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二十一章 仓井秀子
  有了这次生门幻境的经历,也算是给了莫奈何一个血的教训,事实证明,他不应该带着老黑的尸体再往

  下走。项麻子从莫奈何的包里取出了一盒烟,点上了一支,将剩余的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莫奈何见状,

  说道:“你也太贪心点了吧,好歹也给我留点啊!”

  项麻子轻笑一声,道:“老子救了你的命,一包烟还舍不得啊!”说完,项麻子取出了一支递给了莫奈

  何。

  烟对于项麻子来说,那可是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曾经有人试图让他戒掉,说是吸多了会得癌症,

  他倒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笑的理由——不吸才会得癌症。

  项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躺在莫奈何身边老黑的尸体,说道:“你这个朋友恐怕只能让他在这里安

  息了,不过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能陪在鬼王他老人家身边,也算是不枉此生!”

  莫奈何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兄弟,我只能带你到这了,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吧!”其实莫

  奈何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此时此刻他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的心情很复杂。

  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莫奈何找来了一口棺椁,他先是将棺椁里面的尸体扯了出来,然后又把老黑的尸体

  放了进去,这也算是给了老黑一个安息之所。做完了这一切以后,莫奈何又从项麻子那里要来了三支烟,

  插在了棺椁前面,这是莫奈何此刻能给他最后的东西,也是最好的东西!

  项麻子看着莫奈何点燃了三支烟,心疼得要死,说道:“子,你这算是鸠占鹊巢吧得了,收了我麻

  子的烟,你可要保佑我们捞到宝贝,平安出去!等出去以后,我再给你送别墅和花姑娘下来!”项麻子的

  形容虽然有些不妥,后面几句话却是肺腑之言!

  莫奈何站在老黑的棺椁旁边,一边用手电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问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这种问题的答案绝大部分是在谢北黎那里,因此,所有目光都看向了他。这时只见谢北黎慢慢转过身去

  ,用手电照了照不远处的一条通道,说道:“我刚才已经看过了,那边有人活动过的痕迹,我们就走那儿

  吧!”

  项麻子走到谢北黎说的那条通道前面,仔细看了看,果然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些凌乱的脚印,骂道:“妈

  拉个巴子的,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是何方神圣,敢跟你麻子爷抢东西,最好别让我碰着,不然老子就一枪

  打爆你的头!”

  项麻子在那儿自言自语的发着牢骚,也没有人搭理他,其实他不知道,谢北黎之所以选择那条有人走过

  的通道是为了安全起见。既然有人已经走进了那条通道里,就说明那里边是安全的,即便是有什么机关或

  者粽子,也是有人先试了水的,那样对于他来说心里面也有个底了!

  在谢北黎的带领下,一行四人走进了通道里,离开的时候,莫奈何还回头看了一眼老黑的棺椁,老黑还

  没有走完的路,他会继续走下去。

  通道里边除了一些人面兽身的壁画以外,什么都没有了。项麻子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你们有没有发

  现,这条通道有点奇怪啊,我怎么感觉越来越!”

  莫奈何呵呵一笑:“瞎子都看得见这里比通道口要很多,有什么大惊怪的!”

  “你确定瞎子能看见?还有,在墓室当中千万不要忽视任何的变化,因为很的变化就有可能要了你的

  命或者救你的命。”项麻子这话属实不假,很多时候,决定命运跟生死的往往是一些不起眼的变化。

  谢北黎也很赞同项麻子的说法,接着说道:“认识你好几个时了,终于听到你说了一句人话,不过放

  心,我们很快就走出去了!”

  “何以见得?”项麻子看了他一眼,有些质疑谢北黎的话,一路走来,每一个入口虽然都是他找的,但

  是每条路上都危险重重。

  谢北黎呵呵一笑,用手电照了照前方,说道:“你们看那儿,不就是通道的尽头了吗?”在手电光的照

  射下,莫奈何等人果然见到不远处有一道门。

  项麻子朝前走了两步,说道:“我看那应该又是一扇青铜门,后面该不会就是鬼王的墓室了吧?”

  谢北黎想了想,他似乎在脑海里寻找着记忆,过了一会后才说道:“这个还不好说,我们过去看看就知

  道了!”

  门距离莫奈何等人并不是太远,很快,他们便来到了门前,果然如项麻子所说,这又是一道青铜门。比

  起之前的那扇青铜门,这里的明显要很多。门高不足一丈,门宽也只有两米,但是门上面却雕刻着很多

  奇怪的图案,看上去很像蜂巢。门的右上方和左上方分别挂着两个铜像,面目狰狞,怒目圆睁,獠牙外露

  ,十分骇人。莫奈何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他竟然敢直视铜像,毫无惧色,一旁的项麻子见状,笑道

  :“你子胆变肥了啊!”

  莫奈何轻笑一声,道:“一堆破铜烂铁,有什么好怕的!”莫奈何可谓是一语惊人,他的变化可能是因

  为老黑的死,也可能是麻木了,不管怎样,这样的变化总归是好的!

  项麻子在青铜门的周围找了找,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打开青铜门的机关,他又将希望寄托在了谢北黎身上

  ,看着他说道:“二货将军,请开始你的表演!”

  听了项麻子的话,谢北黎突然做起了怪动作,手舞足蹈,表情丰富,所有人都看傻眼了,要是这样的事

  情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话,大部分人都会认为看到的是一个神经病。项麻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

  了他,说道:“龟儿子,你癫了吗?发什么神经呢!”

  谢北黎看了他一眼,说道:“不是你让我表演的吗?怎么样,我这演技能拿奥斯卡影帝不?”

  “别闹,赶紧开门!”说完,项麻子竟然大笑了起来,他不曾想到发丘中郎将的后人,大名鼎鼎的将军

  竟然是一个逗比,看来“二货”这个外号起的一点都不冤!

  看着大家笑得如此开心,谢北黎显得有些尴尬,他干咳一声,说道:“所有人退后,我要开门了!”话

  落,只见谢北黎走到青铜门前面,两只手抓住门环,然后用力一拉,只听见“哐当”一声传来,青铜门就

  这样被谢北黎毫无压力的打开了。

  项麻子看了看青铜门,又看了看谢北黎,说道:“这样就打开了?”

  谢北黎点了点头,一边示意项麻子看门,一边说道:“对,就这样!”项麻子在青铜门周围找了很久的

  机关,他竟然没有发现打开青铜门的方式是这么简单。很多时候,看似复杂的事情其实很简单,看似简单

  的事情也很复杂,而简单跟复杂的区别就在于是什么样的人来看待事情。

  项麻子看起来很不服气,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谢北黎指了指地面上,答道:“地面上的痕迹”谢北黎的回答很简单,在地面上有弧形的痕迹,这就

  说明青铜门在他们来之前就被人打开过,谢北黎在青铜门的四周没有发现任何机关,因此,他才有了这样

  的结论。而且,从痕迹上来看,这扇青铜门还是内开的!

  项麻子是个明白人,在看了地面上的痕迹以后就明白了,他对着谢北黎竖起了大拇指,点着头说道:“

  高手,果然是高手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走进青铜门的莫奈何却大声喊道:“你们快过来,这儿有人!”

  谢北黎三人以最快的速度进了青铜门,果然,在青铜门后面的台阶下发现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项麻子用脚碰了碰躺在地面上的人,说道:“这里怎么会有个女人呢?难道她也是来倒斗的?”

  “从穿着上来看,这人应该和之前被‘老虎大哥’弄死的那些人是一伙的,看样子那些人已经走在了我

  们前面!”谢北黎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是项麻子最在乎的事情,他此次来到鬼王林的目的就是为了倒腾些好东西出去,现在有人抢了先,所

  谓先来后到,好东西自然会被先到的人拿走,这样的话他肯定是不会答应的!看着这个女人,项麻子冷哼

  一声,骂道:“他娘的不管你们是何方神圣,敢在麻子爷手里抢东西,老子全给你灭了!”

  言语间,莫奈何学着项麻子的姿势将手指放在了那人鼻子下面,过了一会,只见他猛地抬头说道:“这

  人还有气,她还活着!”

  谢北黎跟项麻子相视一眼,同时蹲了下去,经过一番查看以后,发现这个人确实还有气,不过身体已经

  非常虚弱了!原本项麻子是不赞同救她的,但在莫奈何的劝说下,再加上这个人还有些姿色,他最终还是

  同意了。不过在莫奈何四个人当中,能救活她的人不是项麻子,而是谢北黎!

  项麻子跟莫奈何将她扶了起来,才发现这个女人不仅仅有些姿色,而且身材还挺好,典型的前凸后翘大

  长腿,她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和一件低胸紧身恤,手里面还拿着一把尼泊尔弯刀,看样子刚经历一场恶战

  !

  项麻子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快要挤爆的凸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莫奈何看了他一眼,说道:“瞧

  你那样,没见过女人啊?”

  项麻子点了点头,道:“女人我倒是见过不少,不过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说二货将军,你可一

  定要把这妹子救活了,等出去以后我好问问她有没有男朋友,要是没有的话嘿嘿那麻子我这一趟算

  是没有白来!”

  看着项麻子那一副色眯眯的嘴脸,莫奈何摇了摇头,说道:“色字头上一把刀,你早晚得死在女人的胯

  下!”

  项麻子倒是很乐意的样子,说道:“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就是这个理吗!子,你还年轻

  ,不懂!”

  就在项麻子跟莫奈何瞎扯淡的时候,谢北黎已经找到了致使这个人昏死的原因,他在这个人的大腿内侧

  找到了一条很细的伤口。谢北黎让两人将她扶到墙角,然后指着那人的大腿内侧说道:“从伤口来看,肯

  定是有虫子钻进了她的身体里,你们将她扶好,我要将虫子取出来,她才能活命!”

  看着谢北黎指的地方,项麻子顿了顿,说道:“啊?你是说有虫子钻进了她的身体里?妈拉个巴子的,

  是什么虫子抢在了我的前面,竟然钻进了她那个地方!哎好好一妹儿,就这样让虫子给糟蹋了!”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看向了他,随即谢北黎说道:“你子一天到晚想什么呢?你没看见她大腿内侧有

  一条细的伤口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铁尸虫!”

  项麻子看了谢北黎一眼:“伤口?我还以为那就好,那就好啊!你还等什么,赶紧把那什么尸虫给取

  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莫奈何在那人的身上找到了一份证件,证件上面有部分内容已经被鲜血浸湿,模糊

  不清了,只能看清“府”和“仓井秀子”几个字。

  项麻子一把将证件从莫奈何的手中抢了过来,念道:“仓井秀子?仓井秀子她是日本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