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十三章 铁尸虫
  谢北黎的反应很快,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黑暗中。项麻子倒是没有立即跟在谢北黎的后面,转过身对莫奈何说道:“心点!”项麻子心里很清楚,以谢北黎的身手就算前面有什么他也能够应付的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保护好莫奈何等人!

  往前走了一会,只见谢北黎一动不动的站在那儿,项麻子问道:“什么情况?”

  谢北黎没有回答他,而是指了指地上。项麻子见状,用手电朝地上照了照,只见地面上全是凌乱的脚印。他咋了咋舌,骂道:“妈拉个巴子的,有人抢先一步进来了?”

  就在这时,莫奈何感觉什么东西掉到了头上,他用手摸了摸,只觉一阵黏糊糊的感觉传来。他将摸到的东西放在手电下照了照,发现掉在头上的东西好像是血,于是抬头看去。这一看整个人就傻眼了,他甚至吓得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项麻子见状,顺势向上看去,道:“哎呀他娘的这么多死人!”

  所有人都将手电向上照去,只见上面挂满了尸体,有的已经变成了白骨,有的还在流着血,刚死不久。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那些新鲜的尸体面目狰狞,满脸血迹,眼睛睁的很大,整个眼珠子都快要爆出来了。舌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了出来,挂在嘴边,死状相当难看。

  莫奈何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边吐着一边说道:“这些人死得也太惨了,一个个像挂腊肠一样”

  项麻子看了他一眼,道:“腊肠?这样的腊肠你敢吃吗?刚才的惨叫声应该是这些人发出来的,可他们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比我们抢先一步来到这里!”说完,他看向了谢北黎。

  谢北黎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说道:“一群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不足为惧!”从谢北黎的话里项麻子倒是听出了一些端倪,他好像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路,不过既然谢北黎没有明说,项麻子也没有多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谢北黎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项麻子见状,问道:“怎么了?”

  谢北黎示意项麻子向上看,他一边向上看了看,一边已经握住了腰间的家伙。项麻子心里很清楚,谢北黎一旦变得严肃起来肯定发现了什么。

  项麻子看了一会什么也没有发现,道:“除了死人,什么也没有啊!”

  话音刚落,一旁的莫奈何大叫一声,指着上面的黑暗空间说道:“脸,那里有一张脸!”

  项麻子被莫奈何的叫声吓了一跳,骂道:“你他娘的瞎叫什么!”

  被莫奈何这么一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头上的黑暗中,过了一会,在那黑暗中突然探出了一张血脸,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里全是血。项麻子立即掏出了腰间的手枪,对准那张脸“啪啪”就是几枪。

  那张脸好像被项麻子打到了,缩回了黑暗中,老黑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了,站在那儿跟个傻子似得一动不动。莫奈何咽了一口唾沫,指了指头上的一具尸体,没有说话。

  项麻子见状,道:“你子是不是被吓傻了,那儿只有死人,没有”

  项麻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莫奈何头上的那具尸体,道:“我的个亲娘,刚才刚才那张脸不就是这具尸体的脸吗?”莫奈何微微点了点头。

  项麻子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干了这么多年的地下活,可这般诡异的事情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心里也有些发慌了。就在这个时候,无数张脸从那黑暗中探了出来,直奔莫奈何等人而来。项麻子从包里取出两把手枪递给了莫奈何跟老黑,说道:“自求多福!”说完,他便朝着头上的脸开火了!

  莫奈何跟老黑从来没用过枪,扣了半天也没有打出一颗子弹,两人跑到项麻子身旁,异口同声的说道:“这玩意怎么用啊?”

  项麻子打了几枪,大声说道:“两个傻子上膛上膛”听了项麻子的话,两人终于打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枪。

  来时的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堵上了,那一张张狰狞的血脸不停攻击着,吴教授的肩上已经被咬了几个伤口,血脸的数量是在太多了,谢北黎虽然厉害,但也寡不敌众,他在应付血脸的同时也在仔细观察着周围环境,最终他在不远处的石壁上发现了一扇暗门,便大声说道:“你们跟着我,往那边走!”

  很快,莫奈何等人跟着谢北黎来到了暗门前,项麻子使劲推了推那暗门,一点动静都没有,骂道:“这他娘的谁修的门啊!太坑了!”说完,他又试图用力打开暗门,但结果依然一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随即便听到莫奈何说道:“老黑老黑不见了!”在听了谢北黎的话以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扇暗门上,却没有发现老黑已经掉了队。

  项麻子立即用手电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照去,只见老黑被一张血脸叼着正往黑暗中扯去,他顺势朝着那血脸的上面开了几枪,然而子弹全部落了空。项麻子暗骂一声,抽出腰间的大砍刀就要冲过去,谢北黎一把拉住了他,道:“这个活你干不了!”

  话音刚落,谢北黎便闪身来到了老黑下面,一把抓住了他的脚,就这样,老黑的身体就像拔河一样被拉扯着。血脸的力量很大,老黑已经受不了了,用尽吃奶的力气喊了一句:“我快被拉断了”

  谢北黎放了手,纵身跳了起来,朝着那血脸的上面劈了去。青釭剑如一道闪电划过黑暗,随即只见老黑和那血脸同时掉在了地上,谢北黎将老黑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扔向了莫奈何等人所在的地方。老黑重重的砸在了莫奈何身上,两人同时摔倒在地,莫奈何已经顾不上摔倒时的痛,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老黑咽了一口唾沫,道:“幸好有你垫背,不然就被摔死了!”见老黑还能说这种话,莫奈何确定他没什么大碍,一把将他扶了起来。

  这时谢北黎也回到了暗门处,他一边寻找着打开暗门的机关,一边对项麻子说道:“别让那玩意靠近!”

  项麻子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妈拉个巴子的,放心吧,交给我了!你麻子爷不发威,当我是hllkiy啊!”话落,一梭子子弹打向了黑暗中。

  那一张张血脸的后面是一根腿粗细的东西,看上去像是脖子,还长着毛。就在项麻子上子弹的时候,有三张脸已经探了过来,莫奈何跟老黑的枪法烂的掉渣,朝那三张脸打光了所有的子弹,结果一枪都没中。吴教授虽然上了些年纪,但枪法还算不错,打掉了其中一张脸。

  有一张脸已经探到莫奈何面前,眼看着血盆大口朝他的脑袋咬了过来,莫奈何当机立断,用手掐住了那张脸的脖子,骂道:“大爷的,我掐死你”

  莫奈何的话实在有些幼稚,可这个时候也没有人笑话他,老黑的反应很快,立即从莫奈何的包里取出了一把匕首,刺向了那张脸。老黑几乎用了所有力气,匕首也全部刺进了那张脸里,一股极其腥臭的液体随即从那张脸的伤口处喷了出来,溅得莫奈何满脸都是。莫奈何摸了一把脸上的液体,骂道:“老黑,我要弄死你龟儿子!”

  老黑强忍着没有笑出来,道:“意外这只是一个意外,我刚才救了你!”

  谢北黎终于找到了机关,暗门慢慢打开了,所有人在第一时间钻进了暗门里。这里是一扇旋转暗门,待到莫奈何等人通过以后,门又渐渐关上了,就在暗门快要关上的一瞬间,有一张脸探了进来。项麻子见状,说道:“别动,都别动,这个交给我!”

  那张脸的脖子被暗门卡住了,进退两难,项麻子抽出腰间的大砍刀,走到那张脸的面前,冷哼一声,道:“你他娘的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来来来,麻子爷就在这里,咬我啊!”项麻子得瑟的样子让人看了有些好笑,随即便见他手起刀落,将那张脸砍了下来!

  项麻子似乎还不解气,用脚踢了一下那张脸,道:“什么玩意啊,敢在麻子爷”项麻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他“咋”了一下,然后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张脸。

  莫奈何见状,问道:“怎么了?”

  项麻子指了指那张脸,说道:“不对,这玩意好像还没死透啊!”

  话落,所有人都看向了地上的那张脸,只见那张脸的伤口处微微动了一下,然后迅速鼓了起来。项麻子暗骂一声:“他娘的命还真大”

  说完,他便走到了那张脸的边上,举起手中的大砍刀,准备再补一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旁的谢北黎突然大喊了一声:“心”

  还没等项麻子反应过来,便见一只虫子从那张脸的伤口处蹦了出来,直奔项麻子而去!好在谢北黎的反应快,一把抓住了那只蹦出来的虫子。

  虫子呈血红色,像一只加长版的蚯蚓一样,很是恶心。虫子缠在谢北黎的手上,将他的整个拳头都包了起来。项麻子看着那虫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道:“这是什么玩意?”

  谢北黎一边从包里取出一个打火机,一边说道:“铁尸虫”打火机将那虫子烧的吱吱作响,不一会儿的功夫,虫子便不动了,掉到了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