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收藏涨得好慢,大家多支持一下啊!

  ……

  在大都会歌剧院里收获了几个信徒之后,刘瑞安安排的下一个目的地却是当场最具人气的夜店。

  为了能够符合这个地方的风格和需要,在半路上刘瑞安还特意去了趟顶极奢侈服饰专卖店给娜塔莎·罗曼诺夫买了一身时尚的服饰。

  “现在连天使都喜欢到这种地方来了吗?”等车子滑停在早早就排起了长队的夜店门口,副驾驶座上的娜塔莎·罗曼诺夫笑道。

  “不深入人间,又怎么能知道人间的疾苦?”打量着换了知道服饰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对方,刘瑞安笑着回答道。

  不得不承认,扮演娜塔莎·罗曼诺夫的演员斯嘉丽·约翰逊,虽说风评不太好,长得也不合自己的口味,但在电影里的造型确实很不错。

  特别是对方身为高级特工所自带的百变气质,再加上原本也算是娇好面孔和身材,更让这位黑寡妇显得很是诱人。

  等两人下车之后,这次到是没用夜店的泊车员,有着星灵控制的rsq超级跑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在报上一个名字之后,把一溜排的人都给拒之门外的傻大黑粗保安,很是热情地将两人给放了进去。

  没办法,以安布雷拉推出生物饮料后的社会地位和名声,没人敢不卖刘瑞安的面子。

  虽说只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但“new”牌生物饮料早已经风靡了全世界。

  好吧,全世界有些夸张,毕竟推广的时间还有铺货的时间都有限,暂时还做不到全世界同步的地小。

  但最起码在美国这一亩三分地上,这种口味多样化并且长期饮用可以增强身体素质和免疫能力的饮料早已经成了很多人每天必不可少之物。

  单单就是提醒醒脑这一个效果,在生物饮料上市之就将功能性饮料、咖啡、茶等传统饮料的市场份额给抢了不少。

  甭管是从事高强度脑力工作还是高强度体力工作的人,在尝试过这种生物饮料之后就没一个能够拒绝这玩意儿的诱惑。

  区别只是,钱多的呢,可以买最高档同时功效也是最好的生物饮料,钱不多的呢,可以买中档且效果相对一般的生物饮料。

  甚至连钱少的人,都可以购买效果相对最差的低档货。

  高、中、低这三个消费层次的覆盖,不但让生物饮料赚到了更多的利润,同时也让安布雷拉科技公司的名字变得家喻户晓起来。

  哪怕这家夜店能够做到眼下这样的规模肯定有着不弱的背景,却又怎么可能把顶着安布雷拉科技公司大老板朋友身份的刘瑞安拒之门外。

  之前就和托尼·斯塔克混迹过几处有名夜店的刘瑞安,自然不会再是刚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的初哥。

  再加上大把大把的美钞所附带的魅力,很快就在夜店里玩得如鱼得水起来。

  让刘瑞安惊讶得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过此类的任务,对于眼下这样的环境娜塔莎·罗曼诺夫这位高级特工居然比自己还要自在。

  激烈的音乐、火辣的贴身舞,在这一刻,没有什么天使男爵、没有什么高级特工,有得只是两个投入到这种气氛和环境里的普通人。

  好吧,有些人天生就普通不了。

  这不,火辣诱人的娜塔莎·罗曼诺夫很快就遇到了骚扰。

  可让刘瑞安郁闷得是,自己身为男性居然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最让人无语得是,骚扰就骚扰吧,你是个漂亮妹纸也就算了。

  哪怕明知道出现在这种地方的妹纸都淡不上“干净”,但刘瑞安也不介意偶尔地换换口味。

  就像平日里吃习惯了山珍海味、顶极美食,偶尔也会换上清淡小菜或者路边小吃一样。

  可问题是,你个大老爷们也来骚扰,而且一来还不是一个,这是要闹哪样?!

  对于这些明显带有恶意的白人黑人,刘瑞安可完全没有对行漂亮妹纸时的耐心,而另一边的娜塔莎·罗曼诺夫也是一样。

  于是乎,在夜店的保安出现之前,原本拥挤的舞场硬是被刘瑞安和娜塔莎·罗曼诺夫可清出了一片空地。

  空地之上,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躺下了六个肤色不同的汉子。

  暗中给每个家伙种下心灵暗示之后,懒得去花时间询问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针对自己的刘瑞安,带着娜塔莎·罗曼诺夫就在夜店老板万般歉意的表情闪了人。

  “很不错的安排。”走在夜晚街头上的娜塔莎·罗曼诺夫,突然说道。

  “不不不,刚刚这事可不是我安排得。”连连摇头的刘瑞安,解释道。

  “我知道,不过,感觉确实挺不错,不是吗?”挥舞了一下拳头的娜塔莎·罗曼诺夫,说道。

  “这到是,可惜那些家伙都太脆了,我还没用劲就都躺下了。”耸耸肩的刘瑞安,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说道。

  “我也觉得他们弱了点。”附和了一句的娜塔莎·罗曼诺夫,突然笑着说道:“怎么样,要不要找个地方我们也试试?”

  面对这样的建议,刘瑞安到是并不算惊讶。

  开玩笑,人家可是特工界的大牛人黑寡妇,有着这种和普通妹纸完全不同的喜好再正常不过。

  “没问题,听你的安排。”知道对方性格的刘安然,答应的那叫一个干脆。

  “那么,我们先需要一辆车。”看了眼已经没车影子的街头,娜塔莎·罗曼诺夫笑着提醒道。

  “不用,我有更好的交通工具。”

  刘瑞安说完一把就将娜塔莎·罗曼诺夫给拽进了不远处的小巷之中,然后开始脱起了衣服。

  换成是正常的女性,这个时候不是逃命就是也一起脱衣服,但娜塔莎·罗曼诺夫却是相当淡定地看着某人三下两下就把昂贵的上衣给脱了个精光。

  脱完上衣的刘瑞安,很快重现了之前在大都会歌剧院时的表演,一对洁白同时又很巨大的羽翼以肉眼可以的速度从背后伸展开来。

  在娜塔莎·罗曼诺夫惊讶中带有几分欣赏的眼神里,刘瑞安的后背很快就伸展出一对足有一人来高的白色羽翼。

  “我可以吗?”完全一幅天使形象的刘瑞安,伸出右手笑着说道。

  “当然。”极具冒险精神的娜塔莎·罗曼诺夫,只是迟疑了一秒钟都不到,就伸出了自己的手。

  一把将对方凹凸有致的身体给揽在怀里后,刘瑞安轻轻一振背后的双翅,整个人瞬间腾空而起。

  别看娜塔莎·罗曼诺夫在成为黑寡妇之后,从事过很多次的空中任务,开过各种型号的飞机,但这么个飞法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特别是在某人温暖而又结实的怀抱中俯视灯火辉煌的地面,这种感官上的感觉和开飞机可是完全不同。

  不过,在享受这种特别的飞行体验同时,娜塔莎·罗曼诺夫到是没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

  比如分析为什么那么高的飞行速度,可自己却感觉不到一点点风,更别说寒冷了。

  又比如,为毛线那结实又温柔的胸膛里,心跳的速度却是慢的吓人。

  再比如,那对足以将两人都给包裹起来的洁白羽翼,到底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被某人收在身上等等之类的问题。

  与此同时,抱着妹纸一同享受夜间飞行刺激的刘瑞安,却在惊讶怀中妹纸的特别之处。

  没办法,之前在用心灵控制能力收服玛丽亚·希尔时可是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

  但刚刚借着娜塔莎·罗曼诺夫的情绪有些波动过大的机会准备趁虚而入的时候,刘瑞安却发现对方居然有着类似心灵护盾的能力。

  或者确切一点来说,这不是一种能力,而是经过长期并且绝对残酷的训练之后,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种心灵防御。

  虽说这种本能的防御能力并不是说不能攻陷,但真想彻底控制对方却明显要比控制玛丽亚·希尔要麻烦的多得多。

  这要是换成以前,刘瑞安多半会强行攻破对方的心灵防线,然后彻底控制住这位黑寡妇。

  可自打从《超人:钢铁之躯》世界里回来后,对于这种即便能够通过心灵能力控制住,但照样有可能随时失控的手下已经彻底没了兴趣。

  至于为什么送给对方一支高级基因优化液,其实是借着尼克·弗瑞所掌握的实力去对抗九头蛇之类反派组织和个人。

  对于刘瑞安来说,拿一支不光已经“淘汰”而且还是“阉割”版本的高级基因优化液来换取一炮灰盟友,是稳赚不赔的事情。

  毕竟就算娜塔莎·罗曼诺夫使用了这只高级基因优化液,顶多也就是比美国队长、鹰眼和使用了中级基因优化液的菲尔·科尔森、托尼·斯塔克还有小辣椒他们强而已。

  别说和正在培育的氪星人大军相比,就连经过terrigen水晶洗礼后掌握了震荡波能力的斯凯都不见得能打得过。

  放弃了继续入侵对方心灵打算的刘瑞安,没多会儿的功夫就带着怀中的妹纸降落到了斯塔滕岛的托德山上。

  (为了河蟹,中间略过大约五千字的内容,请大家自行脑补就好。)

  而接下来的这一夜,没有人知道两人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连尼克·弗瑞也很快失去了自己得力干将的行踪和消息。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