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一愣,旋即问道:“为何这么说?”

  北冥焰解释道:“那寨方氏家的宅子,至少有十几年了,可门口两尊蜈蚣石像却很新,全无庭院内的破败感。”

  他这样一说,我也猛然意识到。

  确实,那石像新得不正常,好像刚刚修建完毕,才搬过去没几天一样。

  按说,经年累月的风吹日晒,石像该比那庭院更加破旧才对。

  我不由点点头,托起下巴沉思:“不止石像奇怪,还有门上挂着寨方二字,也很奇怪。当地人皆道,寨方家行事诡秘,从不与外人来往。这样神秘的巫蛊世家,怎会将姓氏这样大张旗鼓地摆在自家宅子外,生怕仇家找不到吗?”

  北冥焰赞许地看着我,轻笑:“你也察觉到了。”

  我点点头,心中越发狐疑,刚刚那宅子,明显是在欲盖弥彰,想要让我们相信,那就是寨方家的遗址。

  可越是伪装,越是漏洞百出。

  只不知,这样的伪装,是为了什么。而真正的寨方家,又在哪?

  那天下午,我又开始四肢发冷,浑身无力,想是体内的蛊毒又要蠢蠢欲动。

  北冥焰心疼地一路抱着我,回了客栈。

  彼时,我坐在房间里,窗外和煦的暖阳投射而入,却丝毫赶不走,我体内阵阵发冷的寒意。

  “小柒,你安心休息,剩下的交给我。”北冥焰凝眸注视着我,眼底写满不忍与疼惜。

  我强打起精神,不想让他担心:“放心,我撑得住,不是还有一天时间吗?”

  蓦地,我忽然想起一个极为重要的线索。

  我真是糊涂,竟忽略了那么重要的信息!

  回客栈的路上,我还一直想着,为何寨方家的宅子要做伪装。

  此刻,我忽然想明白了。

  “焰,我在来苗疆前,曾在学校使用追踪符,探查下蛊者的踪迹,结果我看到了一片废墟。”

  北冥焰面色一沉,若有所思道:“这就对了,你看到的那片废墟,才是寨方家真正的遗址。”

  我赶紧点点头:“对,徐道长不是也说过吗?十五年前,寨方家遭遇仇家突袭,被灭了满门,那么仇家在杀人后,再将房子一把火烧个精光,也在情理之中。”

  我顿时兴奋起来,脑中几条线并行交汇,终于渐渐浮起一丝线索。

  今日那座伪造的宅子,想来,是因寨方家不想暴露那片废墟,才这般掩人耳目。

  至于为何不想暴露废墟,那是因为,我早在学校时,就已探查到,下蛊者就躲在废墟附近。

  而一旦确认了,那片废墟就是曾经寨方家的住所,那么无疑会将矛头,准确地指向这个巫蛊世家。

  以北冥焰的性子,任何敢伤害我的人,都会被他无情抹杀,更何况,这一次的下蛊者,直接想要了我的命。

  我隐隐感觉到,这一路追查下来,似乎有人躲在暗处,在故意帮那个家族。

  我想,十五年前那场灭门惨案,除了那老管家之外,这个家族一定还有人活着。

  而躲在暗处给我下蛊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当年幸存下来的家族成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