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846章 危险的信号(2)
  这段时间,陆薄言和穆司爵事情很多,手机响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他们的手机同时响起的概率……接近于0。

  除非有什么很要紧的事情。

  陆薄言和穆司爵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神色同样冷肃,却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只是很迅速地各自接通电话。

  穆司爵的电话是阿光打来的,他一按下接听键,阿光急躁但不失镇定的声音就传过来——

  “七哥,康瑞城有动作——康瑞城突然带着很多人离开康家老宅。我们推测,他们的目的地很有可能是私人医院!”

  康瑞城去私人医院,当然不是去看病的。

  他说过,他对许佑宁势在必得。

  康瑞城这是要向他们证明,他说到做到?

  但是,理智又告诉穆司爵,这很有可能只是康瑞城的阴谋。

  康瑞城看起来是要去医院,去抢夺许佑宁。

  实际上,他有可能只是在转移他们的注意力,企图声东击西。

  康瑞城的真正目的,也许是离开a市。

  阿光迟迟没有听见穆司爵说话,急得直跺脚:“七哥,你倒是说话啊!我们该怎么办?”

  他们有基本的应对这种意外和突然袭击的方法。但是事关许佑宁,具体怎么办,他们还是要听穆司爵的。

  穆司爵倒不是那么着急,不答反问:“你们有没有留意沐沐在哪里?”

  阿光反应过来什么,说:“我一开始也怀疑康瑞城是要离开a市,所以留意了一下沐沐,发现沐沐还在康家老宅。”

  沐沐是康瑞城唯一的儿子,康家唯一的血脉。

  康瑞城这么注重传承的人,如果他要离开a市,不可能把沐沐留在家里。

  所以,康瑞城的目的,真的是许佑宁。

  穆司爵当机立断命令道:“所有能调动的人,一半立刻赶去医院,一半过来丁亚山庄。”

  去医院的人负责保护许佑宁,赶来丁亚山庄的,当然是保护苏简安和孩子们。

  “明白!”阿光问,“七哥,你呢?”

  穆司爵转头看了看念念:“……我去医院。”

  “那念念……”阿光明显不太放心念念。

  “他在丁亚山庄很安全。”

  穆司爵打断阿光,说完挂了电话,视线却依旧停留在念念身上。

  他不是在许佑宁和念念之间舍弃了后者。而是他知道,所有人都在这儿,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帮他照顾念念。

  但是医院,只有许佑宁一个人。

  如果康瑞城打的确实是许佑宁的主意,他无论如何都要赶到医院,赶去保护许佑宁。

  这时,陆薄言也挂了电话。他一看穆司爵的眼神就知道,他们收到了同样的消息。

  “我会安排好这里的事情,念念不会有事。”陆薄言示意穆司爵放心,“你去医院。”

  穆司爵点点头,温润粗砺的掌心抚过念念的脸颊:“我出去一下,你跟周奶奶呆在陆叔叔家。”

  念念当然没有听懂穆司爵的话,也没有领会到穆司爵话里的沉重,笑了笑,一把抓住穆司爵的手。

  他的手还很小,力气却一点都不小,穆司爵完全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力道。

  穆司爵冲着念念笑了笑:“乖,听话。”

  念念眨眨眼睛,毫无预兆地张口叫了一声:“爸爸。”

  小家伙的声音软软的,仿佛带着牛奶的香气,可爱却也稚嫩。

  穆司爵等这一声,已经等了很久。以至于终于听到的这一刻,他竟然有些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念念刚才……真的叫他“爸爸”了?

  念念好像发现了穆司爵的不确定,又清脆的叫了一声:“爸爸!”

  突然间,穆司爵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发胀。

  是真的,念念真的会叫爸爸了。

  穆司爵笑了笑,抱过念念,应了小家伙一声,末了又觉得不够似的,低头亲了亲小家伙的脸颊。

  念念一双酷似许佑宁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穆司爵,仿佛有很多话想和穆司爵说。

  穆司爵碰了碰小家伙的额头:“别担心,我会保护好妈妈。”

  念念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穆司爵恍惚间有些分不清,小家伙这是下意识的反应,还是听懂了他的话。

  不管怎么样,这个时候听到小家伙的第一声爸爸,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他不会让康瑞城得逞。

  任何人,都不能将他们一家三口拆散。

  陆薄言拍拍穆司爵的肩膀:“快去,念念交给我。”

  穆司爵哄着念念:“乖,陆叔叔抱你。”

  这是大人们经常跟念念说的句式,念念听懂了,也没有异议,乖乖的把手伸向陆薄言。

  穆司爵不舍的亲了亲念念,叮嘱陆薄言:“照顾好他。”

  陆薄言点头:“放心。”

  穆司爵看着念念,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乖乖听陆叔叔的话,等爸爸回来。”

  念念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碰巧,“嗯”了一声。

  穆司爵这才放心地转身离开。

  念念看着穆司爵的背影逐渐远去,神色也一点一点变得失落,但始终没有哭也没有闹。

  陆薄言看得出来,念念很难过,但是他忍住了。

  念念还小,他不懂穆司爵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是需要穆司爵的。但是,他需要的人走了。

  他很难过,但是他没有闹。

  如果说相宜那样的孩子生下来就让人喜欢,那么念念这样的孩子就是让人心疼的。

  他还不到一周岁,并不需要这么懂事。

  苏简安走过来,一眼就看见念念眸底的委屈。

  她还没来得及安慰小家伙,小家伙就朝着她伸出手,“唔”了一声,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要她抱。

  陆薄言:“……”

  苏简安看着念念的样子,根本记不起“拒绝”两个字怎么拼写,一把将小家伙抱过来。

  除了穆司爵和周姨,念念最依赖的人就是苏简安。

  一到苏简安怀里,念念立刻把头低下来,恨不得整个人埋进苏简安怀里。

  苏简安瞬间就心软了。

  她何尝不知道,小家伙是想躲起来,用自己的方式安慰自己。

  如果念念大哭大闹,苏简安还知道怎么哄他。但是他这个样子,苏简安就只知道心疼了。

  “念念,不要难过。”苏简安抚着小家伙的背,温柔的哄着小家伙,“爸爸去保护妈妈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念念没有反应,只是紧紧把脸埋在苏简安怀里。

  这时,西遇和相宜走了过来。

  相宜仰着头,奶声奶气又不失关切的叫了一声:“念念?”

  西遇也很温柔的叫了念念一声:“弟弟。”

  念念听见西遇和相宜的声音,抬起头,看见哥哥姐姐正用无比关切的眼神看着他,于是挣扎着要下去。

  苏简安也没有阻拦,放下念念。

  相宜走过来,一把抱住念念,像大人那样拍着念念的背哄着他:“念念乖,不哭哦~”

  念念就真的不委屈了,神色慢慢恢复一贯的平静。

  相宜像是奖励念念似的,“吧唧”一声亲了念念一口。

  念念扬了扬唇角,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周姨看到这里,突然红了眼眶。

  尽管陆薄言和穆司爵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们猜得到,肯定是康瑞城有什么动作,否则穆司爵不会这么匆匆忙忙的放下念念离开。

  到了晚上,念念很明显没有安全感,很需要穆司爵的陪伴。

  但是,今天晚上,穆司爵回来之后又离开了。

  不管是苏简安还是周姨的怀抱,都不能取代穆司爵的温暖。

  但是,西遇和相宜的陪伴,可以让念念重新开心起来。

  这一刻,周姨不知道多感谢西遇和相宜这两个小天使。如果没有他们,今天晚上,她大概只能心疼念念了。

  诺诺已经答应苏亦承走了,但是看见念念这个样子,小家伙“哇”的一身哭了。

  “哎!”洛小夕伸出手在诺诺面前晃了晃,“诺诺小朋友,念念弟弟都没有哭,你瞎凑什么热闹?”

  诺诺根本不管洛小夕说什么,自顾自的继续哭,同时不忘指了指念念的方向。

  苏亦承没办法,只能把诺诺也抱过去。

  几个小家伙就这样又重新聚在一起。

  苏简安有种感觉——今天晚上,他们再想分开这几个小家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话说回来,今天晚上,他们也不能分开。

  不过,她要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姨和唐玉兰照顾几个小家伙,苏简安拉着陆薄言和苏亦承几个人走到一边,这才看着陆薄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薄言在电话里听到的内容跟穆司爵一样,如实告诉苏简安和苏亦承。

  康瑞城要对佑宁下手。

  事情有些突然,还是在一顿温馨的晚餐后、在一个看似很平静的夜里。

  但是,苏简安很清楚,不管什么时候,这一天迟早会来。

  康瑞城只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罢了。

  沈越川听完皱了皱眉,说:“我去医院帮穆七。”

  “你留在这里。”陆薄言拦住沈越川,“我去。”

  “不行!”沈越川明显不想听从陆薄言的安排。

  陆薄言却根本不给沈越川拒绝的机会,打断他的话:“没有可是,听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