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慕嫡娇 > 331 提醒了一二
  按理说如今陆铭的年纪也不小了,不少人家像她这个年纪的哥儿都可以开始说亲事了,这叔嫂之间也该是避忌一二的。

  原先林姝也是这样做的,可如今,她倒是想要看看陆铭是何等反应!

  陆铭很快就进来了。

  陆铭与陆靖然生的并不像,陆靖然生的像老宁国公多一些,可陆铭生的则像是小章氏多一些,可也不得不承认,陆铭是个清俊的哥儿。

  他只朝着老祖宗作揖,道:“自从我得知祖母病重的消息,便与先生告假,慌忙从白马书院赶回来了,不能在祖母身边尽孝,实在是我的不孝……”

  态度看似陈恳,却是透着几分漠然。

  他只站在老祖宗床前一丈远的距离,便是老祖宗朝着他微微伸手,他也像是没看到似的。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为老祖宗求来佛珠手串了?

  林姝不动声色打量着陆铭。

  老祖宗见着陆铭压根没有靠近的意思,嘴角的笑意便淡了几分,只道:“我怎么会怪你?打从入夏以来,我这身子骨便不好了,难不成你还能日日守在荣寿堂不成?更何况这宁国公府内还有你爹,你娘,你嫂子他们了,再不济还能请宫里头的太医过来,你一个小孩子,能帮得上什么忙?”

  “你啊,就莫要惦记我,好生在白马书院念书,早些出人头地,叫旁人都看看,咱们宁国公府的儿郎可不只是会打仗,还能读书了!”

  “是。”陆铭应了一声,可心头却是不怎么痛快。

  从小到大他来荣寿堂给祖母请安,祖母同他说的总是自己那个庶出哥哥,在他看来,他本该是宁国公府的嫡长子,因为陆靖然的存在,他却不能占了那一个“长”字,他怎么会喜欢陆靖然?

  更何况原本那个纨绔玩意儿如今更是成了二品的将军,成了皇上跟前的红人,成了瑞王的左膀右臂。

  便是他在白马书院读书,那些十多岁的哥儿以后走的是文臣的路子,但却是有满腔热血,对那些将军将士们更是极为敬重,一个个谈论起陆靖然是眉飞色舞,恨不得就要将陆靖然夸成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的大英雄了。

  他听到这话,自然是要出来反驳一二,恨不得将他知道所有陆靖然的丑事都抖了出来。

  只是,压根没人相信。

  甚至还有人说他这是在嫉妒他的陆将军了!

  嫉妒陆将军?呵,他乃是宁国公府的世子爷,为什么要去嫉妒一个庶出子?因为这事儿,他甚至还受到了众人私底下的非议……是以,如今他一听老祖宗说起陆靖然来,就觉得浑身难受。

  可老祖宗压根就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想着大房只有他们兄弟两人,这兄弟两人的关系素来不亲厚,如今只一个劲儿念叨着陆靖然来,来来回回只说陆靖然又打了胜仗,直说陆靖然快要回来了……

  是啊,她不和陆铭说陆靖然,还能说什么?白马书院里头的事儿她是半点都不知道,陆铭交好的伙伴儿也从未告诉过她,她也不知道……难不成还能对着陆铭说起他那个不成器的母亲吗?

  陆铭只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开了。

  林姝见状,也跟了出去,叫住了他,“铭哥儿暂且等一等!”

  原本满脸不耐烦的陆铭听到林姝的声音,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了斯文的笑容了,“嫂嫂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林姝嘴角含笑,疾步走了上去,只道:“我想着你好些日子没回来了,恰好我也要回榕园,刚好能和你走一段路了。”

  因为上一世的事情,之前她对陆铭一直很是避忌。

  陆铭也觉得奇怪,但面上不显,只道:“自然不是,嫂嫂最近身体可还好?”

  林姝点头道:“我身子一向是都不错的。”

  “话虽如此,可最近天气凉了,嫂嫂还是多注意身体才是!”陆铭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他们俩儿素来没什么来往,如今这般硬生生凑到一起去,还真是找不出什么话来了。

  眼瞅着快要到下一个分岔路口了,陆铭要从这个路口子去正院了,林姝这才道:“小的时候我与我母亲不得祖母和父亲的疼爱,我时常觉得不公平,只想着我明明是嫡出,怎么及不上我五妹妹在他们跟前得脸?那个时候因为这件事时常吃不下睡不着,甚至还发脾气摔东西了……等着后来长大了,这才明白其实有些东西真的不必太过于计较,就连我母亲都时常教导我,若一心盯着这些事儿,整个人都会拘泥于此,整日想的也是这些糟心事儿,这又是何必了?”

  这话已经说的是十分隐晦了。

  她不知道陆铭为何要朝着老祖宗下手,背后有没有小章氏的提点,可她知道一点,老祖宗是真心实意疼爱陆铭的。

  陆铭道:“我也曾听说嫂嫂家中的事,说事当初您的父亲是因为银子才娶了您的母亲,难道您的母亲就没有恨过您父亲?难道您就没有恨过您的父亲吗?”这该有多深的仇恨,当父亲的会将亲生女儿从族谱中除名啊!

  “恨?恨有什么用?难不成我恨他了,他就能过得不好?难道我恨他,我就能过得好了吗?其实说一点不恨,那是假的,可后来才发现这世上有很多事情比恨一个人来的更重要,既然我恨他,那就要努把力,让自己过得更加好才是,这样便是他见了,也会觉得心中不痛快!”林姝笑看了陆铭一眼,含笑道:“你说了?”

  陆铭嘴角也带着笑意,轻声道:“可我觉得您和您母亲太过于仁慈了些,这世上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我看来,若是旁人对你不好,也得加倍奉还才是……”

  说着,他更是停住脚步,只道:“好了,嫂嫂,我要去正院陪着母亲一起用午饭了。”

  话毕,他更是头也不回就走了。

  樱桃站在她身后,嘀咕道:“太太,您说他这是什么意思?一报还一报的道理我懂,可加倍奉还又是个什么意思,是不水这株连九族的意思?”

  林姝摇摇头,压根就无心回答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应该也算是这个意思罢!”

  他到底想怎么报复老祖宗?难道就因为老祖宗小时候疼陆靖然比他多,所以他就想要要了老祖宗的性命?还是他见不得自己母亲受苦……

  樱桃却是撇嘴道:“我可是不喜欢这位世子爷……”

  “你为何这样说?”同样站在林姝身后的芸豆低声问了这么一句,其实她也不喜欢陆铭了,“你知不知道,咱们在外头可是不能胡言乱语的,若是这话叫人听到了,旁人只会以为是太太不喜欢世子爷了……以后这样的话,你可莫要胡乱说了。”

  末了,她想了想,只觉得这样做对樱桃来说有些难,只添了一句,“起码在外面不要这样乱说了。”

  樱桃点点头,这才道:“我……我也说不上来,之前在扬州的时候曾听人说起来过,直说一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能够从他的眉眼中看出来,我看着那世子爷的面相就不像是个好人!方才世子爷说话的时候这目光凶狠,虽说世子爷长得好,可……”

  她还真的是说不上来。

  芸豆也跟着点了点头,飞快说了一句,“我也是这般觉得的,便是我没见到世子爷几次,可也觉得世子爷不像是好人,你看老祖宗都病了这么长时间了,世子爷又回来过几次?一口一个孙儿不孝,世子爷要真的是孝顺,怎么会没时间回来,难不成这白马书院的先生还会不放人……”

  她像是忘了方才提点过樱桃,要樱桃莫要乱说话,可这会子说起话来却是将方才自己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就偷偷议论起来了。

  林姝压根就没心思去听她们俩儿到底说了些什么,只想着陆铭方才的话,陆铭小小年纪心肠就如此狠毒了……该说的她已经说了,该提点的她也已经提点了,若是陆铭再生出什么心思来,她第一个不答应。

  可她不知道小章氏会不会知道这件事,若有小章氏的相助,谁知道以后陆铭会不会承认这件事?

  不成,她得想个法子将那佛珠手串拿到手,若是老祖宗见着自己的身子骨稍微好些了,又念及着陆铭的孝心,将那手串给戴到手上了怎么办?

  但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一直不是那般不知道分寸的人,若是旁的东西,她还能讨要,可这佛珠手串乃是陆铭的一片孝心啊……若是她开口了,老祖宗定是会察觉到什么的。

  老祖宗如今身子骨还是不好,她不想让老祖宗知道这件事。

  但思来想去,竟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如此昏昏沉沉想了一夜,等着第二天她去荣寿堂给老祖宗请安的时候,恰逢孙院判刚刚离开,她只问向白妈妈,“……这次孙院判怎么说?”

  若真的是那佛珠手串有问题,老祖宗的身子骨定会有所好转的。

  顿时,她心里是七上八下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