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放在钱袋里,久久拿不出来。

  如果袁熙怀的真的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忍心打掉?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最终还是没让袁熙去打胎

  然后,事情就变成这样了。

  “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否是你的,你查证过了吗?”杨研夏努力稳住心神,拼命地按压着自己颤抖的声音,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冷静一些。

  “小夏,我承认,我之前是混账了点,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研华的。我已经改过自新了。”袁熙弱弱地出声道。

  杨研夏对于袁熙说的话,并不完全相信,但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傻哥哥,杨研夏只得咬牙,愤愤地看向袁熙道,“你最好说的都是真的!”

  要是让她抓到了她的小辫子,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杨研夏总有种感觉,袁熙会毁了她的哥哥。

  “少爷,您还记得当初被袁熙骗的那个傻子吗?他妹妹主动联系我们了,说是袁熙又回来了,想请求我们的帮助。”

  墨南将自己得来的消息向墨逸尘汇报。

  墨逸尘微微蹙了蹙眉,“袁熙还活着?”

  “是的。那女人真是命大!哪怕已经被人抛弃了,也还能活下来,真是只打不死的小强。”墨南的语气里也是满满的嫌弃,“对了,少爷,我们是否需要帮助那女孩?”

  “不用管。”他没有那个好心去日行一善。

  已经摔了一跤却还执意要往深坑里跳的人,无论旁人怎么救都无济于事。

  他可没那个闲心去给他清醒头脑。

  墨逸尘这边的回复很快就回馈给了一直等在墨氏集团大堂里的杨研夏。

  收到这个回复时,杨研夏虽说失望,但却并没有多少意外。

  上一次的事情发生后,哥哥被原来的公司辞退了,后来的这份工作,还是顾小姐和墨少好心帮他们安排的,可现在哥哥竟然又跟顾小姐他们讨厌的人凑在了一起,这本质上,其实同“农夫与蛇”的故事没什么区别。

  挺让人寒心的。

  要是她,她也会生气。

  可是,她一个学生,如果没有顾小姐他们的帮助,该怎么才能揪出袁熙的小辫子呢?

  杨研夏陷入了困境当中。

  陆宅。

  “给你订了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

  陆芝仪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机票,咬了咬唇,最终还是伸手收了过来。

  本想着这么赌气转身离开,但还是忍不住回头冷嘲了一句,“我现在是明白了,可你呢?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人,你以为你就能得到吗?别忘了,我们看上的人虽然不同,但本质却是一样的!”

  她得不到墨逸尘,陆铭同样也得不到顾晓晓。

  “你再这么耗下去,迟早我们陆家会被你害惨的!”

  陆芝仪说完这话就离开了。

  面容肃静的陆铭久久地盯着茶几无言,许久后,他抬起了自己的手,摊开了拳头,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掌心。

  他和墨逸尘,本是没有任何仇怨的。

  只不过

  他自幼就被强加上了这种仇恨。

  陆家对墨家的仇怨,来因很简单:只是简单地,不想要被墨家压在头上。</td></t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