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曲调饱满,起伏有致,在古筝曲中,也是屈指可数的高难度曲目。当初秦缓缓不经意的一弹,确实没想到后来这么多。

  曲目已然开始,灵动的手指已经将引子部分弹完。而苏霁年也配合着两个人的曲调,优雅而闲适的端起了玉萧,漫步在舞台上,笛声开始悠扬。

  三人同时演奏,第一段曲调,然后是第二段,第三段……

  在这视觉和听觉的饕餮盛宴中,众人渐渐沉醉,沉醉在这难以自拔的优美旋律中。甚至还有人悄悄录下这段音频,准备拿回去做手机铃声。

  “这首曲子,果然如同传说中的那般好听!上次没听到,这次整个人像是被净化了一般……”有人坐在观众席小声的感慨。

  接着就有人小声附和:“是啊!不愧是让校长难忘至此,让骆千诗一曲走红的曲子,真是绝妙!”

  当然,也有人震惊于秦缓缓的琴技,就比如江桨,混在观众席中,从一开始嘴巴惊诧得张着,到现在都没合上。

  “原来,缓缓的琴技这么好,简直就是真人不露相啊!”她感叹道。

  坐在她身边的同学听到了,也激动的接话道:“是啊,真是太意想不到了。原以为整个学校里,也就只有骆千诗会古筝,没想到秦缓缓也会。而且,不是我黑诗霁,我是真心觉得苏学长还是跟秦缓缓比较配。颜值啊,气质啊,气场啊,都无比般配。”

  “说的太对了!我这个音乐白痴都能听得出来,秦缓缓好像比骆千诗弹得要好……”后面位置的同学也小声补充道。

  江桨得意的一笑:“那是肯定的!”

  也从一开始的担心紧张变成了现在的畅快兴奋,她此时只能把满身的激动兴奋变成更疯狂的打call来支持秦缓缓了。

  “铮……”

  在曲子进行到最后一部分的时候,舞台上发出了一道古怪的不和谐的筝声。

  很明显,有人弹错了。

  正享受听觉洗礼的观众,一时间都纷纷把视线落在了两个古筝演奏者身上,这么大的疏漏,到底是谁发出来的?

  很多人第一反应是秦缓缓。

  可是人家秦缓缓正面不改色的淡定拨弦呢,一丝异样都没有!反倒是以古筝琴技出名的骆千诗,此时面色紧绷慌张,一点都不像是悠然弹琴的样子,反而很不自然。

  众人这个奇怪啊,继续往下听,更听出了毛病,有好几处明显的失误,让原本和谐流畅的曲子带了瑕疵,而这个弹错了的人,他们此时都听得一清二楚,也看得明明白白。

  是骆千诗。

  她大概是太紧张了,手法都跟着凌乱了起来。后面的谱子弹得磕磕巴巴,频频失误。

  如果说这次没有秦缓缓一起表演,他们是绝对听不出来的。但是正是因为有了对比,才能瞬间明白谁好谁差。

  就算骆千诗琴技不错,但是在秦缓缓面前,似乎也矮了一大截。

  所谓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就是如此,录音的同学也懊恼的录不下去了,评委席也都交头接耳,不忍直视这车祸现场般的演奏。

  而潘志吉,坐立不安的在评委席上紧张的看着骆千诗,深深的替她捏了一把汗。

  秦缓缓却在拨音弄弦之际,唇角缓慢的勾了一抹笑。

  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