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十七章 双指探洞
  莫奈何看了谢北黎一眼,说道:“这怎么过去啊?”面对眼前的这道无底深渊,除谢北黎之外的所有人都有着同样的问题。

  谢北黎呵呵一笑,竟然唱起了歌来:“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路在脚下”谢北黎的歌声并不好听,如老牛哼崽一般,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自带混响,听着也使人发慌。

  “我说你还是别唱了,我项麻子已经够五音不全的了,没想到这世上有人比我唱歌还难听”项麻子朝前探了探头,继续说道:“路在脚下?你走一个给我们看看!”

  谢北黎侧过头看了他一眼,道:“不走寻常路,是我的风格!脚下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变成了路!”

  “这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莫奈何挠了挠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谢北黎站在原地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石门,迟迟没有动作,项麻子见状,笑着说道:“你倒是走一个给我们看看啊!”

  话音刚落,只见谢北黎突然纵身跳进了面前的深渊,对于这个动作,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项麻子“哎呀”了一声,喊道:“二货将军,我只是随口一说,你还来真的!”说完,他又对着深渊大喊了几声,然而一点回应都没有。

  对于谢北黎这个人,项麻子虽然不是那么的了解,但是有一点他能够肯定,这个发丘中郎将的后人是绝对不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自寻死路的!有了这个结论,他的心里踏实了许多。莫奈何似乎也不太相信谢北黎会摔死,扯了扯项麻子的衣袖,说道:“他不会真的挂了吧?”

  项麻子轻笑一声:“放心吧,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挂了的!”果然,话音刚落,只见那深渊底下出现了一座石桥,石桥慢慢向上移动,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隐约能看见那石桥上站着一个人!

  过了一会,石桥停了下来,一头连接在对面的石门处,一头连接在莫奈何等人所在的位置。项麻子用手电照了照石桥上的人,笑着说道:“你还没摔死啊”

  谢北黎背对着莫奈何等人,说道:“我倒希望如此!路已经给你们铺好了,走不走啊?”谢北黎的第一句话听上去有些别扭,难道他真的希望自己就这样摔死?这个问题在莫奈何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看着谢北黎大步朝着对面的石门走去,四人相视一眼,立即跟了过去。项麻子来到谢北黎的身旁,问道:“二货将军,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谢北黎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等时候到了你自然就会明白!”项麻子的疑问其实也是所有人的疑问,谢北黎怎么会知道深渊下有一座升降石桥?来到这里,他就好像是回家一样,难道他真的来过这里吗?也许就如他所说的那样,等时候到了疑问自然会被解开。

  见着谢北黎不愿回答,项麻子也没有多问,一眨眼的功夫,莫奈何等人便通过了石桥,这时从他们身后传来一阵“哐当”声,回头看去,只见那座石桥又慢慢地沉了下去。

  石门大约有两丈之高,两边分别摆放着一尊石像,这里的石像跟之前莫奈何等人所见到的完全不一样。项麻子好奇的走到石像旁,看了一会石像后说道:“这怎么像一只鸟啊?”

  这时吴教授也走了过来,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这就是那石台上帛文中所提到的三足怪鸟!”说完只见吴教授指了指石像的下半身。

  顺着吴教授所指的地方看去,果然,这尊石像有三只脚。项麻子用手电照了照石像的第三只脚,说道:“还真有三只脚的怪鸟?这这该不会是如来佛祖座下的大鹏鸟吧?”

  项麻子跟吴教授的注意力放在了两尊奇怪的石像上,莫奈何和老黑跟在谢北黎的身后,来到了巨大的石门面前。莫奈何抬头看了看石门,心中很是惊讶,像这样的场景他只在说或者电影里见过,站在石门前,他的脑海里闪现出很多种石门后面的样子。相对于莫奈何,老黑更多的是欣喜,在他看来,石门的后面定然有很多陪葬品,只要随便拿一件出来,这辈子就可以衣食无忧了!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能够清晰的看出整个石门是由一块块石砖砌成,石砖与石砖之间填充着一公分厚的夯土。与其说这是一扇石门,还不如说是一面墙。莫奈何用手敲了敲石砖,道:“这好像是条死路啊!”说完,莫奈何顿觉自己的话有些好笑,自从来到这里以后,他所经历的一切似乎都是从死路变成了活路的!

  谢北黎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死路跟活路的定义在于人,而不在于路,很多人硬生生的把活路走成了死路,那叫犯贱;也有很多人把死路走成了活路,那叫智慧和能力!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能力!”说完,只见谢北黎伸出手指在莫奈何的面前晃了晃。

  莫奈何不明白谢北黎此举何意,这时项麻子走了过来,一把抓住谢北黎的手,很是惊讶的说道:“好长啊,太长了,发丘中郎将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谢北黎一把将项麻子推开,冷哼一声,道:“滚开,老子不搞基!”

  听了项麻子的话,莫奈何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对比之下他便发现了问题,谢北黎的手指比正常人的要长很多。莫奈何看着谢北黎的手指,道:“他他的为什么那么长?”

  项麻子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子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别扭啊!话说发丘中郎将有一种独门绝学,叫做双指探洞,可以破解墓室中细的机关。听说这门功夫要从娃娃抓起,练起来也十分痛苦,今天我项麻子倒是要见识见识,看看这双指探洞究竟有没有传说中吹得那么神!”

  谢北黎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其实这门功夫练起来很简单,也也很舒服!我想大家都有看过岛国电影吧,里边也有一种独门绝技,跟双指探洞极为相似,你们若是想要练就此功,照着学便是了!”

  项麻子是个老司机,一听这话就笑了起来,道:“二货将军,原来你这双指探洞的功夫是这样练出来的,那麻子我出去以后也好好练练!”

  吴教授对于这样的话题永远都插不上嘴,只能在一旁尴尬的站着,莫奈何跟老黑听了项麻子的话后笑了起来,气氛变得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这时只见项麻子对着谢北黎拱了拱手,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位段友,请开始你的表演!”

  谢北黎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你们都退后,我要发功了”莫奈何等人笑了笑,向后退了两步。

  谢北黎站在石门前干咳一声,然后将他那极长的手指放在了石门的夯土上,这时只见他猛一用力,食指跟中指全部插进了夯土之中,过了一会,谢北黎便取出了第一块石砖,紧接着是第二块,第三块很快,石门上便出现了一个洞。

  莫奈何等人走到谢北黎身边,用手电朝着洞里照了照,只见里边竟然还有夹层。于是项麻子说道:“他娘的这是双重保护啊!二货将军,你也别再表演绝技了,要我说干脆点上一只雷管,直接炸开得了!要什么双指探洞,真是脱了裤子打屁——多此一举!”

  谢北黎呵呵一笑,说道:“你要真是想死在这里就尽管炸吧!”

  项麻子顿了顿,还真从包里取出了雷管跟炸药,笑着说道:“退后,炸就炸,谁怕谁啊,老子做事向来喜欢简单粗暴!”看着项麻子一本正经的样子,想来是要动真的了!

  “想死自己死去,可别拉上我们给你垫背!”谢北黎一把将雷管从项麻子的手里抢了过来,继续说道:“里边的夹层是空心的,灌满了易燃易爆的乙醚,你子要是用雷管将其炸开,这里将会发生连环爆炸,到时候所有人都会上西天,渣都不剩!”

  项麻子探头看了看那洞里的夹层,顿了顿,说道:“乙醚?那是什么玩意?”

  谢北黎也懒得跟项麻子解释,指着面前的石墙说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该你表演了!”

  项麻子看了谢北黎一眼,笑着说道:“我?不成不成,双指探洞的功夫我还没练成呢!这活我干不了,还是你来吧!”

  这时只见莫奈何看了看石墙上的洞,说道:“都有这么大一个洞了,哪里还需要什么双指探洞啊,直接双手探洞都没有问题!”

  “听见没,赶紧干活,把这面石墙拆掉,打开夹层的机关在里面!”谢北黎看着项麻子说道。

  项麻子轻笑一声,对莫奈何说道:“那么大一个洞我怎么可能没看见,要你子多嘴?你俩还站在那儿干嘛,赶紧的,拆墙啊!”莫奈何跟老黑相视一眼,走到那个洞的边上,跟着项麻子将石砖一块一块的取了下来!

  由于时间的关系,石墙已经不那么结实了,很快,石墙便被拆掉了一半,这时里边的夹层全部现了出来。项麻子用手敲了敲夹层,只听见一阵悦耳的声音传来。项麻子有些吃惊,看着夹层说道:“这玩意还能奏乐?”

  这时吴教授走了过来,说道:“这道夹层是用青铜做成的,夹层里边是空心的,就好像编钟一样,打击之下会发出悦耳的声音!”

  听了吴教授的话,只见项麻子又调皮的敲击了几下夹层,道:“古时候的王公贵族还真是享受,听着音乐,喝着酒,抱着美女,哎呀,那叫一个爽啊!”

  谢北黎看了他一眼,说道:“别在这儿羡慕嫉妒恨了,这样的日子你过的还少吗?”

  项麻子迟疑了片刻,道:“说的也是”

  谢北黎在夹层铜门的右边找到了一个机关,他毫不犹豫的按了下去,随着一阵“哐当”声传来,铜门慢慢打开了。然而就在铜门开启的一刹那,项麻子大喊一声:“啊?你们看,里边有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