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二十三章 无皮尸
  莫奈何被浸泡在瓷坛子里面的尸体吓了一跳,倒退了几步,说道:“难道难道这么多的坛子里边泡的

  全是尸体?我的个去,这得死多少人啊!”

  项麻子不以为然,轻笑一声:“那也不一定,我们刚才打开的瓷坛子里边不是什么都没有吗?在这种地方

  见着死人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了,有什么大惊怪的!”项麻子这话说的没毛病,翻肉粽,顾名思义,翻的

  就是大肉粽子,只不过这次他们翻到的浸泡在瓷坛子里面的这些的尸体有些奇怪罢了。

  谢北黎站在瓷坛子边上思索了片刻,自言自语的说道:“不对,不对”

  项麻子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我说二货将军,你在嘀咕什么呢?什么不对的!”

  还没等谢北黎开口说话,莫奈何便指着瓷坛子里边的尸体说道:“尸体不对,坛子里面的尸体不对!”

  听了莫奈何这话,项麻子突然也缓过神来,大惊失色。

  一般情况下,尸体浸泡在像福尔马林这种液体中,颜色都会变得很淡,但是莫奈何等人所见到尸体的颜

  色却是血红色的,这不符合常理。项麻子想了想,说道:“这尸体的颜色会不会跟瓷坛子里边的液体有关

  ?”

  吴教授摇了摇头,说道:“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这些黑色的液体究竟是什么成分,但我想关系应该不大,

  再说了,尸体常年浸泡在这么黑的液体当中,颜色也不可能是这样的!”

  一番分析过后,他们还是没有得出合理的解释,这个世界上,像这种真实存在但又无法解释的事情多得

  是。过了一阵,莫奈何跟项麻子以及吴教授的情绪慢慢的已经平复下来了,但是看着谢北黎依然还是满脸惊恐的样子站在

  原地,一动不动,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看着谢北黎的神色,项麻子说道:“二货将军,你好歹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就一具尸体吗,只是颜色

  有些鲜罢了,你至于这样吗?”

  谢北黎摇了摇头,说道:“直觉告诉我,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难道?”

  对于谢北黎这种吊胃口的话项麻子实在不能忍,他先是叹了一口气,骂道:“有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啊!太费劲了!”

  谢北黎顿了顿,说道:“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这些尸体在生前或者死后被人剥了皮,我们所看到的全

  是血肉,因此才会是这种颜色!”

  听了谢北黎的解释,所有人都大惊失色的看着他,尤其是莫奈何,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

  有这样的操作。

  项麻子咽了一口唾沫,摸了摸下巴,说道:“被剥了皮?这不是没有可能啊!不过这他娘的也太丧心

  病狂了,简直就是变态啊!”

  莫奈何在一旁接着项麻子的话说道:“这哪里是变态,分明就是超级变态!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会是

  谁做的呢?”莫奈何的问题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回答,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绝对不会是

  墓主人做的,因为这些瓷坛子根本就不是那个时代的产物!

  谢北黎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他思索了片刻之后说道:“麻子,你刚才说这些瓷坛子是元末明初时候

  的产物,那么就说明是那个时代的人将这些瓷坛子放在了这里,同理,这些被剥了皮的尸体也很有可能是被那个时代

  的人放在这里的!现在有两个疑问,第一,是谁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的;第二,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莫奈何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瓷坛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在他的人生中,他曾幻想过在未来自己会经

  历很多很多惊奇或者悲催的事情,比如买彩票中五百万,比如走在马路上被车撞死,但是他却从来都没有

  想过有一天会见到这些,会干起盗墓这个行当来。说来也是好笑,人生在世就是这样无常,谁都不知道明

  天会发生什么,会遇到什么,有时候应该学会逢场作戏,随遇而安,这样的态度虽然有些消极了,但是在

  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人应该是这样子的!对于莫奈何来说,这才短短的几个时,他的人生已经发生了巨

  大的变化,只是他还没有发现而已。

  莫奈何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开口说道:“也许打碎装有尸体的瓷坛子,会得到我们想要的答

  案!”

  一语惊醒梦中人,项麻子连忙说道:“这主意不错,子,有长进啊!”很多时候,想要搞清楚某件事

  情的本质,就必须揭开盖住这件事情的面纱,而那些被剥皮尸体的面纱恰恰就是瓷坛子!但是,很多事情

  的面纱可不止一层!

  项麻子拿起大砍刀,用刀背使劲的敲碎了装有尸体的瓷坛子,黑水流了一地,尸体的全貌也现了出来。

  就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站在原地大惊失色,迟迟没有发出声音。项麻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确定没有看花眼,这才说道:“我的个亲娘,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妖怪啊!”

  项麻子这话一点都不夸张,那尸体虽然长着和人类一样的上半身和脸,但是却有一对类似牛蹄一样的脚,更

  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它竟然有两颗头,一前一后。除此之外,他还长着一双类似爪子的手和一双翅膀。

  这个时候,项麻子点上了一支烟,抽了几口后,他用砍刀将那奇怪的尸体翻了一个面,见尸体的下半身

  还长着一根棒子,笑着说道:“嘿这他娘的还是个公的!你们说这玩意长得这么奇怪,究竟是何来历?

  难不成难不成我们看到的那些人面兽身的石像就是它们?”每当遇到绝境或者难题的时候,项麻子都会

  来上几口壮壮胆,或者平复心情,这样他才能冷静的思考。

  谢北黎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们所看到的那些石像没有翅膀,而且,只有一颗头!”言语间,他

  的语气很坚决,看样子他能够肯定这一点。

  打碎瓷坛子是莫奈何出的主意,现在除了一具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的尸体以外,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莫

  奈何似乎有些不甘心,他鼓起勇气走到尸体旁边,打算再仔细检查一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别的线索。然

  而就在他刚蹲下身子的时候,令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听到了一阵“砰砰砰”的声音

  ,这声音听上去很熟悉,他回过头来看了看项麻子等人,问道:“你们谁那么紧张啊?心跳的这么厉害?

  ”

  项麻子三人摇了摇头,看起来也不是很紧张的样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谢北黎突然说道:“是它

  ,心跳是它的别碰那玩意,它还是活的!”

  莫奈何的反应还是有些慢了,待到他再次回过头看那尸体的时候,只见那尸体突然坐了起来,脸几乎已

  经贴在莫奈何的脸上了,他们之间差一点就亲上了!莫奈何大叫一声,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他条件反射

  的向后退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只脚已经软了,怎么也站不起来!谢北黎的青釭剑已经握在了手上,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剑影闪过,尸体的两颗头被硬生生的切了下来。

  吴教授赶紧将莫奈何扶了起来,问道:“,莫子,你没事吧?”

  莫奈何过了几分钟才缓过神来,说道:“妖怪,肯定是妖怪啊!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这活我不干了,

  钱固然重要,但还得有命花才行!”

  莫奈何这次彻底被吓破胆了,什么大把的美刀,什么漂亮的美女,他都不在乎了!项麻子见状呵呵一笑

  ,道:“怎么?这就被吓得不行了?瞧你那熊样,就算那怪物还活着,也没什么可怕的,你看看,你看看

  ,只要我们二货将军一出手,保证它人头落地!”项麻子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想笑,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

  在他身上,恐怕也会被吓得够呛!

  莫奈何看了看那两颗被谢北黎切下来的头,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恐惧了,他咽了一口唾沫,也学着项麻子

  点上了一支烟,用力的吸了几口,说道:“这里这么多的瓷坛子,里边肯定还装着很多这样的东西,要

  不要不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莫奈何此话倒是不假,谢北黎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用怕的,就算这瓷坛子

  里边的东西全都跑出来,我也挨个将它们收拾了!”

  谢北黎这话听上去像是在吹牛,就算他的本事再大,但是寡不敌众这个道理项麻子等人还是知道的,

  这里有成百上千个瓷坛子,就算只有一半的坛子里有尸体,那最起码也得有好几百吧!项麻子把烟屁股丢

  在了地上,说道:“我说二货将军,你是不是在吹牛啊?你确定能将所有妖怪都解决了?”

  谢北黎轻笑一声,重重的点了点头。项麻子见状,一边朝着瓷坛子走去,一边说道:“那行,我就将所

  有的妖怪都放出来,看看你是不是那么厉害,把它们全给杀了!”

  项麻子不像是在开玩笑,跟中了邪似得就要打碎另外一个瓷坛子,莫奈何见状,连忙阻止了他,骂道:

  “项麻子,你是不是有病啊,你不想活了,老子可还没活够本呢!”

  项麻子回过头来看了莫奈何一眼,嘿嘿一笑,说道:“别紧张,别紧张,我吓唬他呢!”

  听了项麻子这话,莫奈何才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谢北黎突然走到项麻子身边,还没等

  他反应过来就将瓷坛子砸碎了,好在这个瓷坛子是空的,里边什么都没有。项麻子也是被吓了一跳,推了他一把,骂道:“

  我说二货将军,你不想活了啊,老子跟你开玩笑呢!真砸,你还真是二货啊!”

  谢北黎呵呵一笑,说道:“放心吧,就算瓷坛子里边的所有尸体都跑出来了,我们也不会有事,因为我

  发现它们虽然还活着,但是却没有攻击力,因此,对我们造不成任何的伤害,只是只是看上去有些恶心

  罢了!”

  听谢北黎这么一说,所有人倒是安心了许多,坛子里边的东西是恶心了些,但它们不会像血影或者“老

  虎大哥”那样具有攻击性。

  这时莫奈何也将烟抽完了,他看了看谢北黎,问道:“那接下来我们该往哪里走?”此时摆在莫奈何等

  人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往回走,二是向前走,如果向前走的话,就必须踩着瓷坛子前行,因为他们不

  可能在瓷坛子中间开出一条路来。

  谢北黎看了看前方的瓷坛子,然后做了一个前进的手势,然后说道:“不走寻常路,是我的风格。区区

  瓷坛子,岂能挡住我的步伐。拖粗给科依(谐音,前进的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