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历史军事 > 陆少的暖婚新妻 > 第1831章 你好看你说什么都对(1)
  陆薄言能想到这一点,苏简安是意外的。

  毕竟,陆薄言给人的感觉太冷峻、太遥远而又神秘了。

  仿佛他对这个世界和世人都是疏离的,他是遗世而独立的。

  但是,他能想到让西遇和相宜去陪伴念念,弥补许佑宁缺席念念成长的遗憾。

  这就说明,他的内心其实是柔软的。

  他冰冷的外表下,包裹着的是一颗温暖的心啊。

  苏简安想着想着,忍不住笑了。

  陆薄言不解:“笑什么?”

  “嗯”苏简安拖着尾音,抿了抿唇,摇摇头,“没什么。”

  她的样子,不像没什么,更像想掩饰什么。

  她越是神秘,陆薄言越想一探究竟。

  “你忙吧。”苏简安说,“我先回去休息了。”

  陆薄言合上电脑,说:“我跟你一起回去。”

  “咦?”苏简安疑惑的问,“你忙完了吗?”

  陆薄言不容置疑的“嗯”了声。

  苏简安点点头,觉得早点休息也好,于是带着陆薄言一起回房间。

  刚关上房门,苏简安就感觉肩膀被一股力量攥住了。

  下一秒,她被人用一种暧昧的力道按在墙上。

  那个人,当然是陆薄言。

  苏简安恍然大悟,后知后觉的看着陆薄言:“原来你是有阴谋的!”

  陆薄言挑了挑眉,双手缓缓滑到苏简安的腰上:“你现在发现也不迟。”

  “”苏简安撇了撇嘴,小声嘟囔,“明明就已经迟了啊。”她都被陆薄言困住不能动弹了,还不算迟了吗?

  陆薄言笑了笑,指尖抚过苏简安的唇角,下一秒,吻上她的唇。

  苏简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陆薄言的手抚过的地方,皆是一阵酥麻。

  直到他吻下来,那种酥麻感逐渐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晕眩和昏沉。

  大概是陆薄言吻得太急,苏简安感觉脑子和心肺都开始缺氧,她已经无法思考了。

  但是,相较于那种和陆薄言亲密无间的感觉,不管是缺氧还是昏沉,都可以被忽略

  很快地,苏简安就只剩下最本能的反应回应陆薄言。

  地上的衣物,越来越多。

  无障碍感受到陆薄言掌心温度的时候,苏简安突然记起什么,推了推陆薄言,勉强恢复一丝理智,说:“你还没有洗澡。”

  陆薄言带着苏简安就往浴室走。

  苏简安挣扎了一下:“我洗过了呀。”

  陆薄言意味深长的看了苏简安一眼:“反正都是要再洗一次的。”

  苏简安:“”

  事实证明,陆薄言不是一般的有远见。

  后来,苏简安洗了不止又一次澡。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都很平静,像所有的风波都未曾发生过。

  唯一能够证明这几天实际上并不平静的,只有网络上,依然有很多人在关注陆律师的车祸案。

  一个是因为陆律师是这座城市的英雄。

  一个是因为陆薄言。

  他们想帮陆律师捍卫他心中的正义。

  最重要的是,在媒体和众人心目中,这个世界上,只有陆薄言不想办的事,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所以,所有人都很期待,陆薄言会怎么还原案件的真相,把幕后真凶就出来、绳之以法。

  这几天里,陆薄言和穆司爵一直在暗中行动。

  或者说,这些年以来,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行动。

  只不过,他们的行动和目的,终于从暗中变成了光明正大。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很多转变,是很奇妙的。

  康瑞城对此感受颇深。

  曾经,他是光明正大的人。

  他光明正大的制造陆薄言父亲的车祸案,光明正大的追杀唐玉兰和陆薄言母子。仿佛他活在法度之外,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十五年过去,他和陆薄言的处境,悄然发生了转变。

  他不知不觉地变成了见不得光的那一方。

  他必须在暗中调查陆薄言和穆司爵到底掌握了什么,必须在暗中计划一些事情就像唐玉兰和陆薄言十五年前暗中逃生一样。

  康瑞城知道,他今天的境地,都是陆薄言主导的结果。

  陆薄言想让他亲身体会一下十五年前,他和唐玉兰经历过的痛苦和恐惧。

  可是,陆薄言未免太小看他了。

  今天的陆薄言再怎么强大都好,他都不像十五年前的陆薄言一样弱小、毫无还手的能力。

  十五年前,陆薄言无力和他抗衡。

  但是,今天的他,是可以和陆薄言对抗的!

  不管陆薄言查到什么,不管陆薄言和穆司爵制定了什么行动计划,他都有能力让他们铩羽而归。

  十五年前,因为一时粗心大意,他放过了陆薄言和唐玉兰,才会惹来今天的麻烦。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然而,康瑞城很快就发现,事情比他想象中更加棘手。

  平静了几天之后,陆氏突然宣布,他们要和警方联合开一次记者会。

  康瑞城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一次的记者会,会给他带来不小的打击。

  实际上,这场记者会,陆薄言和穆司爵不是一时起意,而是筹谋已久。

  陆氏提前公开,让万千关注陆律师案子的网友对这场记者会充满了期待。

  苏简安看着网上的留言,心里五味杂陈。

  有人关注这件事,有人和他们一起见证案件的真相,当然是很好的事情。

  但是,这也相当于把陆薄言的伤口揭开,呈现在万千人面前,让所有人知道,陆薄言承受过什么样的痛苦。

  一直以来,陆薄言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神秘的。

  人们对于陆薄言,听说多于亲眼所见。

  而其中听得最多的,就是关于他在商场上的传说。

  陆薄言在商场上战绩斐然,仿佛他是一个超人。

  这也使得他整个人的形象变得更加神秘。

  但是,这一次,陆薄言不再神秘,不再遥远。

  他要站到媒体和大众面前,把十五年前他亲身经历的一场车祸的真相,告诉媒体和大众,把真相公诸于众。

  这对媒体记者和关注陆薄言的人来说,是一个惊喜。但是对陆薄言来说,算得上一次“突破”。

  记者会安排在今天下午,在警察局的记者招待大厅召开。

  陆薄言提前结束上午的工作,带着苏简安出去吃饭。

  这一次,s订的是一家陆薄言和苏简安都很喜欢的餐厅。

  但是,吃饭的时候,苏简安看得出来,陆薄言的胃口不是很好。

  她也没有硬要陆薄言多吃点,只是在吃完后,哄着陆薄言喝了碗汤才走。

  离开餐厅的时候,苏简安主动牵住陆薄言的手。

  陆薄言反应过来苏简安用意,偏过头看着她,笑了笑。

  苏简安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保镖就走过来,说:“陆先生,发现一个人。”

  不需要陆薄言问是什么人,保镖已经押着一个人过来。

  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的年轻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满脸的不甘心。看见陆薄言之后,不甘心更是直接化成了杀气。

  不用猜,是康瑞城派来跟踪陆薄言的人,可惜能力不足,早早就被陆薄言的保镖发现并且被抓住了。

  被陆薄言的人抓住,不仅仅证明他能力不行,也直接丢了康瑞城的面子。

  陆薄言想起上一次,康瑞城的人开车跟踪穆司爵,反而被阿光带翻车了。

  陆薄言唇角的弧度变得冷峭:“康瑞城的手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三流了?”

  康瑞城的手下作势要挣脱钳制冲过来,但是他被按得死死的,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陆先生,不要跟这种人废话了。”保镖问,“是送警察局还是?”

  陆薄言淡淡的说:“送警察局。”

  康瑞城的手下笑了一声:“我只是在附近随便逛逛而已,你们把我送到警察局,最后还不是要把我放了?哦,你们就算可以找到借口,也只能关我24小时吧?”

  这种小角色,根本不需要陆薄言亲自应付。

  保镖钳住年轻男子的下巴,说:“不需要你提醒,我们随便可以找到一个关你个三五年的借口。你啊,在大牢里好好反思一下自己有多愚蠢吧。”

  男子还想说什么,但已经被保镖押着离开了。

  苏简安打从心里觉得无法理解:“这些年轻人跟着康瑞城,图什么?”

  陆薄言冷冷的说:“物以类聚。”

  “”苏简安震惊到想给陆薄言一个大拇指,“精辟!”

  陆薄言笑了笑,带着苏简安上车,让钱叔送他们去警察局。

  中午,整座城市阳光灿烂,路上的车流和行人皆匆忙。

  苏简安扣着陆薄言的手,说:“如果不是爸爸十五年前的付出,这座城市,现在也许不会像现在这么健康、这么有活力。”

  “我了解他。”陆薄言过了好一会才缓缓说,“车祸发生的那一刻,他一定知道,那是康家的报复。但是,他不后悔。”

  陆薄言记得父亲曾经说过,他读法律,是为了捍卫法律。

  康瑞城的父亲和康家屡屡触碰法律底线,游走在法律的边缘之外,像一颗生长在这座城市的心脏上的毒瘤。

  没人敢靠近这颗毒瘤。

  但是,他的父亲,凭着信念,一手摘除了这颗毒瘤。

  父亲不是为了成为英雄,更不是为了在法律界留下敢为人先的荣誉。

  他只是为了捍卫法律,捍卫他心中的正义。只是为了驱除笼罩在这座城市上空的阴影,让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都可以生活在阳光下。

  他做到了。

  所以,车祸发生的那一刻,就算他知道这是康家报复的手段,他也一定没有后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