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十章 青釭剑出鞘
  太阳快落山了,项麻子已经整理好了所有装备,莫奈何站在洞口边上,一阵凉风吹来,他看着漆黑一片的龙洞深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干这种事。

  项麻子提着一个背包走到他面前,一边将背包递给他,一边说道:“我第一次下墓的时候也很害怕,教你一招,当你感到害怕时就想象一下那漆黑的空间里面全是美刀,这样也许会好一点!”

  莫奈何接过背包,道:“美刀?还不如美女好使啊!”莫奈何按照项麻子的办法试了一下,果然,心中的恐惧瞬间减半,反而有些兴奋起来!

  这时谢北黎拿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来到了洞口边,他一边将盒子绑在背后,一边说道:“走吧,我们进洞去找大美女!”

  莫奈何看了看他背后的盒子,问道:“你你就带这么一个盒子进去?”

  谢北黎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不走寻常路,是我的风格。你可别看我这盒子里的东西,关键时刻,比你们那些破玩意好使多了!”

  说完,谢北黎和项麻子以及吴教授三人朝着龙洞深处走去,莫奈何站在洞口边拿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屎哥,那辆“波尔皮”我留在了县城里,你有空就自己去开,钥匙放在了我同学那里。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帮助都记在心上了,多的就不说了,就这样!

  莫奈何顿了一下便将短信发了出去,随即他又将一个同学的联系方式发给了宋史,这时从洞里传来了项麻子的声音:“快点儿,再不来,洞里的大姑娘都让我们三给收拾了!”莫奈何暗笑一声,立即跟了上去。

  龙洞深处一片漆黑,莫奈何四人踩着冰凉的流水缓缓前行,一阵洞风吹过,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有些骇人,项麻子用手电照了一下莫奈何,笑着说道:“别紧张,这是洞里大姑娘的叫床声,刺激不?让我看看,你子是不是已经翘起来了!”话落,只见项麻子用手电照了照莫奈何的裤裆。

  项麻子的话逗乐了大伙,莫奈何显得有些尴尬,不过心里倒是平和了许多。吴教授一边用手电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一边说道:“这里既然有风吹出来,那就说明这里是活洞,走了这么久,想必我们已经进入八面山中了吧!”

  话音刚落,只见走在最前面的谢北黎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项麻子见状,上前问道:“怎么不走了?”

  谢北黎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指了指前方,三人顺着谢北黎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岩壁上飘着一个人影,在手电的光照下若隐若现。莫奈何打了一个哆嗦,声问道:“那那是什么鬼东西啊?”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项麻子抽出了腰间的大砍刀,骂道:“妈拉个巴子的,什么玩意啊,敢吓唬你麻子爷,就算是鬼老子也给你剁了!”说完,他便要冲上前去。

  谢北黎见状,一把拉住了他,道:“那东西好像在朝我们靠近,等搞清楚了是什么再说!”

  四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只见那岩壁上的鬼影慢慢靠近。莫奈何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上了,这样的场面他只在说里见过,没想到今天竟然亲身体验了一把。他用手按住自己的胸口,生怕心脏破膛而出,就在这时,谢北黎突然笑了起来,道:“一群夜老鼠,看把你们吓得,这要是遇上个大粽子,还不得丢了魂!”话落,只见他从河里摸了一颗石子,朝那鬼影扔了过去,随即一阵“吱吱”声传来,一群蝙蝠从四人头上飞过。

  项麻子见状,骂道:“他娘的是一群夜老鼠,我还以为遇上大家伙了呢!额不对啊,这群夜老鼠怎么会组成人的模样呢?”

  莫奈何还处于刚才的恐惧当中,根本没有听项麻子在说些什么,谢北黎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项麻子上前用手电朝洞穴深处照了照,然后回过头来说道:“这洞里不简单啊,二货将军,你点的这个穴靠不靠谱?”项麻子干脆将谢北黎的两个外号连了起来。

  谢北黎没有回答项麻子的话,而是闪身到了一旁的石头上,用手电朝洞穴深处照了照,说道:“刚才的那群夜老鼠组合成的鬼影应该是在模仿某样东西”

  “你说的没错,夜老鼠确实有很强的模仿能力,可刚才我们看到的分明就是一个人影,难道它们在模仿人的样子?”吴教授说道。

  谢北黎不以为然,看着洞穴深处说道:“你见过什么人是飘着走路的吗?”

  项麻子握紧了手中的大砍刀,道:“管他娘的是人是鬼,都给收拾了!下地干活这么多年,什么妖魔鬼怪我没见过啊,我打头阵!”话落,项麻子便大步朝前走去。

  谢北黎见状摇了摇头,暗自念道:“粗鲁,太粗鲁了!麻子啊,你确定你的砍刀能砍死粽子?”

  一行人继续向前走了一会,项麻子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用手电照着自己的脸,伸出舌头扮鬼脸,莫奈何被项麻子的行为吓了一跳,骂道:“你个宝批龙,有毛病啊!”

  项麻子呵呵一笑,道:“怎么样,我这即兴表演还可以吧?现在很多烂掉渣的鬼片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要我说啊,等干完这一票,麻子我也去转战演艺圈,说不定还能被哪个女一号潜规则了呢!”

  项麻子站在原地自顾自的笑着,然而莫奈何三人却一副见着鬼了的表情,慢慢向后退着,项麻子见状,问道:“你们这是啥意思?”

  莫奈何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项麻子左边的肩膀,项麻子见状愣了一下,慢慢侧过头朝自己的左肩看去,这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因为他看见一张脸正靠在自己的左肩上,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项麻子也算是个狠角色,他大叫一声,手中的砍刀已朝自己的左肩而去。然而就在项麻子有所动作的时候,那张脸却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好在项麻子挥刀的力度刚刚好,否则这一刀就砍在自己肩膀上了!

  项麻子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骂道:“他娘的,这是什么玩意?什么时候爬到”

  项麻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他指了指莫奈何的头上,笑着说道:“子,艳福不浅啊,大姑娘就在你头上飘着呢!”

  莫奈何抬头看去,只见一个没有脸,全是头发的影子飘在自己头上,他大叫一声,顿时便瘫坐在水中,整个人软的跟一条蠕虫似得,怎么也站不起来了!

  谢北黎一把将莫奈何拉到身后的岩石上,随即反手从背后的盒子里取出了一把剑,猛地朝那鬼影劈去。眼看着就要将那鬼影一分为二,可就在这时谢北黎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他顺势看去,只见一只枯手正牢牢地抓住自己。项麻子反应很快,上前便猛地朝那枯手砍了去。

  枯手被项麻子一刀砍断了,手掌掉在了水里,手臂缩回了黑暗中,而那漂浮在空中的鬼影也消失不见了!莫奈何坐在岩石上喘着粗气,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走出来,吴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年轻人,习惯就好!”

  莫奈何咽了一口唾沫,道:“这种事情能习惯吗?”

  项麻子将砍刀放在水里洗了洗,道:“之前的夜老鼠恐怕学的就是这些玩意,我项麻子倒斗多年,从没见过这些玩意,二货将军,你”

  还没等项麻子把话说完,只见谢北黎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说完,他便大步朝前走去。

  项麻子看了莫奈何一眼,道:“你还能走不?”莫奈何没有回答项麻子的话,学着谢北黎的样子向前走去,其实大家都知道,他这是故弄玄虚罢了,心中肯定怕的要死!

  还没等四人走出几步,前方的黑暗中又出现了一个鬼影,披散着头发,也看不清长什么样子。鬼影挡住了去路,莫奈何见状下意识朝项麻子背后缩了缩,比起刚才,这次他的心里倒是平和了许多。

  项麻子大骂了一声:“妈拉个巴子的,好鬼不挡道,识相的赶紧给老子让开!”

  话音刚落,只见那鬼影突然就来到了项麻子的面前,项麻子倒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枯手正从水中伸了出来,直奔项麻子的裤裆而去。

  项麻子没有发现这一点,眼看着那只枯手就要得逞,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如闪电般的光划过黑暗,那只枯手便停了下来,随即断成了两节。

  项麻子终于反应了过来,骂道:“他娘的还是个女鬼啊,想占老子便宜!”

  谢北黎示意让莫奈何三人向后退,自己单手执剑慢慢向鬼影走去,嘴里还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走寻常路,是我的风格”

  这一次,项麻子终于认出了谢北黎手中的剑,暗自念道:“青釭剑”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从莫奈何三人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渣渣莫,是你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