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墓路人 > 第六章 迷局
  假莫超一命呜呼了,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项麻子本想从他那里问点什么出来,现在看来是没有希望了,他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太血腥,太暴力了!”

  莫奈何走到项麻子身旁,看了看那人的尸体,只觉胃里的东西直往外钻,随即只听见“哇”的一声,莫奈何差点把胃都吐出来了!项麻子见状笑了笑,说道:“伙子,这就不行了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这场阴婚,那袁道士瞟了瞟地上的尸体,又瞟了瞟莫老爷子,然后声说道:“莫老爷子,这这阴婚还举行不?时辰已经到了!”

  莫老爷子愣了一下,便招呼那些壮汉处理掉现场的尸体,现在他知道这个莫超是冒充的,而真正的莫超已经命丧黄泉,但这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得而知,不过像莫老爷子这种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只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莫奈何一边擦拭着嘴,一边向项麻子问道:“这人究竟是谁啊?为什么要冒充莫超?死的也太惨了!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是冒充的?”

  项麻子摊了摊手,道:“这么多问题,你要我先回答哪一个呢?如果我告诉你我是猜的,你信不?”

  “猜的?你当我是三岁孩啊!”

  这时莫老爷子来到了莫奈何面前,道:“莫子,时辰已到,阴婚这事可由不得你!”话音刚落,只见好几个壮汉将莫奈何围了起来,而此时莫奈何早已将砍刀放在了一旁的石桌上!

  莫奈何没有说话,而是暗骂了一句:“你个老顽固,现在都闹出人命了,还让我结什么阴婚!”

  眼看着壮汉就要动手,这时项麻子在一旁呵呵一笑,道:“我说莫老爷子啊,你都这把年纪了,咋就想不明白呢!不是我项麻子说你,我看你啊真的是老糊涂了!”

  莫老爷子哪能听的这话,吼道:“项麻子,你再说一遍!”

  项麻子清了清嗓子,笑着说道:“莫老爷子,你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种可能,既然有人冒充了你们莫家的人,那这一切会不会也是有人故意为之的呢?”

  莫老爷子顿了顿,道:“你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实话告诉你吧,你们莫家祠堂里的那具女尸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还有这位,袁道士是吧?狗屁,都他娘的是大忽悠!”言语间,项麻子已经来到了那道士身旁。

  听了项麻子这话,现场议论一片,莫仁路似乎想到了点什么,只见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问道:“你可有证据?”

  “证据我已经给莫老爷子看过了!”话音刚落,只见项麻子便将枪对准了那道士的脑门,大声说道:“瓜娃子,晓不晓得站在你面前的是哪个?赶紧的,说实话,不然麻子爷一枪打爆你的头!”

  那道士想起刚才假莫超被一枪爆头的样子,神色有些慌张,他咽了一口唾沫,道:“麻子爷,我就是一个道士,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项麻子冷哼一声,道:“拿谁的钱财?又替谁办事?”

  “莫老爷子啊”

  见那道士还不肯说实话,项麻子叹了一口气,道:“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麻子爷可要送你上路了!”说完,只见项麻子准备扣动扳机。

  那道士用余光瞟了瞟项麻子的手,见势头不对,连忙说道:“别别啊,麻子爷,我说!”

  道士迟疑了片刻,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半个月前,有一个戴着口罩的人找到我,说是莫家祠堂会出现一具女尸,并让我将此事说的很严重,必须要莫家后人与那女尸举行一场阴婚才能化解,至于他们是谁,为什么要那样做我就不得而知了!”

  “大爷的,差点害死老子!那你凭什么知道莫家会找你?”莫奈何有些激动的说道。

  项麻子看了他一眼,道:“我说你是不是傻啊,我问你啊,这臭道士是谁找来的?”

  莫奈何想都没想就答道:“莫超啊额,我晓得了!可可为什么非要举行一场阴婚呢?”

  道士连忙说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当时那人就给了我一大笔钱,我也没有多问!”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这一切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可那些在背后操纵的人究竟是何目的,没有人知道。随着假莫超的死,这件事情便成了一个谜,不过此时对于莫奈何来说,他所关心的不止眼前这件事情,还有这个救了自己的项麻子。

  临近深夜,可莫奈何却怎么也睡不着,他起身披了一件衬衣,来到了客厅,这时只见莫仁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电视机虽然开着,可他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那上面。莫奈何走到沙发边,一边从茶几上的烟盒里取烟,一边说道:“二伯,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莫仁路叹了一口气,道:“睡不着啊!你还不是没睡,说说吧,你对这事怎么看?”

  莫奈何顿了一下,道:“你是说阴婚这事?我觉得吧,这些人肯定是之前的仇家,现在找上门报仇来了!”

  莫仁路摇了摇头,抖落烟灰,道:“莫子啊,这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仔细检查过祠堂的那个盗洞,绝对不是从外面挖进去的,而且,从那盗洞边上的痕迹来看,也决不会是普通的挖掘工具留下来的!”

  莫奈何深深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然后问道:“那会是什么工具呢?”

  莫仁路迟疑了很久才回答道:“倒像是倒像是类似爪子的东西!”

  听了这话,莫奈何倒吸一口冷气,道:“二伯,大半夜的,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啊!”

  莫仁路看了他一眼,道:“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莫奈何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两人都沉默了,他们虽然直勾勾的盯着电视机,但心思却完全不在电视机上。过了一会,莫仁路又点上了一支烟,道:“莫子,这件事情还有很多令人费解的地方,但我隐隐有一种直觉,这也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莫奈何顿了顿,问道:“二伯,什么直觉能令你感到如此不安?”

  莫仁路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阴婚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幌子,这件事情的背后操纵者是要将你搅和进来,从这件事情的经过来看,他们对莫家,对我都了如指掌!”

  莫奈何挠了挠头,道:“二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知道背后操纵者是谁?”

  莫仁路吸了一口烟,没有回答莫奈何的话。见着莫仁路迟迟没有说话,莫奈何接着说道:“二伯,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勉强。虽然我早已没有把自己当做莫家人,但我毕竟还姓莫,是你从将我带大,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可能再置身事外了!”

  莫仁路叹了一口气,道:“也许这就是命,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隐瞒了!当年你父亲为了追寻你大爷爷留下来的一个秘密,才去参加了什么科考队,但他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开始他还会给我寄一些书信,直到直到有一次,他说很快就能找到答案,至那次以后,我跟他便再也没有联系过!”

  对于这些事情,莫奈何全然不知,他顿了顿后问道:“那大爷爷留下来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莫仁路虽然很不愿提起当年那件事,可他知道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程度,莫奈何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继续说道:“六十年前,你大爷爷以剿匪的名义带着莫家寨的人去八面山攻打王卷子,你大爷爷和你五爷爷带着一群人进入了八面山燕子洞,你二爷爷带人留守洞口。当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进入燕子洞的人竟然全部消失了!后来你二爷爷实在有些不放心,便带着人也进了洞,可当他刚进洞不久,就发现了很多尸体,这些尸体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你二爷爷还是在这些尸体中找到了你大爷爷和五爷爷。当时莫家寨的人死伤惨重,你二爷爷便带着人撤了回来,可当他回到莫家寨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你大爷爷和五爷爷以及那些死去的人竟然已经回来了。后来你二爷爷又派人去了一趟燕子洞,却发现那些尸体已经不翼而飞了,这件事情很诡异,你二爷爷和那些知道这事的人也不敢向任何人提起,直到后来你大爷爷和五爷爷跟变了个人似得,整日疯疯癫癫,不知所云,你二爷爷才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和你父亲!”

  莫奈何像是听了一个离奇的故事一样,可这故事却又是那样真实,莫奈何又点了一支烟,道:“既然二爷爷已经找到了大爷爷和五爷爷的尸体,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莫家寨呢?”

  莫仁路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你父亲一直追寻的那个秘密,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想假莫超那些人肯定也是冲着这件事来的!”

  话音刚落,便从楼上传来了一个声音,道:“二爷说的没错”

  两人闻声看去,只见项麻子光着膀子拿着一个瓶子从楼上走了下来,莫奈何见状,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偷听我们说话,这癖好可不好!”

  项麻子呵呵一笑,道:“你们两个说话那么大声,扰我春梦额,你俩就这样尬聊多没意思,正好麻子我这有一瓶好酒,二爷,你这有花生米没?整点呗!”

  莫仁路苦笑一声,道:“那酒可是我的,你子还真会借花献佛”说完,莫仁路便走进了厨房。

  项麻子将酒放在茶几上,看了一眼莫奈何,道:“故事好听不?要不我也给你讲一个?”

  莫奈何冷哼一声,道:“还是算了吧!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项麻子将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扎了起来,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说吧,麻子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没有想到这个项麻子尽然如此爽快,顿了顿后说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怎么知道那个莫超是假的?我二伯刚才说的那些话你都知道?”

  项麻子一边去打开酒瓶,一边说道:“因为你长得帅,因为真的莫超已经挂了,至于第三个问题”

  这时从厨房里传来一个声音,道:“后面的那句话他知道,至于前面的”莫仁路没有往下说,不过莫奈何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