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869章 有些事,是你拒绝不了的(2
  看着看着,苏简安仿佛从镜子里看到了三年前的自己。

  那时候,她刚到警察局上班,还没有和陆薄言结婚。甚至她喜欢陆薄言,都还是一个讳莫如深的秘密。

  为了给工作上的伙伴信心,她要求自己看起来专业冷静、稳重可靠。

  在闫队长和其他队员眼里,她也确实是这样。

  只有江少恺知道,她也有被难住的时候。

  她也会对着一个检验结果皱眉也会为一个解不开的难题头疼不已也会累到想把自己关在家里大睡一场。

  所以,三年前,表面上看起来再专业可靠都好,实际上,她经常觉得焦虑疲惫。

  但是,去陆氏上班,接触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她反而从来没有因为工作而焦虑不安,也不会希望自己看起来专业可靠。

  她只想尽力,把该做的事情做好,真真正正地帮到陆薄言。

  这里面,自然有“陆薄言是她的后盾,她可以安心”这个因素。

  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她对自己的生活多了一份笃定。

  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知道自己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最重要的是,她笃定,这一切就是她想要的。

  所以,她变得从容不迫。

  就像此时此刻,她眉眼的样子。

  也因为这份从容,她对新的工作安排,只有期待,没有忐忑或者不安。

  想到这里,苏简安又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缓缓变成了三年后的模样。

  她冲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化了个淡妆,换上一身新衣服,脚步轻快地下楼。

  两个小家伙已经醒了,陆薄言陪着他们在客厅玩游戏。

  很简单的幼儿游戏,对陆薄言来说根本不存在难度。但因为陪着两个小家伙,他玩得格外认真。两个小家伙受到感染,也玩得很投入。

  尽管这样,西遇还是发现苏简安了,可爱的和苏简安打招呼:“妈妈,早安!”

  小家伙发音标准,音色听起来却很奶,要多讨人喜欢有多讨人喜欢。

  苏简安走过去,亲了亲小家伙的脸颊:“宝贝,早安。”

  相宜见状,朝着苏简安伸出手:“妈妈”

  苏简安抱过小姑娘,也亲了亲她的脸颊,小姑娘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抱着苏简安撒娇:“宝贝肚子饿饿”

  苏简安笑了笑,顺势把小姑娘抱起来:“那我们去吃早餐了。”

  “好!”小姑娘靠在苏简安怀里高兴的笑。

  不一会,陆薄言也带着西遇到了餐厅。

  西遇不喜欢被抱着,是牵着陆薄言的手自己走过来的。

  小家伙小小年纪,步伐却已经有了稳重优雅的风范。透过他现在的样子,苏简安完全可以想象他长大后绅士稳重的样子,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

  相宜吃着早餐,突然注意到苏简安的衣服,指着苏简安的衣服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什么。

  苏简安误会了小姑娘的意思,大大方方地向小姑娘展示自己的衣服,问:“妈妈的新衣服是不是很好看?”

  “……”相宜茫茫然眨眨眼睛,不解的看着苏简安,似乎很不解妈妈为什么突然问她这种问题。

  苏简安还没反应过来,满心期待着小姑娘的答案。

  陆薄言看不下去了,提醒苏简安:“相宜问你为什么要穿这件衣服。”

  “……啊?”

  所以,小姑娘不是觉得她的衣服好看?

  苏简安被自己逗笑了,摸了摸小相宜的头。

  她今天穿的有些职场,跟过去几天休闲居家的打扮完全不同,所以引起了相宜的注意。

  苏简安笑罢,收回手,耐心地跟小姑娘解释道:“爸爸妈妈今天要去上班了哦。”

  相宜似乎早就猜到这个答案了,扁了扁嘴巴,一副要哭的样子。

  “嘘”苏简安示意小姑娘不哭,“爸爸妈妈下班就回来。你乖乖的。”

  小姑娘扑到苏简安怀里,用委屈的哭腔回答:“好。”

  苏简安又哄了小姑娘一会儿,吓唬她再不吃早餐,阿姨就要来把早餐收走了。

  在伤心和早餐之间,相宜还是选择了后者,乖乖收敛情绪,继续吃早餐。

  早餐时的“预防针”起了作用,陆薄言和苏简安要离开的时候,两个小家伙都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了,和往常一样挥手跟他们说再见。

  苏简安其实也舍不得两个小家伙,走向车库的时候不敢一步三回头,上车后才偷偷降下车窗,从缝隙里看着两个小家伙。

  唐玉兰很会哄孩子,已经带着两个小家伙回屋了。

  苏简安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处,喃喃道:“西遇和相宜好像长高了……”

  陆薄言说:“他们一直在长大。”

  苏简安关上车窗,偏过头,看见陆薄言的唇角有一抹笑意。

  那是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孩子逐渐长大的、喜悦的微笑。

  苏简安也笑了,只不过是苦笑,说:“西遇和相宜在长大,我们呢?”

  陆薄言迎上苏简安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我们永远都一样。”

  苏简安“扑哧”一声笑了,半个人靠在陆薄言身上。

  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陆薄言转移话题的技能这么强大。

  西遇和相宜在长大,他们当然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地、慢慢地老去。

  陆薄言却说,他们永远都一样。

  他说的当然不是年龄。

  他偷换了概念,说的是他们的感情。

  但是,不能否认他给出的,是最好的答案。

  只要他们的感情不变,衰老其实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他们在衰老的同时,弄丢了对方。

  但是,陆薄言说,他们永远都一样。

  所以,此时此刻,苏简安十分笃定,那种可怕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她甚至相信,哪怕时空混乱,一切重来,她和陆薄言也还是会等到彼此,相守一生。

  八点四十五分,两人抵达公司。

  新年上班第一天,陆氏上下呈现出来的气氛,有些出乎苏简安的意料。

  几乎所有员工都早到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活力喜悦的笑容,整个公司绽放出旺盛的生机。

  苏简安以为小长假回来,大家都会回不过神,无精打采,对工作提不起兴趣。

  但实际上,大家都已经进入工作状态,并且期待着在新的一年,工作上能有新的突破。

  员工的这种状态和心态,不能说跟陆薄言这个领导者没有关系。

  所以,陆薄言的确是一个卓越的领导者。

  “陆总,苏秘书,新年好。”

  不断有员工跟陆薄言和苏简安打招呼,陆薄言微微颔首,以示回应,苏简安则是微笑着跟每个人也说新年好。

  在这种友善的问候中,苏简安对她的新岗位,有了更大的期待。

  跟一帮状态良好的人一起工作,不管在什么岗位,她应该都能很好地完成工作。

  在电梯口前,恰巧碰见沈越川。

  沈越川冲着陆薄言和苏简安招招手,也像其他员工那样跟他们打招呼:“陆总,苏秘书,新年好。”

  苏简安微微一笑:“沈副总,新年好啊。”

  沈越川也笑了,旋即喟叹了一声:“这么快就新的一年了。感觉时间好像变快了。”

  “通常是因为过得开心,人才会觉得时间变快了。”苏简安揶揄沈越川,“沈副总,看来过去的一年,生活很不错哦,”

  沈越川的脑海浮现出萧芸芸的身影,唇角不自觉地上扬。

  过去的一年,他的生活里有她。

  “当然。”沈越川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很不错。”

  意料之中的答案,苏简安毫不意外地和陆薄言沈越川一起进了电梯。

  沈越川进入久违的办公室,看见被擦得一尘不染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大的红包。

  开年工作红包,这是陆氏的惯例。

  不同的是,一般员工的红包是财务部门准备的,而高层管理人员的红包,是陆薄言亲自准备的。

  陆薄言对公司的高层管理,一向大方。

  沈越川拆开红包,里面果然是一沓厚厚的现金。

  **ss这是在暗示他,这一年工作,要更加拼命才行。

  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么大的红包?

  另一边,人在总裁办公室的苏简安,也收到了红包。

  和所有人不同的是,她的红包是陆薄言亲自递给她的。

  “为什么给我红包?怕我不接受新岗位,用红包来收买我?”

  苏简安是真的不知道。她以前在警察局上班,根本没有开年工作红包这种“传统”。

  陆薄言不答反问:“以前没有人在新年第一天上班给你红包?”

  苏简安摇摇头:“没有。而且我也只在警察局呆了一年。”

  “以后有。”陆薄言说,“每年过完年回公司,我都会给你一个红包。”

  苏简安把红包塞进包里,好奇地问:“每个员工的红包,都是你亲自给吗?”

  “我只会准备高层管理的红包。s会送到他们的办公室。”陆薄言顿了顿,接着说,“只有你的红包,是我亲自准备,亲手给你的。”

  苏简安抿着唇,掩饰着笑意说:“谢谢陆总,我会在新岗位上努力好好工作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