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职,在顾晓晓高高兴兴地忙前忙后的时候,木唯心这边同样也糟心得食宿不安——她已经从白奕樊这里得到了温梓铃来京寻姐姐的消息。

  要是之前的事情被暴露了出来,她会完蛋的!

  木唯心再也不敢继续在医院里装病下去了。快速地办理了出院手续,匆匆地赶了回来。

  “既然梓彩的妹妹来了,那你干脆把她叫到家里来吧!怎么说梓彩也照顾了我这么久,她妹妹过来我们也应当照顾一二的。不过,梓彩这丫头究竟是怎么回事?就算出去玩也得跟家人说一声啊,这不是害家人担心么?”

  该死的!当初她入院之后,因为叶佳慧的事情,忘记了处理温梓彩家人的事情了,现在被那死丫头的妹妹找上门来,事情变得棘手难办了真是该死!

  她怎么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

  白奕樊听了木唯心这些话后,眉头挑了挑,“你不介意?”

  之前他带温梓彩过去的时候,他记得她可是非常激动地反对的。

  “我怎么可能会介意?怎么说梓彩都照顾了我这么久了,我们现在照顾一下她妹妹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木唯心昧着良心道。

  “你能想通这些事情就好!不过我已经让人给她安排了住处了,回头若是你想要见她,你再让人将她接过来便是了。”对于木唯心突然的“识大体”,白奕樊还是比较高兴的。

  “哪里用得着另外找时间?现在就可以呀,干脆你现在就把她叫过来吧!反正我回去也是一个人住着,多无聊呀,多一个人还能有个伴呢!若是梓铃愿意,咱们也可以花钱聘请她帮忙做家务呀!你刚刚不是说了嘛,她现在不是很缺钱用吗?刚好呀!”

  “行!我回头跟那女孩说一说,要是她愿意,我就让人送她到你那!”白奕樊点头答应道。

  “好的好的!”木唯心觉得,温梓铃不可能会拒绝她这个提议的。

  “不过,梓彩也真是的,要是出去玩的话,怎么不跟家里人说一声呢!”木唯心故作焦虑地道,“之前我看到她心事重重的,原本是以为她学习压力太大了,便准备给她放几天的假让她好好地放松休息一下,结果没想到,她经一声不吭地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离开的那天,有什么异常吗?”白奕樊问道。

  “没有啊!挺正常的。不过她那段时间的确有些怪怪的,经常会神情恍惚,就感觉藏着心事的那种!但究竟是什么心事,我问她的时候她却只是摇着头不肯说,后来我便没再多问了。奕樊,你说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呢?梓彩那丫头离开了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该不会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了吧?”木唯心本就是班科出身,分分钟便可以入戏的那种,此刻不过要她演一个为仆人担心焦虑的主子,简直是太简单不过了。

  她脸上的表情太过逼真,白奕樊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便相信了木唯心的这一大段“鬼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