,莫奈何等人便来到了那个东西

  的旁边,这时只见谢北黎的表情坚硬了,他两眼发直,什么话也没说!

  之前由于距离跟光线的原因,莫奈何等人根本看不清楚这东西究竟长什么样子,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这

  东西就在他们面前。从外形上来看,它呈六角柱形体,一端是六角形开口,另一端则是封闭的六角棱锥体

  的底,由三个相同的菱形组成,像极了一个蜂巢。但唯一不同的是,莫奈何等人所看到的比普通蜂巢要大

  上好几十倍,就目前来看,世界上还没有发现这么大的蜂种。

  项麻子终于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蜂巢,那么他们就算是发现世界的新物

  种了。项麻子朝前走了两步,来到那东西的面前,相比之下,那东西竟然比项麻子高出两米有余。他先是从

  腰间取出大砍刀,然后说道:“让我们一起见证奇迹!”

  说完,他便要用砍刀去挑开封在蜂巢上面类似一层膜的东西,就在这时,一旁的谢北黎突然阻止了他,

  说道:“这可不是什么奇迹,最好别碰!”

  项麻子顿了顿,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不好说,但你最好别碰。如果这是真的,那你这一刀下去可就麻烦了!”谢北黎似乎想到了什么,只

  是他还不能够确定。

  这时莫奈何的好奇心也如同滔滔江水涌了上来,他看着谢北黎问道:“什么是真的?话别说一半啊!”

  就在谢北黎准备说话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吱吱”声,闻声看去,只见封在蜂巢表面上的那层膜裂开

  了一道口子,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