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2011章佑宁,欢迎回家(2)
  苏简安一句话唤醒所有人对明天的期待,尤其是几个小家伙。

  西遇和相宜一岁的时候,念念和诺诺出生。

  几个孩子几乎是一起长大的。

  很小的时候,西遇和相宜就知道,念念妈咪因为身体不舒服住在医院。

  妈妈告诉他们,念念的妈咪是“佑宁阿姨”。

  第一次见到佑宁阿姨,他们以为她睡着了,妈妈却说,佑宁阿姨在好起来之前,会一直这样“睡着”。

  也就是说,念念甚至没办法跟妈妈说话……

  他们想安慰念念,但是念念很乐观,他反过来安慰他们,说:“不用担心,我妈妈一定会好起来的!”

  从记事开始,念念就在等妈妈醒过来、等妈妈回家。

  相宜原本以为佑宁阿姨很快就会醒过来,念念不用等太久。

  然而,事实是,他们等了四年多。

  今天,佑宁阿姨回家的日子,终于从遥遥无期变成了触手可及。

  明天……

  小家伙们第一次对明天充满期待,也第一次知道了“明天”这两个字有多么美好。

  同样在期待明天的,还有念念。

  不同的是,念念对今天充满了纳闷——他爸爸中午的时候出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妈妈,”念念拿着手机,一脸认真地说,“我要给爸爸打电话,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许佑宁拦住小家伙,说:“爸爸忙完了就会回来。”

  念念歪了歪脑袋,“可是爸爸已经忙了半天了呢~”

  “我知道啊。爸爸还没回来,肯定是还没忙完啊。我们不要打扰他。”许佑宁牵起小家伙的手,“我们去花园散散步,好不好?”

  可以出去玩了!

  念念瞬间遗忘了穆司爵,从沙发上跳下来,“好!”

  到了花园,许佑宁才觉得奇怪。

  今天,苏简安和洛小夕没有带着小家伙们过来,叶落也没有来医院加班。

  宋季青为了保证她的后续康复万无一失,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分周末和工作日地工作。叶落周末无事可做,只好过来陪着宋季青。

  但是今天,许佑宁以为会来医院的人,一个都没有来,连穆司爵都出去了一个下午没有回来。

  他们……是不是在悄悄准备什么?

  不过,还好有念念陪着她,她已经很满足了。

  想着,许佑宁的视线落到念念身上——

  念念比同龄的孩子高,已经一米出头了,牵着她的手走在花园里,像个懂事的小大人。

  走到一张长椅前,念念拍了拍椅子,说:“妈妈,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好啊。”

  许佑宁应声坐下来。

  念念抿着唇,似乎在窃喜,蹭到许佑宁身边,挨着许佑宁坐下。

  许佑宁心头一软,用手圈着小家伙,说:“念念,让妈妈抱抱你吧。”

  念念当然愿意让许佑宁抱!但是经过一番考虑,他还是拒绝了,说:“妈妈,我很重的。”他担心许佑宁抱不动。

  “没关系,妈妈试试。”许佑宁抬了抬手,做了一个动作表示自己很有力量,“妈妈一直在复健,季青叔叔还给我安排了力量训练呢。”

  “……不行。”念念还是拒绝,“你不小心受伤了怎么办?”

  “……”

  许佑宁看着沐沐,觉得无奈又很感慨。

  这种情况下,她会觉得,她一个三十岁的大人,都没有念念考虑的周全。

  “好吧。”许佑宁妥协道,“今天先不抱。”

  “嘻嘻!”念念古灵精怪的冲着许佑宁笑了笑,“妈妈,等你好了,我就可以给你抱了哦!”

  “嗯。”许佑宁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等我好起来再说。”

  许佑宁话音刚落,念念就看见穆司爵迈着长腿朝他们走过来,他兴奋地叫了声:“爸爸!”

  许佑宁循着念念的方向看过去——虽然有很多人,但她还是一眼就从人群中看到了穆司爵。

  某人那双大长腿和强大的气场,实在是让他显得出类拔萃,让人想忽略他都难。

  念念从长椅上滑下来,朝着穆司爵飞奔而去。

  穆司爵看着小家伙,唇角不自觉地上扬,伸出双手——

  念念熟门熟路地跳到穆司爵怀里,像一只迷你小熊一样挂在穆司爵身上。

  穆司爵抱好小家伙,一边问:“你跟妈妈什么时候下来的?”

  “嗯……”念念没办法给穆司爵一个准确的时间,只好说,“我们只是下来了一会儿,因为在房间太无聊了!爸爸,你去哪儿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穆司爵没想到小家伙这么快就把问题抛回来了,说:“爸爸有事,跟陆叔叔出去了一下。”他亲了亲小家伙,接着说,“好消息是事情处理好了,今天剩下的时间和明天,我可以陪着你和妈妈。”

  这个答案,完美贴合念念的期待。

  “那说好了哦~”念念充满期待的看着穆司爵,“你明天不许再出去了哦~”

  “嗯哼。”穆司爵说,“我保证。”

  念念欢呼了一声,像一条小虫一样在穆司爵怀里扭来扭去。

  穆司爵作势要松手,吓得小家伙“哇”了一声,紧紧抓着穆司爵,还喊了一声“妈妈救命”。

  许佑宁当然知道穆司爵只是吓吓念念,没有去救小家伙,反而在一旁笑得很开心。

  宋季青走出住院大楼,被念念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他停下脚步,看过去,看见穆司爵和许佑宁脸上的笑,再听着念念开怀的笑声,他感觉迎面吹来的风都是温柔的。

  这一幕,让他觉得过去四年的付出值了。

  宋季青没有打扰穆司爵享受一家三口的时光,悄悄走了,一边发消息问叶落在哪里。

  他没有孩子,但对象还是有的!

  穆司爵和念念边笑边闹,只有许佑宁注意到宋季青在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时不时低头看一眼手机,唇角挂着一抹笑意。

  不用猜,他一定是跟叶落在发消息。

  这四年,宋季青和叶落

  没有结婚,多半是因为宋季青太忙了吧?

  许佑宁拍拍穆司爵的手,“我们上楼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穆司爵什么都没问,一手抱着念念,一手牵着许佑宁上楼。

  回到套房,许佑宁哄着念念说:“念念,妈妈要和爸爸说点事情,你自己在客厅待一会儿,好不好?”

  念念点点头,“好呀。”顿了顿,又指了指外面,“爸爸,我可以去找叔叔他们玩吗?”几年下来,他已经跟门外的几个手下混得很熟了。

  “可以。”穆司爵说,“但是不能下楼。”

  念念“嗯”了声,乖乖的说:“我知道了!”

  “乖~”

  许佑宁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示意穆司爵回房间。

  一关上房门,穆司爵就用一种饱含深意的眼神打量着许佑宁,“什么事要特意回房间说?”

  “……”许佑宁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靠近穆司爵,双手顺着他的胸膛,一路上滑到他的肩膀上。

  穆司爵的呼吸心跳明显发生了变化,他一手扣住许佑宁的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许佑宁就抢先开口:

  “季青和叶落没有结婚,对不对?”

  穆司爵皱了皱眉,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你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是啊。”许佑宁一脸纯天然无公害的表情,“不然你以为呢?”

  “……”穆司爵咬了咬牙,说宋季青和叶落确实还没结婚,接着问许佑宁,“你时不时有什么打算?”

  “季青和叶落一直没有举行婚礼,我觉得是因为我。”许佑宁说,“既然我已经醒了,我们帮他们办一个婚礼吧?”

  “……”穆司爵有些迟疑,“你确定要做这件事?”

  许佑宁点点头,“确定。”

  “我可以答应你。”穆司爵强调道,“不过,要等你完全康复再说。”

  “我也可以答应你。”许佑宁很配合地说,“没完全康复,我也没有体力和精力替他们操办婚礼啊。”

  “这件事,”穆司爵提醒道,“你最好事先和季青商量一下。”

  “会的!”许佑宁说,“我会找个机会跟季青说,给叶落一个惊喜。”

  顿了顿,许佑宁想起什么,问道:“我明天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你问过季青了吗?”

  “问过了。”穆司爵说,“要等到下午。回到家,应该已经是傍晚了。”

  “啊……”许佑宁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一大早就可以离开呢……”

  “你在这里住了快五年,哪能说走就走?”穆司爵不着痕迹地说服许佑宁,“明天耐心等等。早上和下午,不过是几个小时的区别。我们不差那几个小时。”

  “嗯!”许佑宁点点头,“听你的。”说完毫无预兆地亲了亲穆司爵的脸颊。

  穆司爵摸了摸还残留着许佑宁双唇温度的脸颊,看着她,目光就像是在问:为什么这么突然?

  许佑宁笑了笑,不急不缓地说:“刚进来的时候,你不是以为我要对你做这件事吗?我现在满足你啊——”说完就要往外跑。

  穆司爵一把拉住许佑宁,盯着她,眸底绽放出危险的光:

  “你觉得我是一个吻就可以满足的?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