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833章 公布车祸案真凶(1)
  记者话音一落,会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力,俱都转移到洪庆身上。

  一波年轻的、好奇的目光,看得洪庆喉咙发干、内心不安。

  十五年前,陆律师去世后,他面对全国人民,承认是他驾驶失误,导致车祸发生。承认是他酿造悲剧夺走了陆律师年轻的生命。

  那时,民众对他的怨恨,比天还高。

  因此,警方给他的正脸打上马赛克,只公开了他的侧面照。

  尽管这样,很长一段时间里,洪庆耳边还是回响着大家怨恨和责骂的声音。

  虽然没有人知道他是谁、长什么样。但是他知道,他们骂的就是他。

  今天,他要公开面对媒体和大众了。

  洪庆藏在桌子底下的双手,悄然握成拳头。

  他咽了咽喉咙,正准备坦诚自己的身份,就有人把他认出来——

  “这个人是洪庆——陆律师车祸案中的卡车司机,肇事者!”

  这个答案,无疑是另一众记者震惊的。

  十五年前的“肇事者”,今天现身记者会,一副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

  很明显,今天的重点不是陆薄言,也不是唐局长,而是这个洪庆!

  媒体记者的镜头一下子转移,拍下洪庆的照片。

  记者们忍不住低声交谈猜测,现场显得有些哄闹。

  最后还是唐局长示意大家安静,说:“各位媒体记者,今天,洪先生有话想跟大家说。”

  现场瞬间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洪庆,等着洪庆开口。

  洪庆又咽了咽喉咙,声音有些干哑,缓缓说:“我……我应该先跟大家打招呼——各位媒体记者,你们好,我……就是洪庆。”

  现场不断响起快门的声音。

  洪庆的双手越握越紧,接着说:“你们刚才说的没有错,我就是陆律师车祸案中所谓的‘肇事者’。今天,我是来告诉大家一个被隐瞒了十五年的真相的。”

  一名记者举手,得到了提问机会。

  记者直接问洪庆:“洪先生,请问你说的被隐瞒了十五年的真相是什么?”

  洪庆缓了缓,慢慢的没那么紧张了,说话也利落了不少。

  他看着媒体记者宣布:“我要说的,是十五年前,陆律师发生车祸的真相。”

  警方宣布重启重查陆律师车祸案的时候,媒体记者就已经猜到了,这个案子或许不是一出意外那么简单。

  现在,洪庆的语气足以证明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接下来,洪庆缓缓道出十五年前,陆律师车祸案的始末:

  “这件事,请大家原谅我的啰嗦,我需要从我老婆开始说起。我跟我老婆是老乡,她身体不好,没有生育能力。在乡下,她时不时就要遭人非议。我不忍心让她承受这一切,再加上想帮她治病,所以带着她来了a市。”

  “我找了一份帮人运货的工作,工资能养活我跟我老婆。我们节省一点,每个月还能存下一点钱。我很知足,如果能一直这样,日子清贫一点,我也不会有怨言。”

  “但是,就在陆律师车祸案发生那一年,我老婆突然病倒了。我花光了仅有的一点积蓄,还是治不好她的病。”

  “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当时的老大找到我,说有个很挣钱的活儿交给我。如果我做好了,他们保证我老婆可以活命,但是我可能要进去蹲几年。他们还跟我保证,我不会死,只是坐几年牢。”

  “医生已经给我老婆下了病危通知书。没钱继续治疗的话,我老婆命不久矣。我没办法,只有答应。”

  “接下来,我见到了一个年轻人,据说我们大老板的儿子。他说,他要一个人的命。我要做的,就是在他成功之后,替他把罪名扛下来。他向我保证,会照顾好我老婆。”

  “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为了钱,我还是答应了他。”

  “一切发生之后,我才知道,他要的是陆律师的命。我也才知道,我一直在为谁工作。可是车祸已经发生,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就算后悔也没有用。”

  “……”记者会现场一度陷入沉默。

  洪庆接着说:“今天,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确实和陆律师的车祸案有关系。但是,陆律师的车祸案不是一个单纯的意外,而是一出有预谋的谋杀案。我……我不是要撇清关系,但是,车祸发生的时候,卡车驾驶座上的人,确实不是我。”

  最后,洪庆抛出分量最重的一句话:“交代了这么多,我是为了告诉大家,谁才是杀害陆律师的真凶!”

  会场内不再沉默,而是隐隐约约有陷入沸腾的迹象。

  台上的女警示意媒体记者可以提问了。

  一名女记者迅速举手,得到了提问机会。

  女记者直接而又犀利的问:“洪先生,既然陆律师的车祸案是一出有预谋的谋杀案,你是受人指使,那么请问——杀害陆律师的真凶到底是谁呢?”

  数十双眼睛,一时间如火炬般盯在洪庆身上。

  洪庆感觉就像全国人民都在看着他,等着他的答案。

  十五年前,洪庆面对全国媒体的时候,不能说实话,只能一个劲地道歉,一个劲地强调,是他的失误导致了惨剧。

  今天,他终于有机会说出真相了。

  他终于有机会,给死去的陆律师,还有陆律师在世的家人一个交代。

  真正开口的时候,洪庆才发现,也许是因为内心激动,他的声音沙哑而又干|涩,像喉咙里含着沙子。

  但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交代出杀害陆律师的真凶:

  “见到那个年轻人,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为康家工作。我的大老板,就是被陆律师扳倒的那颗毒瘤。那个年轻人,是毒瘤的儿子、康家的继承人——康瑞城。”

  “是康瑞城。是他开车撞向陆律师,又用金钱收买我替他顶罪!”

  “康瑞城才是杀害陆律师的真凶!”

  国内媒体对康瑞城这个名字不算陌生。

  a市老牌企业——苏氏集团陷入危机的时候,康瑞城像一个从天而降的神,带资“拯救”了苏氏集团,还有模有样的和陆氏集团打过几次商战。

  在所有人都以为康瑞城能带着苏氏集团走出困境的时候,苏氏集团突然陷入危机,康瑞城本人也被警方以经济犯罪的名义调查。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康瑞城撤资从苏氏集团离职,又从商场上销声匿迹,媒体也不再关注他。

  直到今天,洪庆重新提起康瑞城的名字,提起他是康家的继承人,是那颗被陆律师一手摘除的城市毒瘤的儿子。

  陆律师的车祸案,果然是康家蓄谋报复。

  但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康瑞城才是杀害陆律师的真凶!

  一个杀人凶手,竟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在a市生活。

  他们代表这座城市拒绝。

  这座城市,不,全世界都容不下这样的恶魔!

  “洪先生,”一个记者严肃而又愤懑的问,“你可以保证你今天说的都是实话吗?”

  洪庆指着天说:“我对天发誓,我今天所说的话,绝无半句谎言!”

  另一名记者追问:“洪先生,据我所知,你出狱已经很多年了,但是我们没有查到你任何生活痕迹。这些年,你为什么销声匿迹,为什么不站出来把真相公诸于众呢?”

  洪庆说出隐藏了十五年的秘密,只觉得一身轻松,也觉得他已经没什么好恐惧的了。

  真相都已经公开了,一些“边角料”,还有什么所谓?

  洪庆逐一解释道:“在牢里那几年,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康瑞城可以谋杀陆律师,那么为了保守秘密,他同样可以杀了我。所以,我出狱后的第一件事,是改了名字,带着我老婆去偏远的地方生活。”

  “这些年来,我不止一次想过公开陆律师车祸的真相。但是,我不是康瑞城的对手。我一己之力,也不能把康瑞城怎么样。所以,我没有轻举妄动。”

  这时,第一个得到提问机会,面对陆薄言却脸红说不出话来的女记者,又一次得到了提问机会。

  这一次,记者淡定多了,直接问:“洪先生,那么后来是你主动找到陆先生,还是陆先生找到了你呢?”

  洪庆和陆薄言见面,更像是宿命的安排。

  接下来,洪庆如实告诉媒体记者,他和老婆在偏远的山区隐居多年后,老婆旧病复发,他不得已带着老婆回a市接受治疗。

  悲剧重演般,他的积蓄很快就又花光了。

  幸运的是,这一次,他碰上的不是康瑞城这样的邪恶只徒,而是苏简安。

  苏简安见他一个大男人哭得可怜,又被他和他老婆的感情打动,帮他付清了医疗费和住院费。

  那时,他已经改名叫洪山,和苏简安闲聊的时候,他告诉苏简安他真正的故乡在哪里。

  苏简安注意到,他和陆薄言要找的“洪庆”来自同一个地方,于是向他打听洪庆。

  苏简安万万没想到,他就是洪庆。

  后来,洪庆为了报答苏简安,也为了弥补心底对陆律师的愧疚,向苏简安坦诚,他就是她要找的洪庆。

  苏简安狂喜不已,带着陆薄言和洪庆见面。

  再后来,就有了这一场记者会,有了真相大白的这一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